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匆匆通过电话后,唐母又陆陆续续的找过唐禹森好几次,但不是对方在外面应酬不方便说话便是没接电话,即使过后回电,恰巧不是她接听。

    资金没法到位,开公司这事便一拖再拖,眼见八月都来了,唐宁便天天给老母施加压力。唐母被催得紧,不禁有气,“催催催,那么急你不自己找你哥去,之前让你省着点,你偏不听,现在钱花光了又让我去当黑脸,”

    唐宁被喷了一脸口水,顿时就委屈得半死。老母之前明明答应找哥哥帮忙,现在又翻脸不认人,陆林已经连续两周借工作忙为理由周末都没回来,也不知他在外面搞什么。唐宁因此在心里把老母埋怨了千万遍,但表面却不敢说出口,还得眼泪鼻涕全出动来认错。

    唐母实在抵不过女儿苦苦哀求,只好等候着适当时机再出手。正当她苦思冥想之际,那尊大神却突然出现在家门口。

    “禹森,你怎么回来了?”快半年没见,唐母简直喜出望外,连忙冲了过去,抓住唐禹森的双臂上下打量:“天啊,你看你瘦得!”

    老母眼里满满都是心痛,唐禹森顿时就笑了:“我要回来处理一些事情,是临时决定的,所以没来得及通知你们。”

    “回来几天?”

    “三天吧,明天回公司汇报工作总结,后日就走。”其实唐禹森这次回m市的目的,是因为后日即周末,东山上筑的新居入伙。他计划在老家逗留两天见见父母,到入伙那日则借着离开的名义在老母眼皮底下消失,然后在新家住一晚,到星期天一家三口便起程飞去北京。这个计划他筹备了一个多月,不惜把汇报工作拖到现在,无非是为了争取更多时间与妻女相处。想到将有十天跟她们腻在一起,即使被人说假公济私都认了。

    “怎么你这么快就走啊?不多留几天?”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竟然来去匆匆,唐母已经开始有离愁别绪。

    “没办法,北京那边很忙。”唐禹森对自己欺骗老母的行径半点愧疚都没有,他把行李往地上一放,走到沙发坐下,狠狠地伸了个懒腰。揉着走得酸痛的双腿,左右看了看,问:“爸呢?”

    “他午睡还没醒呢。”唐母跟着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又再上下左右的看了遍,仿佛怎么看都不会厌。

    “妈你这是怎么了?”唐禹森被老母瞧得浑身不自在。

    唐母抹了把眼睛:“儿子,妈看到你很高兴啦!”

    想不到老母也有这么煽情的一面,唐禹森笑。他起身走到门口,蹲下拉开行李箱,翻了盒东西出来,返回沙发送到唐母手上。“妈,给你补身。”

    唐母看见是盒燕窝,嘴里碎碎念着:“拿这些钱花干嘛?”其实心里早甜腻了,唉,儿子孝顺大方,当妈的总归高兴。

    “赚钱就是拿来花的,你还有没有什么想要?下次我回来再给你买?”

    有了这么一句,唐母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现在是最好机会了,有要求当立即乘势提出。唐母摸着装燕窝的盒子,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先让打住。她看了看时间,三点多了,几乎马上便跳了起身,吵嚷着道:“哎呀我要去市场看看开市了没,好买些材料回来煲汤!”话还没说完人已经冲了出去。

    见老母心急火撩的样子,唐禹森有种久违的亲切感,也不枉他专程买了这盒燕窝。休息了一阵,唐禹森回房间洗了个澡,再下楼时唐父已经起床,坐在客厅看电视。父子俩聊了几句,唐禹森便驱车去韩家接唐嫣。

    自从他去北京以后,女儿没见过爷爷奶奶,所以这趟回来得在有限的时间内安排他们见见面,免得父亲总念叨着孙女。

    晚上的唐家前所未有的热闹,子女内外孙都在,乐得两老合不拢嘴。饭后一家子移师到客厅,家乐和唐嫣自成一角玩得畅快,而唐父则不断询问儿子在北京的情况。唐禹森也不觉厌烦,有问必答。父子俩相谈甚欢,气氛乐也融融。

    可是在厨房里,情况却大不相同。唐宁盯着外面的温馨画面,只感到焦急万分,不断来回踱步:“妈,哥都回来了,你还不帮我问?”

    唐母把洗好的碗放进篓子里,回头剜了女儿一眼:“你也看到了,你哥跟你爸在聊天,我怎么好插嘴?而且这件事情最好别让你爸知道,不然他肯定骂人。”

    “那可怎么办?”唐宁用力地扯着抹布,暴躁地怨:“之前他刚回来时你又不跟他说!”

