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乐乐和宋言一起坐马车前往皇宫。 到了皇宫,两人下了马车,跟着引路太监前往帝王寝宫。 寝宫里宫人很少,两边放着蜡烛,发出幽幽的光芒。 越乐乐和宋言一起进宫,太监拦住宋言:“你不能进去。” 越乐乐扭头看了看太监,道:“他的能力不比我差,医术修为和我不相上下,你就让他跟着我进去吧,不会有事情的。” “好吧。”太监没办法,只好放松宋言进去。 两人急奔皇帝处。 皇帝紧闭双眼,呼吸微弱,生机正快速流走。 越乐乐连忙拿出银针,分别扎在皇帝身上几个穴位,好封锁住他的生机。 “他这是怎么了?”宋言翻了翻皇帝眼皮,探了探皇帝脉搏,皱眉。 “他身上有妖气!”越乐乐给皇帝号了一会脉搏,也皱眉,情况不容乐观,“奇怪,这皇宫里并没有妖怪啊,他身上怎么会有妖气!” 这妖气要尽快除去,否则一直滞留在皇帝体内,对皇帝身体不好。 就是因为这个妖气,皇帝才昏迷不醒。 越乐乐和宋言对视一眼,越乐乐准备给皇帝除去妖气,被送宋言阻止:“不行,你现在伤势未愈,不好妄动灵力,对你修复伤势没有好处。不如让我来,我没有受伤。” 越乐乐就退后,让宋言上去给皇帝驱除妖气。 宋言把灵力探入皇帝经脉里,开始慢慢驱除妖气。 可是他用了半个时辰,那妖气顽固得很,根本没有一丝被驱除出去。 宋额头都出了汗水,越乐乐拍了拍他的胳膊,道:“你先离开,我看这妖气不同寻常,不是简单就可以驱除的。也不知道这皇上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有妖怪害他,就是被妖怪看上,他的命格不同寻常,但是并没有生命危险,你我可以慢慢想法子。” 宋言无法,只好停下,两人一左一右站在皇帝床边,各自思索着这妖气究竟来自何处。 越乐乐已经查了一遍皇宫,皇宫里面并没有妖怪,若是有妖怪,她却发觉不了,那就说明对方比她修为要高许多,可以轻轻松松遮掩住自己身上的妖气。 越乐乐并不希望后者发生。 宋言明显跟她想到一块去了,都紧缩眉头,思考着接下来怎么办。 “先让他醒来。”宋言道,“都三天三夜没有醒来了,要是再不醒来,他一个凡人,饿也要饿死了。” “嗯。”越乐乐点点头,给皇帝体内输入灵力,过了一会,皇帝幽幽转醒。 皇帝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 “我这是怎么了?肚子好饿啊!”皇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 “皇上,旎已经昏迷三天三夜,没有吃法了,现在先吃饭,瞪吃了饭再说其他事情。”越乐乐后退一步,“臣在外面等您。” 宫人摆上御膳,皇帝拿起筷子吃了几口,扭头看了看殿门口的越乐乐和宋言,道:“你们不饿吗?过来吃啊!就朕一个人吃,多孤单啊!” 越乐乐和宋言再次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客气,既然皇帝发话,他们就可以正大光明吃了。 两人来到桌子旁边,坐下来,各自拿着银筷子,开始吃饭。 人间美味,自然要好好享受。 饭毕。 宫人撤去御膳,越乐乐问:“皇上,你这几天可有什么不寻常的经历?或者见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吃过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皇帝摇摇头,宋言问:“那皇上,你之前睡觉的时候可有什么不适?召见过那些嫔妃?” “一个嫔妃也召见啊!”皇帝仔细想了想,还是摇摇头,“朕睡觉质量很好,没有做梦,也没有流口水。” 这就奇怪了啊! 越乐乐默然片刻,再次问:“那那个七杀阵皇上没有撤去吧?” “自然。”皇帝可是吃足了没有阵法的亏,自然不会像之前那样随随便便撤去保命的东西。 “呃……”越乐乐又问了其他几个问题,依旧什么都没有问出来,不由得有点沮丧。 这完全没有一点点线索啊! 这让她怎么帮助皇帝? 皇帝自然看出来越乐乐是为了什么,但是他真的想不起来自己清醒的时候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样,臣每三日就来一回,給皇上扎一针,以稳固皇上体内生机,让皇上好歹别晕过去。” 