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曦睁开了双眼,依然觉得没有睡够。

    已经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随着灵魂强度不断淬炼增强以及体格的愈发健硕,即使熬夜,也不会让他出现这种疲惫的感觉。

    这……就是……主事人的压力吗?

    果然,还是当个没心没肺听指挥的人,要活得更简单,也更快乐一些……

    因为不敢摆阵法,怕灵力波动引起注意,所以在睡觉之前,他在屋子的门口设置了一个简易的物理小机关,只要门被打开超过一厘米,玻璃杯子便会掉下来,发出声音惊醒大家。

    现在看来,运气还好。

    王曦抬头看了看钟,早上七点。

    他试着起身,却发现嬴莹在右边,蜷缩着身体,抱着自己的整只胳膊,除此之外,便没有进一步的亲昵之举。而小一……已经一个人把整张被子全部裹走,滚到了一边。这个时候,哪怕在王曦和她之间在插一个人进来,都睡得下。

    王曦习惯性地摸出手机,才发现自己的手机早就已经扔了。现在手上拿着的,是从街头混混那里抢来的。

    由于看不懂日文,他只得凭借着图标和记忆中语言设置的大概位置一个个地尝试,调了大概有两三分钟,才将手机的语言换成英文。

    可随后,他又停下了。不是因为这台手机不能登录内网,而是即使可以,他也不敢登录自己的账号了。

    入睡之前,他想了一会儿,可最后却睡着了。所以到现在,他依然不知道怎么办。

    嬴莹师姐是遗人,是一个客观事实,无法改变,这个矛盾解决不了,他也想不到有谁,能够帮到他。

    不要说这这手机不是自己的,就算是,他也找不到任何一个人来求助。

    王曦将手轻轻地抽了出来,嬴莹很警觉,立刻醒了过来,有些睡眼惺忪。

    他看着有些心疼,挤出一个笑容,轻声道:“还早,再睡一会儿,放心,会没事的。我去晨练了,就在客厅,哪里也不去。”

    说完,用一只手撑起身子,替嬴莹理了下零散在额前的长发,刚准备下床,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我冷。”嬴莹道。

    王曦以为是师姐在撒娇,但随即想起,在入睡之前,大家都说好了,不准使用灵力。

    现在小一把被子霸占了,他们全都仅仅身着单薄的洗手服,对于重伤刚刚月余的嬴莹师姐来说,的确会冷。

    “看我的,师姐,过来一点。”

    王曦让出位置,然后拉住嬴莹的手,温柔地放在侧睡着的小一身上。

    后者没有醒,但很快便翻了一个身,一只大腿压在嬴莹身上,顺带着也将嬴莹盖了起来。

    王曦这时才发现,他们三个全都没有脱鞋子,脚就那样悬在床外面。

    他把嬴莹和小一的鞋子脱掉,然后稍稍调整了一下被子,将她们彻底盖好。

    见嬴莹还是在那里翘着脑袋看他,王曦道:“快睡,从现在开始,听我的。睡好了,今天继续。”

    可他也知道,又能继续什么?

    在逃亡的黄金时间之内,没有逃出包围圈,那后面的机会就只能是越来越小,这包围圈除了会越来越小之外,还会越来越密。到最后,就不是一道网,而是一堵墙了。

    王曦来到客厅,取下门口的杯子。稍稍打了两套拳,虽然动作缓慢,但却有些出汗,同时肚子有些饿了,也有些口渴了。

    哎,来都来了,作为不速之客,强行租借了人家的屋子一晚,把床也给人家弄来乱糟糟的,干脆也吃他一点,喝他一点吧。最多,走的时候,给他画一道护宅保平安的符。自己不会这个类型的,但嬴莹师姐出身内科,一定会。

    这样,就权当做补偿了。做到这个程度,这桩因果,便算了了。

    王曦来到厨房,搜索了冰箱,取出牛奶,加热后,喝了满满一大杯。

    嗯,吐司,鸡蛋,牛奶,火腿肠,杯面,都没有过期。

    呵呵,看样子,屋主人也是个宅男或者宅女,并没有在家做饭的习惯。

    他试着煎了一个鸡蛋,但非常失败,不得已,改为水煮鸡蛋。然后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多需要准备的东西,都是可以速食的,也就没有再继续准备。只要她们醒来,十分钟之内,大家就可以吃一顿目前的条件下十分丰富营养的早餐。

    七点三十分,床头的闹钟响了起来。

    盘腿在沙发上打坐的王曦赶快手忙脚乱地起来,将闹钟给关掉了。

    但嬴莹和小一,也都彻底醒了过来。

    “又睡了多久?”