    女儿如此不知进退,韩母火气就来了:“你哥半年才回来一次,沙发都还没坐热,我好意思去问他要钱吗?那么容易开口你不去?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我……”刚才听老哥的意思,他后天就走,时间那么紧迫,不心急才怪。偏偏老母都不当一回来,还骂人,唐宁眼睛一红,皱着眉头缩在一角不吱声。唐母冷哼了声,也不再跟她说话。

    这晚唐家父子聊到快十一点,直到唐嫣狂打哈欠,唐父才让儿子带孙女回房间休息。第二天唐禹森把女儿留在家陪父亲,自己上了半天班,下午跑去跟韩宝琦一起布置新居,晚上还借约了公司同事吃饭不回家,带着韩宝琦二人世界去了。

    儿子不回来吃饭,唐母买了一桌子菜便剩了大半。饭后唐母在厨房打包剩菜,唐宁从外面进来,默默地走到水槽前搓碗,那背影看着说不出的低沉和沮丧。气了一天一夜,面对着女儿的无精打采,唐母这下又心软了:“晚点你哥回来,我帮你问啦。”

    唐宁回头眨了眨泛红的双眼,软声说了句“谢谢妈”。

    洗完碗后,唐家母女俩不约而同的去客厅守候。

    大钟敲响,九点了,唐宁换了个坐姿,抱着胸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电视。身旁儿子举着玩具车在大呼小叫,任唐母怎么喝都不停,而唐嫣却乖巧地缩在爷爷脚边,拿着一本维尼书认真地给老人家讲故事。只相差几个月大的孩子,怎么性格会完全不同?自己儿子就只懂得闹,一会都坐不定,但侄女却已认得很多字,一篇几百字的故事,念得一字不漏。

    心里只要有了比较,就会生出不服气。唐宁把翘起的双脚放下,身子前倾,漾起个亲切的笑容问:“嫣嫣,谁教你认字的?是老师吗?”

    冷不防被打断阅读,唐嫣抬起头看了看整晚板着脸的姑姑,敷衍地“嗯”了声。她懒得告诉这位姑姑,妈妈每天晚上都会抱着她一起讲故事。

    唐宁听到答案,心里马上有了思量:果然城里的幼儿园跟村里的就不一样,老师素质高了不是一码半码,幸好九月开学,家乐就去城里读书。这么一想,她突然就对唐嫣将要入读的学校产生了兴趣。之前村里那所小学通知招生,老母专程给哥哥打电话,却得到句已经有安排的回复。哪到底是怎么个安排?

    唐宁扒了扒唐嫣的肩头,笑着问:“嫣嫣,你爸给你报读了哪所小学?”

    “我爸没有帮我报读学校啊。”唐嫣缩了缩肩膀,不让唐宁踫。“是妈妈带我去报名的!”唐嫣思想单纯,她报名入学时爸爸在北京,哪有空理她这些。

    原来是韩宝琦给唐嫣找的学校,那应该不会找到什么理想学校吧?唐宁继续饶有兴致地问:“那你妈妈帮你找到哪所学校?”

    唐嫣抬起头朗朗回答:“东山小学!”

    “什么?”唐宁一听整个人呆住,东山小学是m市最有名气的学校,师资之优秀位于全市最强,也因此是最难入的,即使给“赞助费”也难以挤身进去,除非是住在学校所在的区域内或在与之挂钩的东山小筑有房产。韩宝琦能把女儿弄进名校?唐宁可不信:“嫣嫣,你在骗我的吧?那所学校不是随便就能进去的哦。”

    “我没有骗你!是妈妈带我去报名的,妈妈说九月一日我就去那里读书!”

    唐宁嗤笑一声:“你妈是神仙啊?你们又不住在那边,还想进东山读书!”

    “我们快搬进东山上筑了!”

    “你们搬进东山小区?你妈买了房子?”

    “是爸爸买的,好大的房子,说给我和妈妈住!”唐嫣看到唐宁瞪得老大的眼,哪懂得个中枝节,以为对方还不相信,索性连老底都揭了:“你还不相信?就在28座1101,妈妈说等明天入伙了我们就可以进去住了。”

    短短几句话,从小朋友口中不经意的蹦出来,把唐家各人都惊住了,而反应最大的,首当其充是唐母:“你说什么?你爸爸买了房子给你和你妈妈住?”

    “是啊。”唐嫣用力点点头,不过随即又在唐母的怒视下瑟缩了一下。

    “妈,东山小区里都是大单位,一套房子少说要一百多万!”唐宁年前逛过不少楼盘,所以对楼价比较了解。现在听了唐嫣的话,她只能用惊悚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一百多万?买套房子给那个死女人住?他是不是疯了?”这个刺激太大,唐母倏地起身,浑身烧起了熊熊烈火。

    唐嫣不安地收回目光,扭头瞥向爷爷打算求助,不料对方脸上又是古怪的表情。为什么他们的反应那么大?爸爸给她和妈妈买房子有什么问题?唐嫣一颗心极度忐忑不安,忽地听到屋外传来熟悉的刹车声,于是迅速跳起身往屋外冲,边跑边喊:“爸爸!”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大姨妈驾到,影响了七的码字状态,计划要写的没写完,但我已经没精力继续下去,只好停在这里。

    ps :谢谢 灵 扔了一个地雷

章节目录

老婆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乐小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小七并收藏老婆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