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龙骑士突然的自燃,似乎成了让大坝崩溃的第一丝的裂缝。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无弹窗 请搜索f/h/xiao/shuo/】很快的,短短一分钟之内,又有五名龙骑士,身体化作了灰烬,灵魂和精神也分解成了无形的粒子,飘洒在了空中。巨龙出了泣血的悲鸣声,面对着和自己共享着精神,乃至于一切的骑士,却以最惨烈的方式离世,他们什么也做不到。

    很快的,维持法阵的施法者便已经减少了一半。神罚之歌的力量开始减弱,在圣光之中起舞奏鸣的天使们留下了沉痛的表情,纷纷从实体化作了虚影,然后消散不见。

    “凡人,终究还是有极限的。”灾厄之王幽幽地道:“我的族裔只是我的消耗品,即便是深渊领主和魔将军也都是如此。可是,你们,难道就不是如此吗?在苍穹天宫之中,在那些残酷的女人眼中,你们难道不是如此吗?”

    深渊的君王看着气喘吁吁,人人带伤的龙骑士——这个时候,这些奋战了许久的“人间最强的”战士们,已经渐渐失去了反击的能力,就像是一群被狼逼到了墙角的兔子,无法逃离,无法抵抗,只能偶尔蹬蹬腿,延缓一下死亡的时间罢了——然后,魔神慢吞吞地从沸腾的火力旋涡之中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凌空一抓,便仿佛将自己的手穿越了次元,伸入了混沌之海中。

    然后,在他的手中,已经凭空出现了一根漆黑的树枝——是的,那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树枝,不过,这是因为其握着在魔神的巨掌手中。如果真的要把它放在地上,可能更像是一棵挺拔屹立的高大青松吧?然而,他的色彩却又实在是太过于阴沉压抑,漆黑幽深,仿佛吸收了无穷的光,看得人遍体生寒。它周边的空间仿佛都被其存在扭曲了,萦绕着凝滞不散的黑色雾气。

    “……被污染的世界树,达克特拉希尔之杖!”赫克托尔当然知道,灾厄之王,深渊大君拉姆希德,除了灾厄之炎外,最强大的神器密宝便是这个物件了。他一直在琢磨,对方到底什么时候才会使用这柄神器,自己有没有可能将对方压制到根本无法使用这病神器的地步——毕竟,在主物质位面规则的压制下,拉姆希德想要通过深渊之门的联系,维持自己的法身和灾厄之炎,也应该已经很吃力了。

    “深渊之门并没有在关闭,而是在扩大!”希罗芙娜低声道,顿时让赫克托尔觉得自己的心头拔凉拔凉了起来。

    “感谢那个正在施展外邪驱逐的小精灵,没有她的努力,我们可能早十分钟已经完全将大门打开了,一座能够容纳我全部力量通过的深渊之门!”拉姆希德扬了扬手中的黑色树枝,指了指上空,已经划过了天际的白色和赤色彗星轨迹:“现在,世界树的延伸在我的手中,世界的规则是站在我这边的!”

    好吧,最让人心慌的状况,不是对方提刀砍你,而是明知道对方有刀,却老是不拔出来的等待期——然而,等到对方真的将刀子拔出来的时候,赫克托尔和他麾下的龙骑士们,虽然有了一种心中大石落地的感觉,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刀子已经架在脖子上的惊愕。

    “不必再挣扎了!小骑士们,还有天界的走狗们!”拉姆希德道。他用一个轻松的姿态握着达克特拉希尔之杖,同时又轻松地一划。下一秒钟,降临的圣光之中,所有来不及撤退的天使,全部在一瞬间化作了骸骨,随后又化作了烟尘,全部都形神俱灭,尸骨无存。

