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连海潮何等英雄之力,稳坐幽云十二州年轻一辈头把交椅之人,如今也是只能做困兽之斗,崔含章隐身暗处有心帮他,但苦于无良策破敌。 他明白,暗中不止他一双眼睛盯着高台上的搏杀,这个江湖绝不是表面浮现的那般无能,也远比世人想象的危险。 双方都是在按照既定戏码在走场,人命如草芥,高台之上堆满残缺不全的尸体,两人之间明明也不过是十步距离而已,但中间仿佛是千沟万壑,想要冲杀过去,难如登天。 崔含章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从他这个方向看过去是慕容嫣然的侧脸,线条起伏极具美感,但仇人在侧,份外眼红,有几次他都差点忍不住出手。 人心鬼蜮,江湖险恶都在这一场会盟中展现的淋漓尽致,五姓老狗胆包天隔岸观火,青年才俊出工却不出力,场面上热闹非凡,但多是摇旗呐喊。 连海潮血气沸腾,勇武之力直追北境第一人大魔神桓檀,若说在场之人能与匹敌者?找遍十二州五大姓与星海部,绝无一人。 即便是慕容嫣然居高临下,看着五姓才俊与连海潮的搏杀角斗,也是微微颔首。人比人,气死人,如此猛将未能收归麾下,反被逼向了敌对势力,未免是小小遗憾。但乱世天才多如狗,死了也就死了,死了的天才与草芥无异。 慕容嫣然目光时不时扫过全场,也唯有连海潮为中心的绞杀圈让她稍微留意,更多的还是看着远方,若是由得心中念头肆意流淌,清场来的最是痛快,幽云十二州的格局太乱太杂,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趁势清场,扫穴犁庭,鸡犬不留。 然后净水泼街,黄土垫道,欢欢喜喜迎接北方的家人。 虽然右臂大筋挫伤,腕带更是被刀气割裂,与她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伤。慕容嫣然直接扯掉红衫袖子包扎处理,裸露出白皙修长的手臂,白皙皮肤下有青筋隐现。自然引得在场无数男人目光,但也只是偷窥斜视,没有哪个下流胚子胆敢造肆,若是觊觎,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两人硬拼一记,看似是连海潮依仗神兵利器占了便宜,实则不然,慕容嫣然这一手“袖里乾坤”罡气十足。衣袖拂将起来,拳劲却在袖底发出,衣袖实乃拳劲的遮掩,男子施展开来大开大合,使得敌人无法看到拳势的来路,攻他个措手不及,而慕容嫣然施展下,更增添了一股绵柔阴狠意味,衣袖之中,蓄有极其凌厉的招数和狠毒暗劲,如果连海潮全神贯注的拆解她袖底所藏招数,她便转宾为主,迳以袖力伤人。 师出名门的连海潮直接以力破巧,力劈而下,两股力量相互激荡,故而慕容嫣然的衣袖被撕碎,如十多只红色蝴蝶飘荡在空中,秀臂裸露在外,连海潮虽然破了这袖力乾坤,但也被暗劲所伤。 初次见面,连海潮致命一击,慕容嫣然有心一招毙敌立威,硬拼之下,两人算是半斤八两。 寒风凛冽,吹过会场,慕容嫣然的裙摆摇动,她感觉到脸上有冰冰凉的感觉,不经意间有雪花落在眼角,仿佛想要冰冻这个凉薄的世间。 会场外围,忽然再次杀出一帮蒙面刺客直接对着在场众人挥刀,会场里外大都是五姓子弟,核心之外的都无缘参与盛会,本都跟着家主隔岸观火,幸灾乐祸,忽然被冒出的刺客袭杀,顿时人仰马翻,慌乱一片,汩汩血水流淌了一地。 这帮刺客来的快,去的也快。杀戮一圈人等又各自退走,毫不拖泥带水,让在场的各族人等感到莫名其妙,一时间敌友难辨。 刘大脑袋、赫连晟等几位家主互相交换了眼色,彼此都看懂了眼中的无奈,顿时跟吃了死苍蝇一般难受,形势比人强,由不得他们隔岸观火了,直接下令族人全力围剿连海潮。 自始至终,慕容嫣然的目光都紧盯着远方,是王都的方向,仿佛眼前的厮杀与她无关,反正都是一群该死之人,无非是早死晚死而已,那是一种天性上的凉薄…… 连海潮遭逢家族惨祸,天堂跌落到地狱,凶狠勇猛的心性上多了一股机变,看似横冲直撞,实则暗中观察谋划,对于场中局势细微变化均都了然于胸, 他心中盘算:“但愿崔校尉不负这帮兄弟们的大好人头。” “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你们这群孬种,老子今日与你们拼了。” 