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提了。”云禾小嘴一嘟:“我这几日是拼了命的修炼,才堪堪达到师尊的要求,这不刚一达到他的要求,就又被扔通天塔来了。” “一日修炼两个时辰,剩下的时间你要去哪?”岑瑶问道。 “两个时辰?”云禾左右看了看,拉过岑瑶一路走到某处无人之地,小声道:“师尊与我说了,通天塔内有一间石屋,里面的灵气是永远不会减少的。” “有这种地方?”岑瑶睁大双眼,问道:“两个时辰灵气就消退的禁制可是掌门亲手布下的。难道是有遗漏不成?” “再者说,灵泉中的灵气并不是最纯净,若一天修炼上十二个时辰,身体能受得住?” “所以师尊给了我这个。”一边说着,云禾一边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里面装着几粒浅白色丹丸。 “这是何物?” 她嘴角一扬,道:“是师尊拜托一位炼药师炼制的,可以帮助我们快些净化灵气中的杂质!诶,瑶妹你不要声张,趁现在守塔的长老还没来,我们先找到那间石屋..” 有这种好事岑瑶自然愿意,点了点头,便与云禾一同向通天塔深处走去。 云禾走的很慢,一边走目光还一边在两侧石门上看着,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不等二人走到墨师叔法阵前,云禾脸上一喜:“找到了。” 岑瑶循着她目光望去,就见石门上挂着一块木牌,上写“天阶六五,强灵”几个字。 见云禾抬腿就要往里走,她赶忙拉住前者,小声道:“二小姐你疯了?这可是天阶石屋,进去以后,灵气不得把我们都挤碎才怪!” “瑶妹只管跟着我,保你不会有任何事。”云禾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而且我们并不是在这里修炼,是在别的地方。” 抿了抿嘴,岑瑶点点头没有继续说话。 云禾走上前,先是左右看了看,见周围没人,推门就走了进去。 此刻,太一门某处山峰上,大长老与另一位老者正下着棋,轮到那位老者下子的时候,他手一抖,黑棋“铛啷啷”掉落于棋盘,大长老伸手要去替他捡起,却被他三声大笑给止住了。 “终于是有人,进了那里啊....” 天罗域,帝宗大殿之内。 一众长老并排站在大殿两侧,上位,正坐着一个英气十足的年轻男子。男子面容之上满是慵懒神色,一双眼睛看了看殿中。 “今日,有何事禀报?” “回宗主。”下方长老之中,走出一佝偻老者,一双眼睛似是紧闭在一起,但整个人身上,却是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前几日,东北方的天鸣凤惨遭灭门,整个宗门夷为荒地,出手之人还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我以为,我们们有必要重视一下.....” “回宗主!”佝偻老者话未说完,又有一长老站出身,笑道:“我已经派门下弟子前去探查,相信不出三日,就能有消息传回。” “嗯,不错。”年轻男子点点头,有些赞许的看了看后站出的长老:“三长老行事可比大长老要靠谱得多,你们也要多学一学。既然三长老已经派人前去探查了,那就等弟子探查回来,我们在做定夺。”说着,他打了个哈欠,一边摆手一遍言道:“没什么事的话,就先这样,你们都回去吧,等有了消息再来禀报我...” “宗主....”大长老脸上满是焦急:“此时绝非这么简单,怕是我宗门弟子去了也有来无回...” “行了行了,你们退下吧,我要回去修炼了。”年轻男子伸手打断他的话:“没有重要的事,不要来打扰我。” “恭送宗主!” 大长老还想说什么,却听其他众长老恭送了宗主,无奈,只好叹息着甩了甩袍袖。 “大长老,做人要懂得圆滑,你这般谏言,宗主也一样听了我的不是?”三长老走上前,嘿嘿笑着,似是炫耀一般,言道。 “你休要这样花言巧语,若再这样下去,帝宗...怕是不保!” “诶,大长老不要动气啊。”三长老一耸肩:“我帝宗根深蒂固,谁想要撼动,那还真得掂量掂量,只是让我有些不明白的是...你这样胆小怕事,究竟是怎么坐上大长老一席的?” “哼!”大长老眼睛睁开,狠狠瞥了三长老一眼,转身愤然离去:“若不是老宗主对我有救命之恩,这大长老,我不做也罢!” 身后,三长老望着前者佝偻的背影,目光渐渐阴沉下来。 ------- 血衣楼内。 一身着赤红长袍的女子端坐桌前,俊俏的脸颊上泛着几朵红云,双目痴痴望着桌上的一支竹萧,嘴角不自觉上扬着。 “主子!主子!”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道粗厚声音响起,将那赤红长袍女子的思绪拉了回来。 “何事如此慌张?”女子手疾眼快,一把将竹萧收了起来,目光望向门口。 房门被一把推开,一精壮男子站在门口,单膝跪地,言道:“主子,天鸣凤那边有消息传过来。” “说。” “那个灭了天鸣凤的人……好像是我们一直追查的那个……” “什么?”女子一惊,言道:“上一次她来天罗域,不才只是筑基期修为,怎么突然能将天鸣凤连根拔起了?” “这……属下不知……”精壮汉子挠了挠头,闷声道:“而且此次出现在天鸣凤的,还有白衣剑仙,和那个怪异的和尚。” 血衣楼,是整个天罗域最神秘的暗卫队,神秘到没人知晓血衣楼的主子是谁,没人知道血衣楼共有多少个暗卫。 或者说,血衣楼的暗卫,分布在整个天罗域,他们有的是茶楼小二,游得是客栈老板,甚至有的,是青楼女子。 也正是这样,整个天罗域的消息,没有什么能躲得过他们的眼睛。二人转身来到茶楼旁边的小巷子,岑瑶这才回头望着他,只是这一看,胖子赶忙跪在了地上。 “我方才听闻你在说天方阁宗门大会的事情,你来详细与我讲一讲。”她淡淡的说着。 “是....天方阁是东玄洲最大的宗派,每次的宗门大会都由天方阁来举行,此次宗门大会的第一,会得一件法宝...“ “这些先放一边,你来说说,那件法宝先前在谁手中?”岑瑶追问道。 “是...那九环勾先前曾在紫竹道人手中,再后来的,我就不知道了...”胖子两只手相互搓着,身上那件灰色长衫已经被汗水打湿,好像生怕岑瑶下一刻就将他抹杀一般。 “行了,你走吧。”岑瑶摆摆手,转身回了茶馆。 此时的茶馆内,气氛极其微妙,那群还未离开的茶客皆是目光惊异的望着岑瑶几人,活像见了什么怪物。 茶馆掌柜从后面走上前来,看了岑瑶一眼,满脸堆笑走上前,小声道:”前辈,趁现在玄武城的官兵还未赶来,你们...还是先离开吧。” “玄武城的官兵?”岑瑶点点头,也好,我们这就离开。” 说罢,她呼唤了一声,莫半云与大方大圆跟在其身后,缓缓离开了玄武城。 等几人离开后,光头这才长舒了口气,望着两把大斧上的缺口,到现在还有一些后怕。 “行了,刚才那位没杀你,就知足吧。”掌柜瞥了他一眼,淡然道:“以后,你们就别来我这茶馆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光头霍然起身,攥着斧柄的手,又紧了几分。 “应当说,你最近一段时日不要出现在玄武城。”不再理会他,掌柜一边向后堂走去,一边小声道:“与煞星沾了关系,可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你不愿理离开,就当我没说过。” “煞星?!”这两个字一出口,不光是光头大汉,就是那些还未离开的茶客,也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方才那个女子就是煞星? 光头大汉还想再问,一抬头却见掌柜已经走进了后堂。 目光有些阴狠的看了看身后这群随从,他一挥手:“走。”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茶馆,方才那个胖子紧跑几步来到光头身边,伏在其耳边小声道:“老大,方才那人询问了我天方阁宗门大比的事情,她应当是要去天方阁才对,而且...“说到这,哦昂子顿了顿:”好像她认识那个九环勾。” “哦?”光头回头看了一眼胖子,目光中很是赞许,言道:“好,我们这就去找玄武城的城主,也许告知他们煞星的去向,会有些奖赏也说不好。”

章节目录

云仙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著_经典名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一只小栗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只小栗砸并收藏云仙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