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灵剑域之中。 君风阳浓眉微皱,他望着眼前的剑气银芒如狂龙怒吼,正迎面呼啸而来。在初时的惊讶之后,他回归平静,只抬手一指,身前不管是那狂啸而来的剑气长龙,还是那獠牙毕露浑身银纹闪耀的金骨狼王,亦或洛羽皆瞬间静止! 望着已静止不动神情愤恨的洛羽,君风阳叹息道:“你太弱了,这剑域也不过圣堂初期的威力。老夫不知道你为何能使出只有空冥太一才能拥有的领域之力,但这不重要,因为老夫会亲自搜......!” 就在君风阳侃侃而谈之际,忽然静止不动的洛羽,左腕处竟然道道灵液丝线汹涌而出!双臂之上更是飞窜而出两条闪烁荧光的玄、白二色游鱼!瞬间,洛羽身后龙影显现,啸动八方! “吼~~~!”一阵高亢的龙吟之声响起!震动虚空剑海! 君风阳只觉自己神识如遭锥刺一般,顿时一愣!而就在此时,让他难以置信的事情出现了,眼前小子竟然挣脱‘枷锁’舞动狂龙剑海再次电掣怒哮而来...! “轰!~” 爆裂之声响起!一息未到,便自那无尽银龙剑气之中传出似野兽暴怒般的咆哮声,剑域虚空霎那间破碎!洛羽倒卷而出,摔落在药园三尺之外,口吐鲜血满身戮痕血污!而金骨狼王更是银骨残破断裂不堪,即便如此它依旧挡在洛羽身前! 就在此时,一道满是怒火的声音响起:“洛羽是吧?你很好,很好!险些伤了老夫,看来你真的不简单!不过,你还是败了,终究难逃一死。” 洛羽吐掉口中淤血,颤抖着勉力站起!他双手握剑杵地,露出一张满是伤痕惨白的脸庞,怒视着两丈外毫发无损的君风阳,口中盈血不屈道:“就算我洛羽胜不了你,但我亦不会向你这老匹夫屈服。” 听着已是重伤的洛羽仍在嘴硬,君风阳周身黄金铭纹道道浮现耀射山野,犹如参天巨刃一般,将周遭大树枝叶瞬间兵解一空! 君风阳分身此时已是须发皆张,怒喝道:“交出五行开天经,否则你不仅会死,还将再受神魂剥离之苦不得轮回!” 听着君风阳威胁之言,洛羽报之一笑,他双手颤抖着举起问天剑,指向金光大涨咆哮不止的君风阳,沉声低吟道:“天地...有正气,杂而赋流...行,下...则为河岳......” 听得洛羽莫名吟诵,君风阳惊疑的问道:“小子你在说什么?...五行开天经?” 鲜血滑落眼帘,眼前世界一片殷红,昏沉的大脑中不时闪现上一世与这一世的点滴画面,可即便如此,洛羽依旧举剑颤声低吟着:“......入一世,出一世,够了。老匹夫你君家...什么也不会得到!” 说着洛羽已开始引动丹田!君风阳顿时惊醒怒喝:“尔敢!?” 只见他单手一抬,便是一道金纹流光瞬移而至,霎那间破碎前方阻挡的金骨狼王,随后毫无阻隔的洞穿了洛羽狂暴不止的丹田! 洛羽正欲爆体而亡的念想破灭了! 望着自己丹田处正汩汩下流的血液与.....,他跪坐于地仿佛忘却疼痛,只双手握剑头顶其上喘息笑道:“问天,我要死了,你果然克主~哈哈哈...咳咳~!” 随着洛羽丹田破碎灵力瞬间消散,手中问天剑亦暗淡无光毫无声息...! 见此,洛羽惨然一笑:“老匹夫,告诉你一个...秘密。” 君风阳听得洛羽之言,顿时眼中精光一闪:“快说!” 洛羽仰起鲜血淋漓的脸庞,笑容依旧地望着满脸期待的君风阳,只见他单手撑地颤抖着举起问天剑,无声的笑道:“君风阳!我...五行宗但有一人在,必灭你...九岳君家.......” 说罢,洛羽栽倒在地浑身浴血气息微弱。 君风阳躬下身来凝眉望着眼前已倒地奄奄一息的少年,不禁赞叹道:“你很好,只可惜你不是我君家子。放心,待老夫搜魂之后便送你去见钱接引,届时五行宗便不复存在,又如何灭我君家哈哈哈...!” 一想马上就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萧在天修炼心法五行开天经,君风阳是仰天长笑心情无比舒畅。他顿感这周遭萧瑟的冬景竟然也能如此美丽,前方迷雾又是如此的妖娆,空气无比芳香!! “丹香!领域?!”待闻得周遭竟然充斥着醉人的丹香时,君风阳顿时惊呼而起! 还不等其有所反应,只见得四周竟然已是一片迷雾遮蔽,满地芬芳凭空显现争相绽放!此刻他更是无法动弹分毫,而那丹香也越发浓郁起来! 