    那巨大的星位聚能法阵上,除了在中央的贝尔利特骑士长,所有的骑士也都开始燃烧。然而,这一次,火焰却从他们的身上延伸到了胯下的巨龙身上。这是巨龙们主动的行为,他们试图在用最后生命和灵魂的燃烧,让自己的战友们能坚持更长的时间,但这其实是完全自杀的行为。要知道,到了最后,这些巨龙们,必然将会和自己的搭档一起,在火焰之中化为灰烬。

    “拉姆希德!”赫克托尔似乎聚集了自己全身的力量,出了凛然地断喝。他骑着圣龙,周身的圣光和剑意全部燃烧到了极致。连人带龙,都化作了一枚白色的流星。

    “毫无意义的垂死挣扎!”拉姆希德仅仅只是树起了灾厄之炎,挡在了白色流星的冲撞必经之路上。

    身为一个凡人,赫克托尔可以自豪,因为他成功地将灾厄之王这样最强大的魔神,撞得颤抖了一下,然而,他却始终阻止拉姆希德的下一步动作。魔君再一次挥动了一下黑色的世界树枝丫,无形的光芒闪过,巨龙们也终于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便是连吼叫都没有一声,便化为了灰烬。

    “抱歉了,赫克托尔!抱歉了,大家……”法阵中央的龙骑士长,遗憾地最后看了一眼世界,紧接着,连人带龙,都被反噬的火焰直接吞噬。巨大的法阵随即当场分崩离析。

    神罚之歌,在二十分钟之内一直笼罩在拉姆希德的头顶,让深渊之门中浩浩荡荡恶魔大军寸步难进的罚罪领域,在这一刻终于崩溃了。

    “……终究,还是没有坚持到最后啊!哎呀呀,珊娜罗琳,这次是真的真的被你害死了啊!”龙骑士长希诺在第一时间便感受到了神罚之歌的崩溃,她明显能感受到那些让自己时时刻刻都可以恢复体能的圣光已经远离,周边的恶魔也莫名其妙地凶暴了起来。即便是那些在自己眼中仿佛恶心的蛆虫一般的低等恶魔,现在也居然敢对自己龇牙了。

    然而,这个时候,除了战斗,却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龙骑士长背靠着自己团中关系最好的部下莉法,将背后的防御全部交给了对方,自己则用力挥动着手中的战刀长矛,原本只不过是三分的力度,这一刻却仿佛忽然加大到了十二分,三下两下便将深渊领主狄莫娅的触须斩断。剑锋的余波甚至还将数名想要冲上来占便宜的恶魔当场扇飞,就像是扇飞一群轻薄的纸片人似的。

    同一时刻,她的银龙伊尔夏莉特也已经挣脱了触须的绑缚,虽然身上终究是被敌人留下了不少灼烧和腐蚀的伤痕,但这一刻,这条在以往优雅淡然得仿佛淑女和学者一般的太古银龙,却化作了真正的战士,表现比任何一条红龙都要狂暴勇猛。她挥爪刺入了对方头顶的肉瘤,用力一扯,便直接拉开了一大片表面的甲壳、皮肤以及散着腥臭的腐肉,还飞溅出了一大滩魔血,以及各种带着毒性和腐蚀性的不明物质。随后,银龙张开了口,冲着伤口深处便是一强烈的龙息,直接将极寒的动气作用到了深渊领主的内部。

    拥有这般巨大身躯的深渊领主顿时失去了行动力,整个僵在了原地。龙骑士长扑了上去,将长刀沿着对方“面门”的甲壳缝隙刺了进去,然后,就如同是在掀龟壳似的,用自己的兵刃直接将对方的整张脸都翘了起来,露出了对方内部的核心——那是一枚忽明忽暗的晶体状物质,是每一个殖魔的生命中枢,只不过狄莫娅的核心异常的巨大而已——看样子,就算是进化到了深渊领主,一些种族特性也是完全客服不了的。

    龙骑士长一个滑步,侧头劈开了旁边一头羊魔的斩击,左手一记“翡翠新星”直接轰在了恶魔的头上,将其上半身都化作了一团血肉,同时还让开了自己的身位,给身后的莉法流出了射击的空间。

