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阮原本还在说着入赘之后的好,突然觉得身遭有些阴森森的,后脖颈子都泛着凉。 她下意识的将脑袋朝着斗篷上的毛毛里缩了缩,这才抬头带着三分讨好。 “祁文府,你觉得怎么样?” 祁文府黑着脸:“不怎么样!” 苏阮诧异的睁大了眼,她觉得条件挺好了啊。 谁家娶媳妇聘男人能有她这么好的条件的,爵位说给就给,小妾想纳就纳,连和离书都提前备好了,他想走便能走,和离时她还能赔偿他头婚损失费,保证不耽误他再娶…… 苏阮说道:“要不你再考虑考虑?” 祁文府咬牙切齿:“不考虑!” 苏阮顿时失望,她还以为能把祁文府骗回府里呢。 见祁文府脸色酱紫酱紫的,那模样像是想要揍人似的,苏阮瘪瘪嘴道:“那好吧,我再找别人。” “你还想找别人?” 祁文府闻言顿时气得心肝儿疼。 这小没良心的到底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他要的不过是一句“喜欢”而已,谁在乎入赘不入赘? 她只要说一句喜欢,他自己备了嫁妆嫁去她家都成,可偏偏她说的都是些什么鬼话。 这般毫不在意的替他着想为他纳妾还说和离,她是嫌他命太长气不死他是吗? 祁文府猛的俯身而下,伸手揭掉苏阮脸上罩着的面具,脸色漆黑道:“苏小阮,你收了我的玉佩,送了我簪子,你还想去找谁?” 苏阮被他吓得朝后仰,却又被他拉了回来。 祁文府眼中带着危险之色,“我倒是不知道,苏小姐有这么多选择。你倒是跟我说说,你除了我以外还有哪些人备着,也好叫我知道,除了我之外还有谁能入得你法眼,恩?” 一声鼻音,让得苏阮脖子一缩。 她心底突然生出的求生欲让得她连忙摇头:“没有!” 苏阮伸手抓着祁文府拿着糖葫芦的手横在两人中间,挡住自己的脸,然后急声道:“没别人,就你!” 其他人她还没见到合适的。 祁文府不知道苏阮后面那句话,只是见她闭着眼捂着脸脱口而出的架势,脸上的危险之色这才淡了些,他低头看着苏阮抓着他的手,没说话。 苏阮则是悄悄睁开一只眼,见他脸色好看了一些,这才讨好着说道: “祁大人言念君子,温其如玉,才智无双,世间罕有。” “我也就是对着你才会把持不住,说了入赘的话来,别人哪能当得起。” 祁文府:“……”气得磨牙,“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苏阮连忙道:“不用不用,客气客气。” 祁文府心肝儿疼。 他直接拿着糖葫芦朝着苏阮手里一塞,没好气的道:“吃你的糖葫芦!” 入赘的事情苏阮没敢再提,怕惹毛了祁文府。 祁文府也气得不想说话,怕被苏阮气得短寿。 苏阮讪讪的拿着糖葫芦咬下来一颗,顿时一股子糖皮都压不住的酸味直冲头顶。 她忙将果子含在嘴里,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 她总觉着她要是敢把糖葫芦吐了,这男人非得跟她当场翻脸。 “祁大人,吃糖葫芦?” 苏阮凑到他跟前,嘴里含着果子满脸乖巧。 祁文府对着她讨好模样横了她一眼,一口咬下缺了一颗的糖葫芦,那动作就跟咬的是人肉似的,让得苏阮一阵牙疼。 …… “哎你们瞧那边,那小两口可真是恩爱,连串糖葫芦都是一人一口。” 不远处的楼台上,几位官家夫人正在一起赏花灯。 其中一人瞧见人群边上斗嘴的小两口,顿时带着三分羡慕出声。 旁边一个妇人也是忍不住道:“那两个啊,我方才也瞧见了,那男人可真是疼媳妇,先前来时就一直背着,瞧着感情特别的好。” 祁韵正拉着骆婉儿,叫她别乱跑,听着几人的话不由也朝着她们所指的方向看去,目光触及那男人瞧不清模样的身影时顿时愣住。 骆婉儿趴在栏杆边,张嘴惊呼:“娘,那不是……” 祁韵猛的扯了骆婉儿袖子一下。 骆婉儿原本到了嘴边的话猛的一转,眼见着几位夫人都看了过来,她连忙改口道:“那不是先前咱们猜灯谜时挂的最高的兔子灯吗,没想到居然被他们赢了去了。” 那些夫人听着骆婉儿的话,这才瞧见那两人身边放着的兔子花灯,想着之前那灯谜会上这等的确挂在最上头,而且因为制作精巧不少人都去凑了热闹想要赢回去。 她们也没多想,就见着那边男子侧身挡住了外面涌过去的人群,替那女孩儿带上了面具,然后背着人转瞬间就消失在人群里。 有人感慨道:“这年头,舍得在这种场合屈就背自家夫人的男子可不多了。” “是啊,我家那口子呀,别说是带着面具,就是给他从头到尾都遮起来,怕也不肯比我低上一头。” “就是,我家那个还不是一样,谁叫咱们是女子呢。” “还是羡慕安远伯夫人。” 有人将话落到了祁韵头上,言语间既是羡慕又有些泛酸:“安远伯向来疼人,这些年除了正妻便未曾再有第二个人,对夫人更是敬爱有加,这般恩爱模样可实在是让人羡慕。” 周围人闻言也是一堆附和,毕竟这年头不纳小妾只守着正妻的男人真的是稀罕的紧。 若是放在往日里,祁韵指不定还能跟她们谦虚几句,可这会子她满脑子都是自家小弟跟那个瞧不清模样的女孩儿,哪里还在意那人嘴里的酸意。 祁韵随意应付了两句后,就想着祁文府的事儿。 旁边骆婉儿却是两眼泛光,心里蠢蠢欲动。 她要是没看错的话,那个带着面具瘦瘦小小的女孩儿,应该是苏阮吧? 小舅居然能在这种日子将人带出来。 她这是要有小舅妈了? 对面不远处舞狮的地方,裴耿推了一下身旁站着不动朝着人群里看去的谢青珩,大声道:“我说青珩,你干什么呢,那边有什么好瞧的?” 他顺着谢青珩目光看过去,正想看看谢青珩在看什么,谁知道却被谢青珩一把拉了回来。 裴耿一个趔趄撞在了沈棠溪身上,还是被他扶了一下才站稳。 裴耿气恼:“干什么呢你?” 谢青珩铁青着脸:“没什么。” 他面上忍着气,心里却是暴跳如雷。 他居然看到祁文府和苏阮。 亏他以前还觉得祁文府是为人正直不阿,见不得不平之事才会接下荆南的案子,结果那个不要脸的老男人,居然心怀不轨勾搭他妹妹! 无耻!

章节目录

软玉生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著_经典名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月下无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下无美人并收藏软玉生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