就在君风阳神影分身惊魂未定之际,前方数尺之外的迷雾中竟然传来一略显苍老的询问声:“小老儿的丹域——天香如何?” 话虽普通,却似穿越无尽岁月飘落君风阳耳畔! 苍音未落,只见眼前迷雾之中已现出一道模糊不清的佝偻老者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立于迷雾之中。 君风阳定睛一看顿时神色大变,此刻神影五层的他竟然无法看清对方的修为,好似此人已经与这周遭流动不息的迷雾花草融为一体!而这佝偻身影虽就在眼前,却又仿佛是来自万里之外的虚无幻影一般! 见此他顿时惊惧道:“空冥太一...前辈!晚辈九岳君家君风阳,不知老前...。” 不待其说完,佝偻老者不耐烦地大袖一挥,便是一道看似普通的迷雾花粉飘来,瞬间便将惊惧万分的君风阳周身覆盖,顿时一阵火光蒸腾而起,不消片刻君风阳神影分身竟然被生生炼化成为一颗闪烁金芒的丹丸! 收回那颗闪烁金芒的丹药,佝偻老者啐声道:“空冥?嘁~空冥算个屁!” 与此同时,在后山密林中,君风阳本尊突然口吐鲜血跪倒在地!身旁神秘灰袍人一见,惊道:“君风阳,你...?” 君风阳连忙伸手阻止道:“快走,密林深处有空冥期丹修!” 神秘灰袍人顿时惊疑道:“怎么可能?若五行宗真有空冥太一坐镇,岂容我等...!” 不等他说完,君风阳已站起身来道:“老夫分身已被他瞬息所灭,事已不可为,快走!迟则性命难保!” 说完,君风阳瞬间消失在原地!神秘灰袍人望了望密林深处,不等片刻亦消失在原地! 后山药园外。 此时周遭已回归如常,依旧是药园密林,只是少了君风阳神影分身却多了一佝偻老者。佝偻老者正面带微笑地上下不断打量着身前奄奄一息的少年,随着时间缓缓而过,他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洛羽此刻已是昏昏沉沉,出气多进气少。他缓缓颤动粘稠的眼帘望见正站在迷雾中不断乐呵的佝偻老头儿,想到与张武砍柴时所见的‘鬼老头’,他虚弱道:“鬼老头,我死了吗?” 佝偻老头听得洛羽之言笑得更是灿烂,摇头道:“师兄不会死,不会死。” 听得‘鬼老头’的鬼话,洛羽含糊自嘲:“呵~师兄?看来真要死了.....。” 说着洛羽晕死过去! 见洛羽晕厥,佝偻老头大袖一招便将其收入迷雾之中,随即他收起笑容盯着远处的密林冷声道:“天灵族的女娃儿,你的结界骗得过神影修士一时,却瞒不过小老儿,难道还要老夫请你不成?” 他话音刚落,远处密林空间一阵晃动,云雾流动升腾,随即一银发轻纱遮面的婀娜白衣女子款款而出,其周身还隐隐缠绕流动着白色的云雾! 白衣银发女子并非一人,其身后正跟着一约莫十三岁左右的小女孩。若是洛羽见得定能一眼认出这女孩乃是剑侍小凡,只是此刻小凡脸色苍白,眉间红印暗淡无光,好似受了重伤一般! 而那白衣银发的女子其肩头正坐着一只肥嘟嘟的小松鼠,不是洛云又是谁? 此刻,洛云正不停叫唤着指向老者身后的迷雾,白衣银发女子见了连忙止住它,对着佝偻老者恭敬一礼:“天灵族幻天宫天女白恋星,见过老前辈。” 佝偻老者瞥了眼这两女一鼠,随即他目光停留在小凡身上,很是不耐烦的对着白恋星嘁声道:“~哪来的许多名头?这小女娃留下,你们滚蛋!” 白恋星一听,犹豫片刻问道:“老前辈,洛羽他伤势如何?” 佝偻老者顿时皱眉,只单手只一招,小凡便惊呼着被其丢至身后迷雾之中!同时他沉声道:“若不是看在你布下结界有救人之意,小老儿早就灭了你,还不滚?上古灵族没一个好东西!魔头、懦夫、窝里斗,滚!” 听得佝偻老者之言,白恋星自知这眼前古怪老头对上古灵族有偏见,顿时尴尬一笑

章节目录

山海碑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著_经典名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十二子南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二子南申并收藏山海碑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