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顾熙年对他态度谈不上友善,可比起以前总要强多了。沈长安喜滋滋想着,殷勤说道:“叶十姑娘也里面,顾兄不进去看看吗?”

    顾熙年不置可否嗯了一声,却没挪动脚步。

    他不动,沈长安和顾惜玉也没动。三个人就这么廊檐下站着。站时间久了,沈长安便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看了顾熙年一眼。他既是来看叶清兰,为什么又不进去?

    顾惜玉心里也满是不解,低声问道:“大哥,你不进去么?”

    顾熙年淡然一笑:“孟表弟大概不太想看见我。我就这里等会儿好了。”

    这么意味深长话,顾惜玉自然不太听得懂。不过,她并未继续追问,依旧陪着顾熙年继续等。

    沈长安却若有所悟。孟子骏对叶清兰心意,他是一直都知道。可惜是,有顾熙年这么一个强大对手,孟子骏只能以黯然败北场。从男人立场来说,他绝对无法容自己心上人和另一个对她有意男子相处。真没想到,顾熙年竟有如此心胸……

    沈长安不由得对未来大舅兄肃然起敬!

    等了约莫一炷香时分,叶清宁和叶清兰终于从孟子骏屋子里出来了。

    见到顾熙年廊檐下静候,叶清兰先是一怔,旋即眼中漾起笑意,温柔似能将人淹没:“顾表哥,让你久等了。”

    顾熙年忍住轻哼一声冲动,挤出有风度浅笑来:“也没等多久,我刚来。”

    天知道他刚才多想冲进去……

    可男人就得一言九鼎,既然已经答应了她,就不能再反悔。出尔反尔这种事情,他顾某人向来不屑为之!

    叶清兰焉能看不出他眼底隐忍。心里浮起一丝丝甜意。

    叶清宁咳嗽一声笑道:“这里说话多有不便,不如去丹枫园里小坐片刻。”

    为了给顾熙年和叶清兰制造独处机会,叶清宁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到了丹枫园之后,特地屏退了所有下人。又硬是拉着顾惜玉到了隔壁说话,沈长安总算有几分眼色,忙跟了过去。

    屋子里,总算只剩下了顾熙年和叶清兰。

    近一个月来,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有了独处机会。

    叶清兰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双清澈又明媚眸子含笑看了过来。顾熙年哪里还能忍得住,步走了过去。狠狠将她搂进了怀里。力道之大,几乎勒叶清兰喘不过气来。

    “喂,你不是打算把我闷死吧!”叶清兰他怀中低笑着抱怨:“我都没办法呼吸了……”话语未落。就被灼热又贪婪嘴唇夺去了呼吸。

    霸道又灵活唇舌,她唇齿间游移,密密汲取着她口中香甜。那样亲昵无间唇舌纠缠,让叶清兰全身都酥麻了一片,情不自禁回应他热情吻。

    顾熙年身体一颤。旋即用力将她搂紧,像是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一般。

    叶清兰头脑昏昏沉沉,无力拒绝他热情,任由他双手她身上游移。纤软腰肢,翘挺臀部,还有柔软胸房……

    男人心里那头叫做**野兽缓缓苏醒。渐渐不满足于这样亲昵,只想着再进一步。大手她腰带处摸索……

    叶清兰被他举动惊醒了,忙抓住他手:“别。些松手。”万一有丫鬟听到什么动静,或是推门进来,可就没脸见人了。

    顾熙年动作一顿,终于想起了这里是丹枫园,而且此时正是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顾熙年长长叹了一口气。停住了动作,闷闷将她搂怀里。缓缓平复心里**。叶清兰双颊嫣红。乖乖伏他胸前一动不动。

    两人身子如此紧密贴一起,他身体变化她自然能察觉到。让一个正值盛年热血冲动青年男子及时“刹车”,确实是比较残忍事情。而且,顾熙年向来自律,从没听说他有通房丫鬟,没什么红颜知己……

    叶清兰忽想起了一个问题,忍不住偷偷笑了。

    顾熙年低头,声音有些低沉沙哑:“你笑什么?”白嫩小巧耳朵就眼前,他忍不住咬了一口。力道控制很好,咬不轻不重。

    一阵阵电流从耳际传向全身。

    叶清兰呢喃娇嗔:“别胡闹!”娇喘细细,就像呻吟一般。

    顾熙年低笑一声,又她耳朵上轻咬几口,火热舌她耳后吮吸。叶清兰浑身发软,脸颊酡红,没什么力道推了推顾熙年:“真别闹了。”再闹下去,可就真没法场了。

    时间地点都不适合!顾熙年遗憾不已稍稍抬头,继续追问:“你刚才偷笑什么?”

