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清彼此五官的时候,他身上的气息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深刻。 就连他搂着自己的力度,也可以让人深深地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思念之情-- 然,真的不是他吗?为什么? 莫小离不甘心,她忽然一步上前,紧紧地扣住了那人的手腕: “等等--” 那人明显地顿了一下,半晌有余,他才缓缓地转过身着,看着莫小离,不,是凝着她,没有说话。 他回头的那一刻,不管莫小离有多不甘心,有多不肯承认,可是,那人,他真真真的不是莫小离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莫小离努力着不让因为失望而崩溃的泪水落下来,可是她紧紧地扣着人家的手腕,始终就是不肯松开。 直到那人下意识地,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莫小离才滞了一下,说道: “刚才,谢谢你救我了。还有,那个我--我认错人了。” 然后,莫小离才机械一般地松开了那人的手腕。 “你的手--”就在松开那人手腕的时候,莫小离看到了那人的手腕,有一道深深的血痕。 明显的,那血痕是在扑火时被荆棘划破的。 那人兀地抽回手,没有出声,也没有多加停留,只是嘴唇浅浅一动地说了一声“没事。”然后转了个身,大踏步地跟着那些村民,头也不回地向着赵家村的方面走去. 夜色下,没有篝火的照耀,他的背影,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中了。 “大嫂,是那个村民救了你?”小弟在莫小离的身后说道。 莫小离没有应话,她一直望着那个早已经消失的身影,流着泪地发着呆。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全是刚才在荆棘前,差点扑倒到了火里,那人及时伸手过来将自己揽入怀里的情景! 那么熟悉气息,那么熟悉的胸膛,可是他不是,他真不是-- ---- 当夜,尽管出了后面的一点小意外,可是大家有惊无险,心情还是很兴奋的。 他们回到东河后,都带着篝火晚会的美好回忆进入梦乡,甚至都没来得及去大街上看看被醉汉们扫荡过的高家美食馆成什么样了。 只有莫小离躺在床上,没有半点的睡意。 半个月来,差不多忘掉某人,可是今晚一幕,再次将她打回了原形! 不知不觉,枕头又被想念的泪水渗透了。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在不知不觉的不经意间;然而,想要忘记一个爱过的人,却要用无穷无尽的泪水来洗礼! 爱情,它太难了! “笃笃笃--莫姑娘,您睡了呢?”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八婶轻悄悄的声音。 莫小离一顿,抹了抹眼泪,应道: “八婶,什么事?” “莫姑娘,今晚大家都受了惊吓,呼吸了不少炭灰,我煮了一碗青榄雪梨汤,清洁肺腑的,如果您还没睡下的话,就起来先喝一碗吧。” 莫小离本想拒绝的,可是她想到了什么一样,还是起床了。 出自八婶的手,就算是一碗再平常不过的青榄雪梨水,也可以被她煲出山珍海味的美味出来。 莫小离喝过了一碗,不过瘾,又多要了一碗。 “八婶,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

章节目录

农田喜事:胖丫头也有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著_经典名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豆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林并收藏农田喜事:胖丫头也有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