洪娇一口将那碗苦药喝了下去,又急迫问道,“刘飞豹他怎么样了?现在谁在照顾他?”

    “公主,你慢慢喝,别烫着,寨主已经舒醒,您和寨主真是恩爱,他一醒来,也是问您好不好,直到说您没事,才放心的又睡了一觉,现在当然是小鱼姑娘在侍候着寨主哪。小鱼姑娘一听说寨主受了伤,连县令夫人那边都来不及禀报,一路跑来了。”

    小鱼姑娘=情敌!

    再想到之前在山洞里,刘飞豹说要收小妾的话。

    洪娇脸色一变,当下就立即吩咐古大娘给自己梳洗打扮。

    “公主,您还没好清,您看,这是不是再歇歇?”

    “我的夫君现在病了,我做为娘子,怎么能不亲自照顾呢?小鱼姑娘毕竟 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照顾寨主?”

    洪娇把话说的堂而皇之,打死她也不会承认,是怕那个小鱼抢了自己老公,更怕刘飞豹在病中,控制不住自己,先要了小鱼,到时候就晚了。

    古大娘觉得公主说的也有道理,当下便替九公主梳妆换了衣服,急匆的朝着寨主那边的房间走去。

    现在公主的身份都公开了,李恒之和张悦娘虽然很惊讶,但是生米已经成熟饭,又是公主自己愿意的,他们也无可奈何。

    而且张悦娘心底是松了口气的,只要她不追着李恒之就行了,她爱谁谁。

    洪娇推门进去的时候,小鱼正好端了药碗,要扶刘飞豹起来喝药。

    她立即快步上前,巧妙的从小鱼手里将药碗接了过来,满脸假笑,“真是抱歉,本公主身体有些不宜,慢待了客人!这样的粗活,怎么能让小鱼姑娘做呢?还是我来吧,毕竟他是我的相公,我是他的娘子,我照顾他是天经地义的。退一步说,小鱼姑娘毕竟还是未出闺阁的姑娘,这样留在一个有家室的男子屋里,说出来实在不好听,恐怕有损小鱼姑娘的清誉,小鱼姑娘前来探望之情,本公主十分感激。来人哪,小鱼姑娘累了,送小鱼姑娘回宝湖村。”

    这一番话里有话,说的小鱼一个字都没法回答,旁边的人也吓的大气不敢出。

    别看公主平时刁蛮不讲理,这要真正经起来,还廷像那么回事,而且刚才那气度,比辰关里头大官的夫人还要高贵。

    周围的奴才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出,连头都不敢抬,更别提眼到处乱瞄这样的小动作了,生怕惹了寨主夫人兼公主,到时候脑袋不保啊。

    小鱼咬了咬唇,朝着九公主行了个礼,就跟着下人走了。

    直到小鱼的身影彻底离开,洪娇才松了一口气,调皮的伸出舌头,拍拍自己的胸口,刚才那一瞬,她把自己假想成母妃,想着她平常如何处事,如何说话。

    没想到还挺有用的。

    她正为自己的小计策成功,突然感觉有一股焦灼的视线缠绕着自己,便看了过去,只见刘飞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相公,你醒了?”此时再喊相公,根本毫无压力,无比顺口。

    “公主,你把我的暖榻之人赶走了,那让相公怎么办呀?”

    洪娇一愣,随即咬牙切齿,举起拳头想打他,但是看到那包扎在胸口上的布条,又忍了下来,直接伸手去拧耳朵,把刘飞豹疼的跟杀猪一般叫起来。

    “你这个魂淡,无赖,臭流氓……”这是洪娇质问的声音。

    “娘子,我心悦你!我心悦你,我心悦你!”这是一个无耻的家伙,用故意深低温柔的声音,说着女人们最爱听的情话。

    “魂淡,油嘴滑舌,只有鬼才相信你……”

    “我心悦你,只悦你!”

    “滚,谁信你,昨晚还说要纳两房小妾呢。”

    “娘子,我愿与你执之子手,与子偕老,此生此世,若有违此誓,当天诛地灭,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你胡说什么呀,要死你也只能死在我手里,老天爷算什么,雷公算什么,本公主让你活着,你就得给我活着,你还欠我每天一顿打呢。”

    “遵命!娘子……你过来些,我有些悄悄话想和你说。”

    “又想说什么……唔唔……不要,放开我,你还有伤哪……别乱摸……”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要不然你验证看看……”

    守在外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偷笑起来,轻手轻脚的离开,走到外院守护去了。

    ……

    两个月后,春回大地。

    刘飞豹骑着高头大马,九公主坐在轿子中,张悦娘和李恒之正为他们送行,奶娘抱着李雪凌和李雪皓亦坐在暖轿之中。

    “飞豹,你做好准备了吗?这可是万里长征,漫漫第一步啊。”

