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诺一边看着摊位一边暗暗注意着白睿那边,白睿总算是又卖了些,去茅厕流光和常春也先后回来了。

    白睿虽然还是冷淡,但总算别人问时候能够简单地回答几个字。他本来就是个相貌俊秀男孩,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程诺察觉到他把那个小筐子不动声色收起来,忍不住暗暗发笑。就是他笑时候白睿那双眼睛似乎往这边扫了一下,那眼神特别锋锐,程诺被刺一冷,赶紧收起了视线。

    东西卖越来越顺利,程诺喜孜孜地把收来钱都放那个小钱袋里,眼睛都迷成一条线了。或许,他可以考虑长期这里做一些小买卖?

    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做什么小生意合适了,就是这里对外临时摊位费收着实是不低,一天是八个初级能量币,掏时候简直心疼死了。

    流光见程诺这般见人就笑样子心里老大不乐意,也没见程诺这般对自己频繁地笑过……他暗暗决定了,要想办法多弄些钱。

    到了中午,东西也都卖差不多了,他们把筐子收起来准备去吃些东西。正这时,三四个腰挎大刀高大汉子从集市一边走了过来,迎头显然就是早上遇见那两个说话刺耳壮汉。

    程诺不想和他们照面,便拉着流光手臂指着一条小巷道:“我们走这边吧,我记得这里面有不少店铺。”

    流光冷冷看了那几人一眼,跟着程诺走向小巷,倒是程诺自己又背着竹筐停了下来——那几个男人居然围了白睿那里。

    白睿比流光会高一些,也不过是个十岁左右小孩,那些人中央显得特别瘦小。联系着白睿那明显有社交缺陷个性,程诺不得不担心。

    流光不解道:“怎么了?”他顺着程诺担忧视线看过去,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幸灾乐祸。如果是其他贫民窟居民外被欺辱,他自会相助,但如果是白睿那小子话,他只会拍手叫好。就是程诺一脸关切样子让流光很不满,他怎么那么关心姓白小子?

    他扯着程诺衣袖,拉他一个趔趄,嘴里不耐烦道:“走了!”

    程诺硬止住脚,眼睛还盯着白睿那边呢:“小光,等会。”

    为首大汉把筐子里草药翻得一片凌乱,蹙着眉头道:“都是些甚么破烂玩意……倒是这颗朱友草还算稀罕些。小孩,这棵朱友草多少钱?”

    “十五初级能量币。”白睿平静地回答。

    其中一个人笑了起来:“你倒是敢要!这东西顶多也就五个能量币吧?”

    白睿淡淡道:“不还价。”

    那人道:“这小孩倒是有意思啊……做生意不还价,你以为这集市是你开?”

    程诺听着那处传来声音,忍不住把身上筐子去了下来塞给流光,顺手从里面拿了几棵卖剩下药草。流光条件反射地接住,程诺已是小跑着挤进人群里了,流光气咬牙切齿,这该死雌性!以后绝对不能让他再接触这姓白小子!

    程诺挤进去站白睿身边,用天真口吻道:“这位大哥要买朱友草吗?这草采来着实不容易。不过大哥买回去倒是可以让嫂子熬汤喝,保管他喝了肌肤如水。”

    之前流光那里也卖了一棵朱友草,这种草可以用来益血养颜,是雌性爱,算上十分珍贵药草。那棵卖了十八能量币,也就是说,白睿要价还是很合理。

    只是这几个人一看就是不好相与,强龙尚且不压地头蛇,何况白睿只是个小孩?

    大汉笑道:“你这小孩倒是会说话……那我便再添三个,八个能量币拿走如何?”

    程诺仰头盯着他脸,露出两颗虎牙道:“八个本也不少了,只是我们来一趟着实是不容易……这样吧,我把这些红英也送给大哥,和朱友草一起炖乌鸡是好不过了,还按十五能量币,好么?”

    他说着,把那棵朱友草挑了出来,连同手里红英一起递了过去,一脸期待地看着那几人。

    大汉被那双黑亮带笑眼睛看不自,终于接过草把钱递了过去:“罢了。”

    程诺接住也没数,笑眉眼弯弯:“多谢大哥。”

    等那几个人走了,程诺才低下头数了数,倒是一枚不少。他递给白睿道:“给你,碰见这些人,总是笑一笑比较好。”

    白睿眼角扫了下他手掌,说话简明扼要:“多事。”

    “……你能换个台词吗?”程诺见他不伸手过来,于是把钱放筐子上面,笑道,“你自己小心些。”

    程诺走回去,就看见流光黑着脸,用雪白牙齿咬着嘴唇瞪着他,那双眼睛简直都要喷出火来了。另外三个孩子都是一脸不解,显然是被流光迁怒过了,都躲一边不出声。

    他眼里其实这些孩子也就是身体强悍些,却都是需要照顾,帮一下白睿也就是举手之劳而已。他若无其事地笑道:“走吧,我们看看还有哪些东西要买。”