    叶清兰本不想说,耐不住顾熙年再三追问,终于低声笑道:“我刚才想一个很重要问题。你一直没娶妻,又没通房丫鬟,也没听说你青楼里有什么红颜知己。这么多年,你都是怎么‘熬’过来?”

    ……顾熙年很惊讶发现,自己竟然被调戏了!

    这么难得好机会,叶清兰自然不肯放过,笑嘻嘻抬头看着他俊脸:“说给我听听嘛!”

    顾熙年忽笑了,诱惑似低语:“你这么好奇,不如亲自来体验一回。保证不让你失望。”后两个字故意拖长长,充满了暧昧暗示。一只手又攥紧了她柔嫩小手,放了他小腹上,还故意带着她手往下移。

    ……耍流氓什么,女人果然天生不是男人对手!

    叶清兰飞速抽回手,红着脸狠狠瞪了他一眼。

    那一眼娇媚风情,让顾熙年本已平复了大半**,又迅速高涨起来。顾熙年俯下头,又狠狠吻了一通。叶清兰全身酥软,毫无招架之力,几乎予取予求。

    ……

    顾熙年用生平大自制力放开了怀中可人儿。要是再这么黏糊下去,他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忍得住。

    叶清兰背过身去,整理凌乱衣衫和发丝。待心绪稍稍平静下来,又走远了几步,离顾熙年远椅子上坐了下来。

    顾熙年哑然失笑,倒也没说什么,随意她对面坐了下来。刚才一番亲热,总算稍稍解了心头饥渴,此时也有心情说话了。

    “孟子骏腿伤怎么样了,好了吧!”顾熙年装不出关切语气来,淡淡问出了口。

    叶清兰也不以为意,笑道:“好了大半,只要再安心静养些日子,也就差不多了。”到底是年轻底子又好,受了那么重伤,只养了大半个月就有了起色。

    顾熙年看着叶清兰脸上灿烂释然笑容,心里那股酸意久久不散。当然,以他自制和城府,绝不会将这份情绪流露出脸上就是了:“那就好。也免得你总为他担心!”

    后一句,终于还是稍稍透出了一些酸意。

    说来也是奇怪。若是换以前,他这么说话,她心里肯定会不高兴,两人不吵几句都是不可能。可现,听到这样拈酸吃醋话,她心里竟毫无不,反而涌起阵阵甜蜜:“伤药很好,孟表哥让我替他说一声谢谢。”

    顾熙年还是那副淡然样子:“举手之劳,没什么可谢。”要不是为了叶清兰,他才懒得管孟子骏腿伤。

    叶清兰见他不愿多说,立刻笑着转移话题:“对了,惜玉表姐对我说,姨母已经同意了她和沈长安亲事了是么?”

    一提到沈长安,顾熙年惯例没有好脸色:“哼,我还没答应,让他慢慢等着吧!”

    典型死鸭子嘴硬!明明已经开始退让心软了,可嘴上就是不承认!

    叶清兰心里暗笑不已,难得没有揭穿他,反而顺着他话音说道:“你说对,不能让他轻而易举就娶了惜玉表姐,今后看他表现好了。”

    顾熙年斜睨她一眼:“你不是一向站沈长安那边吗?今天这风怎么又掉过头来吹了?”

    叶清兰甜甜一笑,撒娇似说道:“夫唱妇随嘛!我当然得向着你了。”

    ……

    明知道她是有意拍马屁哄自己高兴,顾熙年还是有了笑意,口中却闲闲说道:“若是这些天我不准你去陪着孟子骏,只怕你现笑都懒得对我笑了吧!”

    以前是没资格管她,不过,定了亲之后,他这个未婚夫底气可就足实多了。要是他坚持不允她去探望孟子骏,她哪有这般自由自光景。

    叶清兰半点都不心虚,笑眯眯继续灌**汤:“顾表哥堂堂男子汉,心胸宽广,当然不会和我区区一个小女子计较。”

    顾熙年似笑非笑瞄了她一眼,总算不说什么了。

    叶清兰不无怅然叹道:“昨天父亲派人送了信来,我明天就该回昌远伯府了。”此次一回去,大概再也没有随意出府走动机会了……

    顾熙年心里不舍,口中却调笑道:“你若是想我了,让若梅送给信给我。我晚上翻墙去找你。”

    真亏他有脸说!也不知当日是夜探香闺被逮了个正着!——

    这章是不是很甜~~~今天第二,晚上六点还有第三哦~来点票票支持一下吧~~

章节目录

喜良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寻找失落的爱情并收藏喜良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