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到今日,将门贵秀完结了,从2013年2月,到2014年12月,历时九个月,将近137万字,回头看去,感叹不已。

    感谢朋友们不离不弃的一路陪伴,感谢读者大大们的一路支持,感谢编编的费心帮助,感谢生活里有你,有书,有故事。

    请大大们支持新书《宅萌喜事》,本书慢热,剧情新颖,新书已上架,求订阅支持~~~~么么哒~~~

    这搞不好,就是自家那个发疯的老三,为了自己狂热的爱情,做了最疯狂的事情,就在大火刚起之时,趁乱将大皇子带出宫去了。

    当然这只是莫老侯爷的一点臆想,那是半个字也不会透露的,至多只会暗地里盘查一番,毕竟,他得确认这两人是死是活,是打算从此隐匿于山林,还是又有什么颠覆朝廷的密谋。

    他越想越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自己一个穿越的,在陌生的古代活了一辈子,也没兴起什么逆天而行的狂妄心思,怎么生出来个儿子,就是命中的天魔星?

    这还能再折腾的厉害点吗?

    良久之后,莫老侯爷才悄声对莫全言道:“回去就给三老爷举哀,就说是今天中午没得,让人多劝劝你家老夫人,天命难违,让她不要太过伤心了。”

    “派出四十个熟识你家三爷的暗探,全要顶尖的好手,以京城为中心,分成四队,散开了搜索,要是有人运到好,遇见了人,只管远远的缀着。万万不可打草惊蛇。”

    “对了,他们应该人手不少,而且还会有伤员。要特别注意,同时看外伤和烧伤的伤患。”

    曹全心中巨震。烧伤,三爷,大皇子!“我的老天爷,三爷啊三爷,您这是不将天捅个窟窿,誓不甘休啊?!”

    看着惴惴不安的老管家,步伐不复来时稳健的离去。

    莫老侯爷感叹这个死儿子太不省心,临了还要让自己这个做老子的。帮着他善后擦屁股。

    唯一指得庆幸的,就是他在病榻躺了一年多,莫老夫人这心里也算是早就有所准备,还要比当年痛失长子的情形,好了很多。

    镇北侯府同时死了莫三老爷,莫莲娇,甚至还有大皇子这个孙女婿,一时间忙的可是不轻,莫老夫人,莫大夫人和莫二夫人。没有一个清闲的,整日里吊唁哭丧待客,头都忙晕了。

    宫里昏迷的庚庆帝。苏醒的第一件事,就是复太子位,封莫莲娇为太子妃,夫妻同葬皇陵,斥巨资为太子殿下夫妇修缮陵墓,势必要风光大葬才行。

    等到太子殿下的事情尘埃落定,庚庆帝决口不提册立太子之事,只不过他的身体每况日下,就算将国师大人请来坐镇。也并无好转的迹象。

    每日只能是在龙牀上将养,下地都是奢望。瑞王爷便顺理成章的,开始行太子之权限。里里外外的辛苦操劳着。

    庚庆四十三年夏,庚庆帝在弥留之际,终于下诏,“瑞王爷身份贵重,品行端正,侍君至诚至信,侍父大孝,即日起为太子。”

    挂了一年多空名,累的像条狗似的瑞王爷,终于转正了。

    任哪一位知情人,都要大叹一声,“不容易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立了瑞王为太子之后,庚庆帝算是去了一桩大心事,心中轻松,病情倒还给转危为安了。

    新进的太子殿下一见父皇的病情有好转,立马亲自往万佛寺请见见嗔大师,力邀这位佛门的神医,来为庚庆帝治病。

    这样的举措,简直让满朝文武的眼珠子,掉了一地。

    说真话,一般的太子殿下到了这会,那还能安耐得住?

    巴不得前面挡道的赶快走人,给自己腾地方,像他这样,费尽心思的为庚庆帝续命的,还真是不多见。

    庚庆四十五年六月十九,圣上崩。

    当日,太子殿下继位,年号公顺。

    三日后皇太后毙,三日之内,便崩逝了皇朝两位最尊贵的人,京城内外一片雪白,哭声震天,举国为皇帝,皇太后治丧默哀

    一年后,廉王府舒怡院。

    “大姐最近可是容易犯困?这闻见腥膻的饮食,就想呕吐?”莫启超一边给半倚在临窗大炕上的莫莲萱把脉,一边细致的询问着。

    他本来是来给小外甥治骨裂的,这臭小子现在七岁,脾性完全不似其父的温文尔雅,却是酷肖其外祖莫老侯爷,整日里惯爱骑马舞剑。

    别看才七岁的小娃子,却在一年前,便跟着自家祖父,跑了一趟西北道,看望驻守镇虎关的大舅父,还有威武强壮的七姑父。

    在西北的黄沙地里,被放养了半年多的殷煜昊,个子足足窜了一头,皮肤也彻底的黑了,性子也更是豪放起来。

    这才刚回来两个多月,整日里就将大舅父挂在嘴边,赞叹佩服的不是一点半点,为了能让自己崇拜的大舅父高看一眼,他更是勤练不辍,甚至十日里有六七日是住在镇北侯府,就为了外祖父好传授武艺兵书。