    他上前想要拉住流光手,流光气一甩,径直往前走去。

    程诺暗笑,流光有时候还真有点女孩子脾气。他招呼常春他们,几人后面说说笑笑,果然不多时流光就气冲冲地扭头回来了,把常春等人挤后面。程诺便顺势拉起他手,流光脸微微涨红了,这次倒是没有挣动。

    不过流光还是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不许再和姓白那小子说话。”

    “好,肯定不理他了。”程诺用哄小孩声音答应着。他暗暗发笑,小孩子醋意还真大。他心里,流光自然比旁人都要重要多了。

    小镇店铺虽不算多,东西倒还齐全,五人慢慢分散开来去买。程诺和流光一块买了不少零碎生活用品,还有粮食之类,那些钱很就花差不多了。程诺心里不免有几分郁闷,本来还想给流光买身衣服呢,只能等下次了。

    街角汇合准备回去时候,已是下午了。路过集市时候程诺发现人也都散差不多了,白睿应该是已动身回去了,也不知道他东西卖完了没有。

    程诺本意是想再留一晚等第二天天亮再赶路,毕竟外面都是些山林,外过夜很是危险。流光他们却是一脸不意,流光道:“现距离天黑还有一个多时辰呢,遇到野兽也不怕,我会杀了它们。路上那些山洞我都熟很,你放心。”

    看着这群孩子笃定神色,程诺也只能选择相信他们了。

    走了一个时辰,天渐渐黑了下来,流光果然是领着他们找到了一个空旷大山洞。

    几个孩子动作麻利地开始行动,有上树砍枝条,有拾柴火,当真是有条不紊,程诺赶紧也去帮忙。这方面,他确是远不及这几个孩子了。

    那些竹筐有挡住路了,程诺就把它们都移到角落里。等他移动其中一个时顿时愣了,因为那个筐子特别地沉,他勉强才能提起来。

    正生火常春脸色一变,赶紧走了过来,帮忙把那些竹筐移了过去。程诺迟疑道:“这个筐子,是你?”

    常春低着头“嗯”了一声,眼神有些闪躲地依然去生火了,程诺就疑惑了。他可以肯定常春他们几人卖钱没有流光多,但是常春筐子里如果是粮食话,他哪里来这么多钱?他花了三十个能量币,也就买了一小袋子面粉而已。

    不过程诺也没问出口,他刚到这里时候,也算是被流光给劫道了呢。

    睡觉时候程诺觉得有人推了推自己,他睁开眼睛,就看见常春蹲近处。常春低声道:“程哥,我有话跟你说。”

    现程诺表面年龄其实和这几个半大孩子差不多,但是流光让他们都叫程诺哥,他心理年龄已经十九了,自然不会觉得别扭。

    程诺看看流光,四仰八叉地睡得正香呢。他小心把流光转个方向,免得他滚进火堆里,这才蹑手蹑脚地跟着常春走了出去。

    月光十分稀薄,常春举着火把却径直往山林中走去。程诺隐约听见野兽声音,微觉不安,压低声音道:“常春,有什么话,就这里说吧。”

    常春很停下脚步,低着头道:“程哥,昨天埋那两个人时候,我留下了点东西……你别告诉光哥好吗,他恨人骗他了。”

    程诺松了口气,原来如此。

    不过这也怪不得常春,他们这些贫民窟孩子,吃饱喝足都是奢侈,见到那些财物,动心也不奇怪。这段时间这几个孩子每天都会跟着他识一些字,他对这几个孩子也是分外地怜惜。

    他低声道:“嗯,我知道了,不会告诉他,你回去放心好好休息。”

    常春抬起眼眸:“程哥,这就是我留下东西,你过来看。”他说着,把手伸到背后,取出一个小袋子往前一举。

    程诺也没多想,好奇地向前走了两步。正这时,旁侧树上突然传来一个冷淡童声:“你们吵到我了。”

    程诺当真是惊得没跳起来,他怔了怔,才意识到这声音十分熟悉,居然是白睿!常春也是惊得脸色惨白,胸膛也剧烈地起伏着。

    白睿十分灵活地踩着树枝弹跳几下,很从几丈高树上稳稳落地,距离几米眼光漠然地看着两人。即使月光微弱,他那头银发还是会发光似,一双漂亮金瞳夜里也是分外明晰。

    常春已经收起了那个小袋子,低声道:“程哥,我先回去睡了。”他朝白睿微微躬身,径直走向山洞。

    程诺愣楞地看着白睿,无力扶额:“你半夜这里做什么?人吓人也会吓死人好吗?”

    白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语调十分平静道:“愚蠢。”

    程诺不解道:“什么?”

    白睿已经重跳上了树枝,背对着程诺重躺树杈上,原来他就这么躺树上休憩。

章节目录

绝不嫁有两个丁丁的男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杀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杀小丸并收藏绝不嫁有两个丁丁的男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