连海潮的话语如平地炸雷,响遍全场,一柄锟铻刀寒光大盛裹缠住赫连东明,意欲绞杀。 连海潮势如猛虎,拳走蛟龙,右手挥刀撒下一轮寒光,左掌,拳,指,爪,频繁交换使出,打的六姓十二族子弟只有招架之力。 连海潮堂堂世家子,突遭变故,家破人亡后颠沛流离,无一日不是浴血拼杀,练就了一身抱锤使槊的力气,撑的筋骨发达,内壮气足,已然在炼体一道上登堂入室,真正的将他体内大轮寺绝学发挥的淋漓尽致。 连海潮的刀法时而奔疾,时而轻缓,动若流光,翩若惊虹。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即便身在暗处的崔含章也不禁颔首,幽云十二州第一高手名不虚传,大轮寺绝学传承有序。 “休伤我儿!”赫连家主看到全场这么多人,偏偏自家儿子被这疯子盯上,委实心惊肉跳。 “赫连兄弟莫慌,为兄助你。”其他交好的世家子弟也都是纷纷发声,但怎么听都是漫悠悠的强调,场面看着好不热闹。 赫连东明就在众多世交子弟一片声援中人头落地,瞪大的双眼透露着不甘,尸首分离,好不凄惨。 恐怕他到死也没有想到,平时的八拜之交能如此淡定的看着他惨死刀下,甚至眼神中透露出点点的欣喜…… 斩杀赫连东明让连海潮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背上两道触目惊心的血槽在滴血,赫连家主眼眶欲裂,拼了老命上前抢回了儿子的死尸,可惜大好头颅被连家小贼踩在脚下。 连海潮睥睨四野,横刀于身前,抬脚将滴血的头颅踢向慕容嫣然,朗声道:“狗腿子,送你了!” 只见滴血的大好头颅,旋转着向慕容嫣然直飞而去,头颅上瞪大的眼珠让众人都看的心理瘆得慌…… 一道寒光平地炸起,大好头颅被劈成两半,洒落在高台上,赫连家主肝胆欲裂,咬牙切齿的高喊道:“东明我儿......” 在场众人包括崔含章都没有看清楚寒光出自何处,但剑气四射,寒光凛凛,连海潮是清楚的感受到了,劈开头颅后,这股气机已经牢牢锁定了他,令他心头不安,直觉危机笼罩。 “还有谁不怕死?统统给老子滚过来。”挟带斩杀赫连东明之威向众人叫板,其实他是想通过激将提振士气,摆脱来自慕容嫣然的气机牵引。 “手下败将,也敢号称奔雷剑?”锟铻刀遥指奔雷城少主嵬名山,会场霎时间鸦雀无声,众人不约而同的目光看向奔雷城的人马。 此时被连海潮单独叫阵,当着幽云十二州各路豪杰的面,嵬名山如果避战,面子上下不了台,恐怕日后奔雷城也会受到十二州江湖耻笑,若是出阵与之单挑,又是一个赫连东明的下场,进退两难之间,有一苍老声音响起: “名山贤侄莫要冲动,小心中了连家余孽的激将法,连家余孽人人得而诛之。” 嵬名山总算是等到一个台阶,感激的抱拳:“夏老爷子说的对,十二州的英雄豪杰都在场,断然不会容忍连氏余孽逞凶。” 嵬名山接着转头对完颜横山说道:“今日会盟是见证你们星海部完颜氏的回归,完颜氏入驻流鸾城,自然是横山兄的主场。” “名山兄弟此言差矣,连海潮乱臣贼子,大伙一起上乱刀砍死。”完颜横山可不是愣头青,他虽勇武但自问不是锟铻刀的对手,出头鸟的事情才不会做,故而抱拳号召众人出手。 “一帮小人,说的比唱的好听,枉你们号称名门正派,竟然无人敢上前与我光明正大一战?”连海潮拄刀而立,嘴角微扬,眼光看向高台之上的慕容嫣然。 “今天就让幽云十二州的百姓看清楚你们这帮禽兽的丑恶嘴脸,构陷我连氏通敌叛国,坑杀我阖家老小六百余口,更是妄图染指我连家财富,卑鄙无耻。”连海潮看着慕容嫣然没有下令的意思,便趁机破口大骂众人,算是先出了胸中一口恶气。 “成王败寇,连氏死有余辜,我等五姓与星海部结盟共同效力慕容元帅,十二州的格局就没有你们连氏的立足之地。”刘大脑袋还是一如既往地笑着,瓮声瓮气的说道。 “嵬名山,拿命来。” 连海潮怒火中烧,声未到人已经扑向奔雷城少主,刀身隐隐有风雷之声。 在场众人看到他眼神中透露的视死如归,赤

章节目录

贰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著_经典名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菖蒲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菖蒲君并收藏贰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