越乐乐没有办法,只好先这样做,一旁的宋言也点点头,两人离开皇宫,坐在马车上,回到国师府。 越乐乐这一折腾,本来渐渐稳固的元神此刻有崩溃的迹象,她刚刚踏入国师府,身子一晃,就要倒在地上。 宋言连忙接住她,扶着她来到房间,因为担心她出什么意外,酒直接留在越乐乐房间里面,时时刻刻主意着越乐乐的精神状态。 越乐乐吃了一颗凝神丹,脸色还是不见好,她咳嗽了几声:“我没有事,调息几日就好了。你不太过担心。” 宋言拿出个铺团,坐在上面,运转了一个小周她,方道:“别说话了,耗费精神。” 虽然他受伤,但是对于吃饭这件事还是坚持不懈。 每日三餐,顿顿不落。 吃东西时候,她是最开心的。 宋言兑现诺言,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子好菜好饭,越乐乐吃的津津有味,连连夸赞宋言手艺好,不愧是厨子。 如此过了三天,到了入宫给皇帝扎针道时间。 两人进了宫,直奔寝宫。 皇帝还在批阅奏折,一抬头,就看见越乐乐和跟着y她身后的宋言。 “皇上,臣已经准备好了。”越乐乐拿出发出银光的银针,微微一笑,“请皇上先放下手中奏折,做好准备。” 皇帝老老实实放下手中奏折,根据越乐乐的要求,把上身的衣服脱了个精光,好让越乐乐施针。 越乐乐把针扎入对方身体,暂时封锁住对方体内肆意妄为的妖气,并且同时封锁住对方体内的生机,免得生机流逝过多,引起自身昏迷甚至死亡。 过了半个时辰,她收回针,又在对方体内布置了一个小小的聚生阵,以保持皇帝体内的生机流转。 “好了!”她用袖子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汗水,长呼出一口气。 皇帝穿上衣服,看了看越乐乐,越乐乐沉吟片刻,道:“皇上这几天出来这个七杀阵了没有?” 皇帝摇摇头,没有,他连一步都不敢踏出去啊。 那他体内妖气是怎么回事? 越乐乐叹息一声,罢了,静观其变吧,现在再着急也没有用啊! 越乐乐回到国师府,宋言正在厨房炒菜做饭,菜的香味弥漫整个厨房。 越乐乐一进门就闻到这股令人欲生欲死的味道,当即跑向味道的源头。 厨房里面已经摆了好几盘菜,都是宋言做的。 她拿起筷子就吃,啊,真是美味,令人回味无穷啊! 就又夹了几筷子,满脸陶醉神色。 宋言看了看对方这吃相,不由得有点好笑,把最后一个菜炒出来后,道:“皇上那边怎么样?” 越乐乐吃得腮帮鼓鼓的,含糊不清道:“还行,也就那样,没有什么线索。” “好吧。”宋言放下勺子,吩咐下人把这些饭菜一盘一盘放到客厅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皇上体内的妖气就是逼不出来。”越乐乐喝了一口汤,“要是妖气一直不除,就光靠我那银针,也坚持不了多久。”伸出两根手指头,“只有二十天了,只能坚持二十天了!” 宋言听了不少关于这个皇帝的事情,他吃了一口肉,“看来想要害死皇上的人很多,我想对方不会无缘无故把妖气种到皇上体内,皇上肯定又得罪了谁……他运气真是衰啊!” “呵!”越乐乐翻了个白眼,颇有些无奈,“谁让他是我们出去的关键呢?要不然我才不要帮助这么个衰神。” “呃……”宋言词穷,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他自然听说过皇帝的事迹,本来想反驳对方,大无奈这竟然是事实,他,他无处反驳。 吃了饭,越乐乐继续疗伤去了,宋言觉得国师府有点无聊冷清,就独自上街,看有没有好看好玩的东西,打发一下这漫漫时间。 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卖什么的都

章节目录

哦我的天,你竟然修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著_经典名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我是水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水管并收藏哦我的天,你竟然修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