    刘飞豹豪爽的大笑起来,深深的看了一眼张悦娘,“皇帝老儿就算不心疼女儿,也不会不心疼外孙吧,只要他舍得,我反正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当不当官无的谓,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洪娇坐在轿子里,手搭在小腹上面,听刘飞豹这满天跑火车的,越说越不像话,便咳了声,果然轿外的刘飞豹立即像吞了苍蝇似的,静了声,憨笑起来。

    “岭南百姓的迁移工作浩大,不是一时半刻可以完成的,就辛苦县老爷了,我会早去早回的。”

    李恒之故意道,“如果可以的话,你就不要回来了,皇上必不希望女儿到这穷山僻壤来吃苦。在上京里当你安乐的驸马爷吧。”

    “酸秀才,你可是怕老子回来,与你……”他还未完全说完,就听见洪娇和李恒之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时辰不早了,早点上路吧。”

    张悦娘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但并不生气,一个男人有时候偶尔有点小心眼才可爱,如果他真能完全不在意,这才让人担忧哪。

    刘飞豹摸了摸头,有些后怕般的拍拍自己的嘴,这性格呀,大大咧咧的,真为他上京之行操心。

    不过祸福自谋,别人只能祝福,也帮不到多大忙了。

    ……

    张悦娘把两个孩子交给李严氏和红姑带,自己则和李恒之,还有岭南的百姓一起,参加开山挖路,建渠开沟的工程。

    虽然开放了金大牙的水库,但是想要把这里全部种满树还是很大的工程的,没有个三五年完成不了。

    幸好张悦娘有绿梅空间在,她将那些树苗,先放灵泉水中浸泡,这样便可增加成活率。

    到时候再分发给大家,让大家进行栽种,定期浇水,等到成活后,就好办了。

    除此之外,还要在宝湖周围的山林里,砍伐树木,开荒种地,搭建房屋。

    有许多老人儿,住习惯了原来的地方,大多不愿意迁移,宁可老死原地。

    张悦娘亲自前动劝解,又组团带他们来参观,宝湖村人的生活方式,让他们亲身实践的感受有水源的美好生活,看见前景和希望,他们这才打开心结,开始拖家带口的往宝湖村而来。

    陆自在此次岭南之行,也是收获极大,不但替皇上解决了多年的心头患,而且还替朝廷解决了许多蛀虫。

    洪帝刚开始得知,自己最疼爱的九公主,居然嫁给了一个山贼,哪里能不怒,但是看见刘飞豹虽然为山匪,却在平复岭南中,立下汗马功劳,而且性格耿直,本领高强,又对他忠心,气也便慢慢消了。

    最重要的是,女儿的肚子像吹气球一样,大了起来,他能不承认吗?

    但好歹是公主,哪里能那样草草的成亲拜堂。于是在给刘飞豹布置一系列闯关副本后,终于准许他们在一起了,并且赐下公主府。

    只是刘飞豹却请求前往岭南,一来嘛当然是岭南正在万事恢复的大好时机,二来嘛他的个性耿直,不太适合在朝中为官,怕到时候反而得罪人,让皇上难做,到不如和公主一起,带着孩子,逍遥山林间,更是快活。

    皇上不舍得呀,但也没办法,女儿垦求,只能应允,不过却命令他们每到年底一定要回来看他们。

    九公主脱下凤袍,只和刘飞豹做平常夫妻,仍住飞虎寨,噢现在已经改成刘家寨了。

    当个寨主夫人,远比当公主要轻松得多。

    每日和寨众们一起出去种种田地,看看日出日落,是何等轻松,没有朝廷的互相倾轧,没有宫内的勾心斗角,是何等的幸福。

    ……

    三年后,岭南县真正变了模样。非但如此,岭南县还成了有名的菜油开发基地,水果批发市场、花卉批发市场。

    全国各地的菜油都要来这里批发,因为这里的菜油榨的最纯,而且味道最好。

    满山满园的水果,香气诱人;各种漂亮的花朵,竞相开放,引得蜂蝶翩翩相绕。

    这里当然少不了张悦娘空间的功劳啦。

    这一年,张悦娘和洪娇同时生下了孩子,张悦娘生的是儿子,洪娇生的是女儿,两家早就说过了,若都为男儿,则结拜为兄弟,若都为女儿,则结为姐妹,若是一男一女,则结为亲家。

    洪娇抱着女儿喂乳,看着乐的找不不到手脚的某人道,“这下你开心了,当年想抢人家老婆没抢到,现在终于赚了一把,把人家的儿子拐过来了?”

    妻管严的某刘,连忙举双手发誓,他此生只爱最爱唯爱九公主殿下,谁也无法取代,当然,女儿除外!

    李恒之造福岭南百姓,有功,皇上几番想要升他,他都推拒,最后更是直接将县令一职,交给平忠来做,自己带着妻子孩子,快活的种种田,赏赏花,养儿弄孙,不知道多快活呢。

    至于小鱼儿,后来被老实憨厚的周二牛打动了,自然也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

    (全剧终)

    &nbsp

章节目录

福妻驾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方乐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乐远并收藏福妻驾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