    莫老侯爷夫妻,现在将他当成眼珠子似的疼爱,亲孙子,亲孙女且要靠边,半月前,莫老侯爷带着重哥儿和莫启非的大儿子莫如海,还有小孙子莫启耀一起去冷将军府上玩。

    他去看望老友,也就是回京荣养天年的冷老将军,这一群的小的就去后山梅林玩,谁知道天刚下过雨,山路湿滑,莫如海到底小了两岁,脚下不稳,眼看就要栽倒,。

    重哥儿眼明手快,拽了莫如海一把,自己却滚了下去,万幸只是骨裂。好生将养也就是了。

    莫莲萱心里心疼儿子,面上却是一点不显,这男孩子。就得摔摔打打的长大,才结实。

    骨头摔坏了。少不了要喝骨头汤补补,在镇北侯府的时候,莫莲萱也管不上,自家祖父把持一切,旁人哪能插得上手?

    但是这回到廉王府,当娘的自然应心的喊紫菱炖了骨头汤,下了细面条,撒上翠绿的香菜和葱花。看着就馋人。

    再加上重哥儿吃饭狼吞虎咽,跟莫老侯爷是一个吃法,看的莫莲萱眼馋的不行,嘴里也是口水泛滥,干脆自己也来一碗,解解馋算了。

    谁知道看着香的面条,刚一端到她跟前,莫莲萱就禁不住的恶心了。

    当时还觉得是天热,吃了什么不妥的东西,谁知道隔了两天又来一回。这回却是殷煜昊点名要的手抓羊肉!

    恰好莫启超过来给外甥换药,也在饭桌子上,就顺道帮着她把把脉。

    殷子晏看着无精打采的莫莲萱。连话都不想说,便主动替妻子答道:“你大姐最近是老犯懒,你看看她这会,话都不想说了,这别是什么怪病吧?”

    莫启超瞧着眼前蓄起了胡子的大姐夫,以前的谪仙,现在还依旧是谪仙,只不过是长了胡子的谪仙,身上的气势更加的厚重。

    让人忍不住要感叹。成熟的男人才更出色。

    他松了搭在莫莲萱腕子上的手,上上下下的扫了一眼殷子晏。淡淡的说道:“大姐夫,弟弟觉着你这犀牛角镶黑曜石的腰带不错。解下来给弟弟我做诊资。”

    殷子晏笑了。“你这孩子,跟着瑾弟学坏了啊,自打他跟你做了邻居,你就跟他越来越像了,眼光还高的很,这可是高昌国进上的宝贝,一共就五根,圣上见我监考有功,特意赏了一根,你想要?那可得有个好理由才成啊!”

    “大姐姐有身孕了,这个理由够不够?”莫启超说的很镇定,眼神却不离殷子晏的腰带。

    “什么?你说的可是真的?别是诳你姐夫呢吧?”莫莲萱猛地坐起,惊讶的问道。

    要知道,别人家都是两三个孩子了,自家二哥都有两男两女了,就算是殷子瑾可也儿女成双了,就是自己六七年都不见动静,可把她急了个够呛。

    现在最大的心愿终于实现了,她哪里还能淡定的起来?

    莫启超老神在在的言道:“腰带给我,就是真的。”

    莫莲萱瞧了眼殷子晏,笑的眼睛都没,“快给他,云清,发什么愣啊,我让你给他腰带啊。”

    殷子晏到这会才算是回过神,三下五除二,就将腰带取了下来,递给了莫启超。

    “超哥儿,是真的吗?”他觉得像是在做梦,忍不住又确定了下。

    莫启超见他们夫妻俩这乐傻了的模样,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是真的,我大姐有孕了,我外甥马上就要有妹妹,或者是弟弟了。”

    “我想要个弟弟,娘亲,你生个弟弟吧,我想有人陪我一起骑马射箭!”

    殷煜昊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屋,大声喊道,中气十足。

    莫莲萱更乐呵了,看了眼殷子晏,却见自家相公的眼神,温柔的像要滴出水来。

    莫启超拿着腰带,拉着殷煜昊出了门,将屋里留给这对需要独处的夫妻。

    殷煜昊不乐意出去,可又怕舅舅使坏整治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往外走,依依不舍的回头看。

    只见父亲坐在娘亲身边,两人双手紧握,四目相投,重哥儿不知道为什么,突的蹦出来一个想法,“我媳妇儿将来也得像娘亲这么好看才成!”

    夏季的午后,阳光璀璨,透过淡绿色蝉翼纱窗,柔和的照射在殷子晏和莫莲萱的身上。

    带着绿意的阳光,包围着这对眉目喜悦的夫妇,越发衬得他们俩容姿绰约,禁不住要让人感叹,好一对蒹葭璧人!(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将门贵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看海的羽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看海的羽儿并收藏将门贵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