    “有些饿了。”

    嬴莹和小一分别道。

    王曦将早餐放在桌子上,然后三人坐在一起。

    “逃亡第一天,该录个抖音,看看我们能坚持多久。”王曦替他们剥好鸡蛋。

    小一道:“好啊,好啊,我觉得,随着我们坚持的天数越久,点赞数一定会越来越高。”

    她居然还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丝毫没有意识到,一旦发一条出去,那么就没有第二条了。

    王曦继续道:“快要天亮了,人一多,我们才好出去活动,等会出去之前,稍微做点伪装。吃完饭,找找有什么可以换的衣服,没有二代白大褂,我们这样出去,人群中实在打眼。小一你的鸡屎药还有多少?”

    小一道:“吃饭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讨论这么恶心的事情。”

    王曦站起来,道:“我去冲个澡,等大家都收拾完,我们便出发,哦,师姐,等会儿你再顺便看看,有没有现金,我想,我们可能会需要。”

    然后,他来到卫生间,将淋浴打开,让热水从头上开始,把自己彻彻底底地冲刷着。

    原来……能冲个热水澡,竟然能够是如此幸福的一件事……

    很多平时触手可及的东西,现在却变得让人觉得是那么的宝贵。

    比如,洗完澡之后,需要用到的毛巾……

    不得已,他只能将洗手衣拿过,擦了擦身子,然后重新穿上,虽然湿漉漉的,但也没办法,至少出去之后,再找一找吧。

    这屋子主人,不知道是男是女,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衣服。

    “嬴莹师姐,我洗完了,你们两个谁先……”

    王曦站在了卫生间门口,看着一屋子的人,愣住了。

    嬴莹和小一,被按在沙发上。

    他们身边,分别是两名警察和两名阴阳师。

    “王曦君,贵院的人马上就到,请不要抵抗,我们只是做事的人,其实很为难。”一名阴阳师说道,他的手上,正拿着自己昨晚抢来的手机。

    一旁的警察用流利的道:“半个小时前,才有同事说,他们夜里抓了几个人,他们说之前,曾经有打扮奇怪的人袭击他们,并抢走了手机。本来不抱希望,但是也不敢轻易放弃。”

    王曦这才觉得大意了。

    他只想到用别人的手机安全,可是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情况啊……

    果然,进了里院之后,想要再把思维调回正常人的频道,短时间之内,的确不容易。

    “能让我换件衣服吗?”王曦说道,“我可以跟你们走,但能不能让他们两个离开,他们是被我胁迫的。”

    他想拖一下时间,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

    “抱歉,我们并不会带阁下走。我刚才说了,贵院的人马上就到,我们的任务,只是找到你们,并不负责之后的事情。”那名阴阳师挥挥手,便立刻有三名**阳师送来了三套叠来整整齐齐的衣服。

    黑色洗手服,白大褂,甚至臂章都压在最上面。

    “嬴莹小姐,张小一小姐,如果有需要,她们会为你们服务,从现在开始,不能让你们离开我们的视线。王曦君如果不习惯,我也可以陪同您一起进去换衣服。”阴阳师把所有的路都给他封死了,不留丝毫机会。

    王曦接过衣服,然后开始打量起对方来。

    六名警察,六名阴阳师,门外就不知道了。

    然而,仅仅是他这个环视房间的举动,那名阴阳师便毫不客气地下令道:“电击枪准备。”

    顿时,六把电击枪分别对准了他们三人。

    “不用这样,被找到了,那便再也没有办法了。但是能不能不要对着她们?”王曦道。

    那名阴阳师居然挠了挠头,很是不好意思地道:“抱歉,根据贵院提供的情报,用这两位女士来对王曦君进行威胁,成功的概率会非常大,虽然这样做很无耻,但提前请示过贵院,已经得到了同意。再次抱歉,这些招数,我们其实并不常用的。”

    “叔叔,我们不是坏人,能不能……”小一开口道。

    “我叫夏传熊,祖上也是华夏人,今年31岁,当然如果张小姐喜欢这么叫,也可以。只是……恕在下不能听你们的故事,所有的行动小组都得到了通知,只做事,不问缘由。”

    “可是我们真的不是坏人啊……”小一道。

    夏传熊道:“张小姐,不要为难我们了。王曦君,您也劝劝。而且……我刚才说过,贵院很快便到。”

    他举起手机给王曦看,上面是一条短信:已下车。

    真的很快啊……几乎就是前后脚……

    王曦的脑筋在急速转动,一直都在提心吊胆,现在真被找到了,反而冷静了下来。

    可是无论他如何想,也想不到破局的方法。

    他示意嬴莹和小一拿起自己的衣服,然后道:“我带着他们进去换衣服,这里十三楼,你总不会怀疑我们打算从窗户上跳下去吧?”

