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弦伊姑娘来打水啊?”

    “是啊,好不容易暂时安顿了,打了水烧热了给公子擦擦身子,北方风大,吹得人皮肤燥得很。[]”

    “程颢呢?没跟你一起来?赶紧的把桶给了我,我来将水送回去。”秦篪匆匆抹了一把脸,甩去指尖水珠,将弦伊手中木桶夺过示意她上了岸边,然后将桶浸入河中,却又双手一顿,回头看向了山岭之处:“其实这地方有个好去处,我常年驻扎九原,对这片地域熟悉得很,别看这附近终年积雪的,那山脚处却有一个小温泉,山上雪水沁骨,那温泉却汩汩冒着热气,如仙境一般,人泡过后更是血液通畅,舒服极了。”

    “当真?竟还有这般好去处?这雪山里也会有温泉吗?”弦伊听罢欣喜万分,双眼晶晶的望向了秦篪:“公子身子虚寒,往日无论在大晋还是大郑都总以浴汤驱除寒气,来这九原久了,寒气侵入四肢百骸,纵奚昊公子以药调理也终不如从前,听说温泉里含有很多什么东西的,总之是对身体有好处就对了,这几日他日夜奔波的,若能泡上一泡想来也是极好的,秦篪大哥——”

    “看你那兴奋的模样,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了。”秦篪笑着摇了摇头,将桶拎起上了岸去,见远处士兵们差不多都已驻扎完毕,于是将下颌一扬,道:“走吧,送了水回去与公子说上一说,若他同意,我便带你们去。”

    “赶紧赶紧,还得带上奚昊公子,否则他知道了,定要埋怨我们了。”弦伊一路小跑,兴致勃勃的奔到无瑕的营帐边,挑帘便冲了进去:“公子公子,秦大哥说——”

    “说什么?”无瑕轻蹙眉头抬起了头来,那帐内却满满的坐满了人,慕枫苏翀,鄂闵云岚,甚至连缠绵也在,见她满脸兴奋按捺不住的模样,众人皆十分疑惑的抬眼望了过去。

    “你们……在商议事情吗?”见大家都在,弦伊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歪了歪头,想去跟公子说温泉之事,却又知现在场合不对,于是撇了嘴退了两步,嘟囔道:“我等会再来,你们继续。”

    她说完返身便走,到门口见了秦篪,忙伸手将他一拦,有些气馁的道:“去不了了,公子这儿有一帐的人呢,大概在说攻城之事,秦大哥还是先去忙别的吧。”

    秦篪闻言望了一眼,看弦伊无精打采之貌,他微微一笑,安慰道:“没事,总有说完的时候,等公子得空了你便来找我,我带你们去。”

    “秦大哥最好了。”弦伊这才又好了心情,想公子与诸位将军商议事情一时半会完不了,索性撇开众人往了奚昊那头而去,谁知到了营帐处,才发现奚昊不在里面。

    “奇怪,缠绵公子在那头,奚昊公子一人去了哪?”想到这两天奚昊总是神神秘秘的不见踪影,弦伊不禁有些奇怪,想着去找找奚昊,才发现一转身程颢已经到了她的身后。

    “找奚昊公子吗?我刚看到他去河流那边了,这是我摘的果子,弦伊,你尝尝。”将手中野果递到弦伊面前,程颢笑着将她一拉,道:“弓说,让我带着赤霄去溜达溜达,一起来吗?”

    “你带着赤霄,我去干嘛。”弦伊下意识的躲开了他,返身走了两步,却又一顿,道:“若是看到了奚昊公子,就与他说公子的药我先熬了,他要是有事就不用急着回来了。”

    “好吧。”程颢有些丧气,这一路他与弦伊虽时时都在一起,可两人的关系却似乎比以前更加疏远了,纵弦伊有所掩饰,也依然掩不住她内心的不安与神色的游离,越是接近汲水,靠近那人,她便越是沉默,心事重重。

    程颢叹了口气,将视线从弦伊的背影移至了头顶的天空,愣愣的站了半晌,突然发出了一声苦笑来。

    其实,从始至终,弦伊的心里就只有那一人,虽然她不愿承认,但她每每独望远方时的那种神情是从来不会撒谎的,她根本就放不下,放不下……

    “汲水城墙去年刚刚翻新加固,与附近城池相比,这里的城墙足足高了两丈,赫博多驻军众多,若是强攻只怕伤亡惨重,且汲水之后皆为对方所控,吠承啖更是屯兵巨鹿,若是咱们久攻不下,他又派了援军抵达,便大大不妙了。”

    “慕将军所言极是,这也正是无瑕一直担心的问题,汲水城墙高达六丈,兵力又如此充沛,若非有万全对策,还当真不敢轻举妄动。攻城器械无非就是冲车,云梯,鹅车,投石器,他们知道我们要来,城防方面必定已经准备周全,如将军所说,这汲水背后全部被他们所控,粮饷兵源不是问题,所以无论是攻城还是围城,他们都不会畏惧,而拖得越久,于咱们便越是不利。”

    “公子看事清明,道出了咱们大家心中的忧虑,方才我令人去前方看过,铁穆耳那老贼已经命人挂起了免战牌,根本不来应战。”

    “黑风口一役咱们士气正高,风头正盛,清风知道避其锋芒的道理,两日之内,他是不会让人前来迎战的。”无瑕说完垂下双眸看向了桌上的地图,慢慢的咬住了唇角。

    如当初所料,如今的汲水城池固若金汤,对方兵力鼎盛,粮草充沛,若是形成拉锯战,于己当是致命之伤,这种情况之下唯有出奇制胜方能一搏,可是,又该怎么去做呢?

