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在门口扫着雪,见马老太她们出来,停下手中扫帚:“老太太慢走。” “嗳,回见回见。” 直等到马老太推车走远了,店小二才噗的一下笑出声。 这老太太才神叨呢,回回来都能给掌柜的逗笑,这也真是一种本事,生意成不成的另说,一早就心情好不是? 尤其是今日,掌柜的都不止是平日里的闷头笑了,而是眉开眼笑,格外开怀。 “老太太又来送蛋糕了。”青楼小亭子里,柳叶姑娘身边的小丫鬟打招呼道。 “呦,柳叶姑娘怎的又起这么早。”马老太晓得,那小丫鬟打招呼,实际上就是柳叶姑娘想喊她过去。 人家不说是这楼里的头牌的,但是也绝对能排上前三。 人家都那样的身份了,怎么可能会扯嗓门喊她呢,那多失态,自然就小丫鬟代劳了。 马老太引领着姐姐妹妹赶紧奔赴小亭子里,“柳叶姑娘,我带这几人给你问好,赶明儿,老太太我可能就来不了啦。您瞧,就那个,我老姐姐,她来。” 为什么呀。 马老太没骄傲地说,奉天城有更大的市场在等着她,那里有大把的姑娘和小姐正等着她送蛋糕呢。老大的市场在敞开怀抱等她进入。 她说的是,嗨,这都是实在亲属,带一带,咱们这里的人心好,不会出现难为她们的事,她们没经验,就让她们来,我再去新的地方。姑娘,要是她们往后有哪里扰了您,或者扰了哪位姑娘,万望姑娘们都多担待。 老太太说完,示意几个带花巾的姐妹们,让给问好。 几个老太太从进来这里就有些懵登。 没见过这样的房子,没走过这样的庭院,没见到大清早不睡觉,这么冷天还用扇子扇风的漂亮姑娘。 她们就拘束,显得稍微有些迟钝。 马老太笑,打圆场:“你瞅瞅你瞅瞅,柳叶姑娘,柳叶弯眉樱桃口,谁见了都乐意瞅,我这些老姐姐妹妹啊,这是瞧柳叶姑娘瞧傻了眼。” 旁边的小丫鬟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笑完急忙看姑娘脸色。 柳叶姑娘也用扇子遮挡着脸露了笑,还示意马老太,坐。又让小丫鬟去喊妈妈。说妈妈这时辰应是在对账吧,示意马老太,你先和我说说话。待会儿让妈妈到这里给你结钱。 马老太心知肚明,姑娘是想听昨日那个故事,她当时只讲了一半,那老鸨子就急三火四来了,冲姑娘耳语,估计不定是哪个男的来了,要见柳叶,所以就没讲完。 马老太也安排了一下,让宋银凤带着姐姐妹妹先将鼓捣送到常送的地方,叫将来会负责童谣镇送货的郭婆子仔细认道。 然后她就在亭子里,和柳叶姑娘开始讲昨日没讲完的故事,听的柳叶时而皱眉,时而感叹,时而觉得人生匆匆几十年,不过如此。 而且马老太讲故事还不忘正事,插播了句,姑娘你生辰?因为讲到女主人公死时的年纪,顺口就问了出来,柳叶自然也就顺口说了。 所以当老鸨子来结钱的时候,马老太说,咱柳叶姑娘要过生辰了,不弄个生辰蛋糕庆祝庆祝? 晓得为么咱家点心叫蛋糕不? 高高兴兴的意思。 生辰是不是得高高兴兴? 老鸨子吧,很是抠门,对马老太这话先头还很不满意呢,但是当柳叶带着丫鬟,一边沉浸在故事里感慨人生无常,一边离开时,说话方便了,马老太凑近她说,柳叶姑娘过生辰,那些人不得表示表示?别光嘴好,不得花些大价钱买了蛋糕,送与姑娘? 老鸨子眼睛一亮。 马老太说,还有咱们的宝华姑娘,咱们的芸姑娘。 老鸨子说,可是那俩一个四月,一个也才过完生辰呀,怎么买蛋糕。 马老太:“蛋糕蛋糕,高高兴兴为主要,可不只是用作生辰啊。我这蛋糕上面堆满花,有花又能吃,蛋糕上还能写上姑娘的名字。到时候,谁想见哪个姑娘,要是几个人争着要见,姑娘就一人,你推了这个得罪那个,还得陪着笑。干脆,公平起见,银子说话,谁买了带姑娘名字的蛋糕,谁就?” 你不用说了,老鸨子笑了,她明白了。 “那就先看看柳叶生辰那日怎样吧,她生辰那日,后日,你给送一个,别写名字,你得夸。” “明白明白,我家有读书人,夸的诗啊句啊是不是?你放心。不过尺寸你得定大些啊,要不然那些字写不下。” “刚你说和鼓捣一边大的,是多少银钱来着?” “一层的,699文钱。” 老鸨子心算,那柳叶生辰那日,她就从1999文钱开始叫价。 “刚你还说,往后不来了?”瞧见没,连老鸨子都舍不得马老太了。 马老太出了青楼,王婆子她们好一顿唏嘘,说姐姐,你太厉害了。 宋福生的大伯娘葛二妞问,弟妹,你给那小姐讲的么故事。 马老太传授经验,她说咱们不能傻卖货,你见什么人你得说什么话。 葛二妞急忙请教:“打比方呢。” “打比方,咱们穷苦人,就乐意听城里啊大户人家都吃什么喝什么,甭管真假,也好奇人家高墙大院里的日子。而富人吧,我猜可能喜听让她们高高在上的故事,这是我猜的哈,这个可不当准,我也没接触过什么富人。俺那亲家,当年也不是那样的人。我就寻思,俺以后富了,俺乐意听啥。” 王婆子恨不得拿小本本记,就是不会写字。 她觉得马老太谦虚了,马老太猜的富人心理也很是对,马姐姐就没有不对的。 “接着说,接着说。” 马老太眯着眼继续道: “别看我猜别的含糊,但是就这青楼里的姑娘,你们就记住了,万一哪日她们来了兴趣也叫你们过去,让你们聊聊外面的日子,她们出不去啊,你们可万万别讲咱们过的有多好。 她们就爱听,咱们这些清清白白的姑娘嫁了人,咱们这些只守着一个爷们的农家妇,过的很是遭,越糟心越好。” “那她们听着不难受吗?为么。” 马老太停下手推车,表情极其生动道:“哎呦喂,别看俺沦落风尘了,可比那些正经过日子的农妇强,瞧瞧她们真惨啊,她们听着爽呗。” “哈哈哈哈哈。” 几个婆子笑得前仰后合,葛二妞笑得还拍了下马老太后背。 郭婆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一边吸溜冻出的鼻涕一边擦泪爽朗笑道:“那俺懂了,老妹子你放心,这样的故事俺肚里一堆一堆的,咱这些清白的农家妇被日子累的死的很是多,我都能给她讲的,一天死一个。” 童谣镇。 集市中,出城走亲戚的出城口,买针头线脑会路过的小巷。 五个老太外加一个宋银凤,分三伙。 三伙此时,分别在不同的地方喊道: “回收青砖,红砖,半旧不旧还能对付用的砖。 买萝卜,红心萝卜,芯里美萝卜,还买,葫芦卜。”

章节目录

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著_经典名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YTT桃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YTT桃桃并收藏我全家都是穿来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