    夏传熊摇摇头。

    你们已经暴露了,所以接下来便很可能使用灵力和符纸,稍微冒一下险,即使从十三楼往下跳,也不是不可能。

    王曦无奈,道:“那我要和她们一起。”

    夏传熊稍微皱了皱眉,然后道:“王曦君,我并不会觉得你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看两位女士换衣服。所以,我也不能答应。抱歉,电击枪在我手上,我说了算。请耐心等待,最多一分钟,贵院的人便上来了,那个时候,您可以将您的这个请求再提一遍,那样我也算把事情交出去了,如何?”

    但其实没有等他所说的那么久,话音刚落,里院的人便到了。

    何雨宇、薛晨带着周柯和柳瑗以及钟小北,走进了房间。

    夏传熊行了一礼,拿出一份文件,让何雨宇签字后,便带着手下的人迅速离开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房间里总共有八个人,但却异常的安静,没有谁开口,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份沉默。

    薛晨看着嬴莹,这个自己的开山弟子,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复杂。

    她的眼中,有不解,有疑惑,有生气,有不安,有怜惜,有疼爱,但最后,全都变成了释然的温柔。

    “跟师傅回去……”薛晨声音很低。

    嬴莹看着伸出来的这只手,也同样是思绪万千。

    这只手……我还有资格牵吗……

    师傅……这两个字,我还有资格叫吗?

    因为自己,王曦如此行事,已经让她感到万分愧疚了……

    我……我是怎么了……

    明明……已经决定……就此以身谢罪,两不相负……

    为何……越到后面……却越动摇了?

    一路上,自己有很多机会可以动手……让自己走向那个在梦境之中出现过无数次的结局……

    可是……为什么越来越……越来越……舍不得了啊……

    不是设想过很多次吗?一但事发,便……

    为什么临到头来,却……

    王曦的手……真的很温暖啊……

    嬴莹咬住嘴唇,最后低着头,将手伸了出去:“对不起……师傅……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骗你的……我不是有意骗大家的……”

    哎……骗人……哪里又有什么有意还是无心?

    只要去骗,就是故意。

    所以,谎言从来不分是不是有心,而只说善意还是恶毒。

    嬴莹的情况,反正不能说善意……

    大家明白这点,但却没有谁不合时宜地指出来。

    “师弟,把刀放下!”柳瑗出声呵斥道。

    嬴莹本已将手搭在了薛晨手心之中,见王曦如此,将手收回,然后来到他身前,两只手穿过他的腰间,将他牢牢地抱住了。

    她个头比小一高,所以将头紧紧靠在王曦的脖颈处。

    嬴莹闭上眼睛,贪婪地呼吸着王曦身上的气息,似乎她是一只吸血鬼,在下一刻,便会露出尖锐的獠牙,咬进王曦的脖子。

    “师弟……这次旅行,我很开心……能跟着你旅行两次,我很满足了。”

    王曦的身子僵住了,良久,拿着尘缚的右手,缓缓地放了下来。

    “再抱抱我,以后,可能抱不到了。以后,你就真的只有一个老婆了。”嬴莹似乎想要开个玩笑,但却一点也不好笑。

    但是王曦却没有伸出双手将她搂住,反而将手放在了嬴莹的肩头,轻轻将她推开,接着,拉着嬴莹转过了身子,把她推到了墙壁边。

    然后,轻轻地将头凑近了。

    嬴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脸上晕出两朵绯红。

    突然,他看到王曦狡黠地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

    什么意思?

    她根本领会不到。

    接着……她感到肚子上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着自己……

    由于王曦现在是背对着大家,所以他眨眼睛这种动作除了嬴莹,谁也没有看见。

    但这不要紧,他相信,即使师姐现在不懂,下一刻也会懂,反正,他就只是做给她一个人看的。

    “半个小时,一辆车,护照证件,现金等等,总之柳师兄你们能想得到的适合逃亡的东西都替我准备好。从现在开始,师姐是我的人质,谁乱来,我杀了师姐。上次的滴黄昏,我还留了一点,如果……”

    嬴莹踮起脚尖……把嘴唇凑了上去……

章节目录

里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猪猫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猪猫兽并收藏里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