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于三位大能,惠贤显得寒酸。

    满是补丁洗的发白破旧僧袍,浑身上下甚至连串佛珠都没有,粗糙枯瘦皮肤遍布老年斑,与不沾微尘高洁智慧王相比像个老乞丐,僧老面慈悲,颇有几分其说的不骄不躁悠然自得。

    无护体灵气,无令人畏惧的神佛虚影,空空一身轻。

    老迈落魄身躯巍峨高山,蛇妖男孩觉得老伙伴似乎变得不一样了。

    智慧王不可置信。

    “你……大师兄?”

    “师弟,放下吧,勿生恨勿生怨,你太过执着已经忘记本心。”

    老惠贤语气诚恳,一如当年那个老好人,辛辛苦苦挥舞锄头刨菜地,为了让蛇离开菜地啰啰嗦嗦废话一下午。

    恍惚间仿佛回到当年,夕阳金色余晖洒满恢宏宝刹。

    金黄银杏树下,小沙弥挥动比自己还高的扫把打扫院落,不远处,师父正在教导师弟们修习经法,呢喃诵经,鸣钟香鼎,岁月悠悠安好。

    长大后的某个秋天,雨声惊落叶,师父的训斥师弟们的嘲笑如刺心,自己的坚持得不到认同,倍受孤离疏落。

    中年沧桑,忽然明了繁华锦盛之地不会得真悟。

    孤影独一人,蓑笠旧衣抵风雨,归隐寒山宿野寺,陋室粗茶度浮生却明白了何为真佛,自此走上另一条路。

    智慧王皱眉,看起来与大师兄关系并不融洽,完全没有此去经年再见的欣喜。

    “我是智慧王,有太多事不能放下,比不得师兄清闲。”

    口气生硬甚至带有少许冷嘲热讽,对于这位大师兄并无尊敬,或许是双方理念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

    惠贤叹口气,面露惋惜。

    “你不是智慧王,你是智慧王,世上……没有智慧王。”

    说完后忽然变的沉默,风声呜咽,楚哲和甘武看了看老和尚又看了看智慧王,看见智慧王脸色白了又红不停转换,不正常,浑身散发的白光明了又暗像是功力出了问题,该不会被这莫名其妙老和尚给说疯了吧?

    老惠贤静静站着,风吹衣摆乱晃,蛇妖男孩护在老伙伴跟前好奇警惕瞩目白衣年轻僧侣,隐隐觉得这样穿不太合适……

    智慧王气息忽然变得紊乱,风雪被身周气势逼退,没一会儿又落到身上。

    甘武用兴奋的眼神看了眼老惠贤,能把真智慧王整成这副模样肯定是高手,他最大的愿望便是与天下所有强者战斗,但仔细观察后很失望,老和尚几乎没有修为而且被冻的直搓手,来这里唯一做的不过是说了几句话。

    认真思考一番,甘武发现对方不是自己的菜,遂放弃与惠贤切磋打算。

    对面,白衣年轻僧侣仰头闭目深呼吸,冰冷空气驱散烦扰。

    “我是智慧王,许多事,不能放,亦放不下。”

    智慧王转身走了,头也不回隐入风雪。

    老惠贤静默许久,叹气,与纯阳二人点点头和蛇妖男孩快步下山,无他,太冷了,站在堪比冰原冰雪天里寒风刺骨,再不走就真回不去了。

    事情进展有些……莫名其妙,糊里糊涂结束,还以为会来一场旷世大战。

    甘武略微有小小失望。

    抬头能看见天空巨大暴风雪旋转,不停洒落大小不一冰块,被地震摧毁积雪掩埋的金山院废墟真的成了废墟,连一根可以重复使用的木材都没得剩。

    高空,西方教与纯阳高手停止无谓打斗,静静等待。

    冰封的江面。

    惠贤努力想把船抠出来,蛇妖男孩挥舞环首刀咔咔砍冰,并不知道苏杭城内早已变成地狱,那个骂人贼凶的妇人是否还活着……

    两教高人暂停,所有人都知道没必要继续打了,暴风雪中的白蛟气势快速攀升跨过瓶颈成为妖皇,已成定局。

    西方教就算召集更多高手围攻又能怎样,一切不可挽回。

    或许,地脉会慢慢恢复,可能要等上几百年。

    暴风雪云团不停聚集……

    天空像是多了一颗由黑云白雪形成的巨大蛋壳,上有极端天气相助,下有地脉相连,得苍天厚土相助孕育,天地灵兽进化成长,距离化龙飞升又近了一步。

    五百年化蛟一千年化龙,还剩七百年,须得在七百年内达到巅峰。

    瓶颈徘徊许久在吃掉地脉龙气后进化成功,身躯再次发生些许变化。

    白雨珺清醒并未沉睡休眠,亲眼看见身躯缓缓生长,估算大概九十九米身长,尾巴尖羽刺更加蓬松,龙角分了个开叉。

    暴风眼中间黑云隧道里,巨大细长白蛟盘旋游走上下翻飞。

    虽然跨过瓶颈进化为妖皇境界,还需要吸收足够多能量稳定修为,而这漫天暴风雪所拥有的能量正合适。

    巨大云旋开始减弱,苏杭城上空风雪渐停。

    过程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白雨珺轻轻悬浮天空偶尔甩一下尾巴游走,反正有师门真人保护也不着急,话说,自己现在是纯阳真人呢还是南荒妖皇呢,真人称呼不太合适,也许神华山普通弟子们会很纠结……

    暴风雪要早些解决,是自己弄出来的就要处理善后,总不能任由暴风雪肆虐苏杭伤及无辜,至于地震就与自己没关系了。

    打个哈欠晕乎乎吞云吐雾,同时趁机熟悉身躯和修为。

    金山院所在山峰依旧暴风雪盘旋呼啸,而苏杭城已经能看到红日落山,不知不觉迎来傍晚,城内混乱尚未结束。

    桂花巷。

    老惠贤安抚呜呜大哭的小石头,李大牛和许娇容等人都在铺子里,蛇妖男孩找到了那个大嗓门妇人,她没能躲过匪贼肆虐。

    远处哇哇叫嚷脚步混乱,数百个匪贼听说有兄弟在桂花巷折了立刻过来报仇雪恨。

    浑身血迹杀红眼的匪贼们包围了小巷,有面色冷峻头目上前,语气森冷开口。

    “一群杂碎!竟敢害我兄弟!”

    “我卢某人重情重义朋友兄弟遍天下,为朝廷狗官逼迫没活路无奈落草,能有今日全赖英雄好汉相助,害我兄弟就是害我,今日!必取你等狗命!”

    铺子前,站在最前面的蛇妖男孩浑身哆嗦颤抖……

    小石头没上前抱住。

    拔出环首刀指向匪贼头目。

    “我弄死你们!”

    猛冲猛砍,断肢残骸乱飞,一口咬中匪贼头目脖子,剧毒渗入……

    网址:

    bq

章节目录

新白蛇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舒楠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舒楠泽并收藏新白蛇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