    自己当初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是以才悉心设计那飞天之术,可是,因事有变故,缠绵受伤,白炎被俘,打乱了一切的计划,而今缠绵肩伤未愈,自己又要到哪里去寻一个如他般巧手之人呢……

    “公子,公子?”叫见无瑕兀自沉思,慕枫低声唤了几句,无瑕回过神来,松了双唇,轻吐了一口气,道:“便请将军今夜派得力之人去城墙附近探查一番,具体对策待他们回报之后再做商议,只一点,请将军下令,在无瑕想出办法之前,任何人都不得前去叫阵,更不得私自应战。”他那话虽是对着慕枫说的,可双眼却径直看向了苏翀与云岚二人,那二人心知他的担忧,皆讪讪的笑了一笑,避了开去。

    “既然如此,便一切等晚上探查的兄弟们回来再说,便各自散去,安排人手吧。”缠绵见无瑕神色已倦,遂出声结束了商议,待众人都出了门后,他才走到无瑕身边将他拉坐下,道:“休息一下,我看你方才说话之时对我瞧了许久,跟我说说,你在想些什么?”

    无瑕返身从包裹中抽出了一份草图,对着缠绵一展,道:“便是这个,细图我已交给了侯爷……”

    “咳咳——”缠绵突然大咳了两声打断了他的话,双眼不避的看着他道:“你说,交给了谁?”

    无瑕明显的一怔,继而耳根一热,竟有了一丝尴尬。

    “好不容易改了口,为何又绕了回去,你当知道跨出这一步对你不易,对爹爹来说同样不易,他既认了你这个儿子,便是默许了你与白炎的这份情,这称呼虽然只有两个字,却来得艰难万分,无瑕,你当好好珍惜才对!”

    “你说得是……长辈的认可与祝福于我跟白炎来说是最最可贵的,是无瑕不对,忽略了这其中饱含的意义。”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也。”缠绵说完“扑哧——”一笑,好不容易抓到了一个教训无瑕的机会,他又岂能错过,一本正经训完之后他却再也板不起脸来,于是大笑着将那图展开一看,道:“原来如此,我说来时爹爹为何唤了一人跟着我们,此人名叫楚乔,爹爹可有与你说过?”

    “说过,听说从祖上便是手艺人,当初我将图纸交给……交给爹爹时,他便说过此人,没想到,竟让他随着你们一同来了。”无瑕说完有了一丝欣喜,起身之后便要缠绵带着自己去见楚乔,缠绵却将头一摇,指了指帐外,道:“那丫头可是从方才就一直在外面转悠,看她今日一脸兴奋的冲进来,你还不去问问究竟有什么好事么。”

    无瑕这才有些无可奈何的瞥了一眼帐外,清了清嗓子,道:“进来吧,可是在哪寻到宝贝了,吵得大家都不安宁。”

    弦伊在外早已等得不耐,一听公子召唤,忙忙不迭的掀帘奔入,边笑边道:“可不是宝贝,我听秦篪大哥说,那头山脚处有一眼温泉,山上白雪皑皑,山下却热雾袅袅,如仙境一般,公子这几日奔波操劳的,天又冷,风又大,这皮肤都干燥了许多,那温泉泡后全身经络通畅,对身体有益,所以,我才会急不可耐的跑来告诉公子,公子,咱们去泡泡可好?”

    “军营驻扎之地,岂能凡事都随心所欲。”无瑕蹙了眉头开口便驳了弦伊的提议,缠绵却在旁一笑,道:“这主意好,你身子虚寒,若是真有温泉泡泡,对你来说是极好的,你等着,我去找了奚昊来,咱们一起去。”

    “缠绵——缠绵——”缠绵说完抬步便走,无瑕在后唤了两声都没叫住,不禁有些埋怨的回头看向了弦伊,弦伊却双眼一翻,嘻嘻笑着假装不见,顷刻之后将无瑕的衣衫翻出,用包袱捆好,道:“公子的换洗衣裳我先拿走,我去找了秦大哥,公子一会儿与二位公子一起过来。”

    “也就你多事。”无瑕责怪了一声,却拿着她没办法,只好将那图纸一收,道:“便去吧,待你找到秦大哥后来缠绵那叫我们。”

    “好嘞。”弦伊掀帘而去,无瑕则回身放好了图纸,然后出了帐去,就在他的身影没入人群之时,一道黑影突然闪身入了他的营帐,眨眼不见了踪影。()

章节目录

轩城绝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柒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柒钥并收藏轩城绝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