    这个时候,年轻的龙骑士小姐已经弯起大弓,弓弦上搭上了六支箭,每一支的箭头上都泛着色彩斑斓的魔力光晕。

    “呼呼呼呼……”六支特制加固了魔法的箭矢脱离了弓弦的束缚,连续不断地轰击在了深渊领主的中枢核心上,轰击在了一个点上。然后便听见一声脆响,晶体当场碎裂,这头由殖魔进化而来的深渊领主,深渊恶魔中励志排行榜至少可以进入前五名的“血巢之母”狄莫娅,就这样还来不及惨叫一声,就当场送了命。

    不过,莉法还没有来得及欢呼一声,她的身后便有恶魔挥舞着兵刃龇牙咧嘴地跳了过来,扑向了精灵骑士似乎毫无防备的背后。然而,赤红色的龙炎再一次从高空中落下,当场便将这些以为可以捡大便宜的恶魔汽化。

    然而,这条太古金龙刚刚释放完了龙息,便被数条深渊锁链当场锁住,锁链的另外一边分明抓在了好几头身躯庞大的巴洛炎魔的手中。

    金龙挥动双翼想要升空,但在这一刻,在和数头大恶魔的角力中,他却并不能马上取得胜利,一时之间都有些僵持住了。几名看上去比人类的幼童还要矮小的魔怪跳了起来,落到了金龙的身体上,龇牙咧嘴地露出了丑陋而狰狞的面孔。这种被称之为“钻心魔”或者“剥皮魔”的小东西们,虽然看上去非常地不起眼,但其实是一种相当狡猾和凶残得恶魔,无孔不入,总是能找到和利用敌人的弱点来攻击。哪怕是面对巨龙,他们甚至也能找到鳞片之间的缝隙,从那些地方钻进去,直接破坏对方的肌体。

    如果是更加年轻的,缺乏经验的巨龙,一旦被大批的钻心魔跳上了身,或者还真的无计可施了。不过,太古的黄金龙却只是扇动了一下自己的双翼,轻轻地一抖,甲胄的缝隙之中便似乎流淌过了用光辉汇集而成的河流,其间流光溢彩,璀璨夺目,瞬间便把所有那些跳到了自己的背上,以为可以捡到大便宜的钻心魔们化作了灰烬。然而,绑在身上的四五条深渊枷锁以及那些正在和自己角力的巴洛炎魔,就不是那么容易对得了的了。在这么临近深渊之门的地方,所有太古龙种最引以为傲的施法能力其实已经大打折扣,可自己带有规则力量的火焰龙息,能够将普通恶魔瞬间焚烧,但对巴洛炎魔这种本身便是熔岩和火海之子的存在,效果便没有那么明显了。

    那么,只能用(在任何时候都挥作用的)最实用的爪子、獠牙和尾巴了吗?太古金龙当下便准备也学着自己的战友一样,来一个俯冲冲锋,然而,忽然之间,连锁的雷电便在深渊之门旁边凝结了起来,迅便萦绕成了震天动地的光之网,完全将那几名手持着锁链的巴洛炎魔完全覆盖在了无法直视的雪亮白光之后。哔哩哔哩的电网跳动声,被随即而来的轰隆爆炸声所覆盖,透过烟尘和电弧的闪烁,可以看到一头稍微年轻一些的炎魔被跳动仿佛利爪一般的电弧击中了胸口要害,半边的身躯都被当场碳化,顿时倒地生死不知。至于其余的炎魔,身上也被缠绕上了无数的电火花,身躯直接陷入了僵直的状态,还时不时地抽搐了几下。

    太古金龙趁机在空中一个用力地翻身,当场便将束缚着自己身体的铁索完全扯断。接着便忽然下降,冲着那几头炎魔便猛扑了过去,就如同扑咬羊群的大雕似的。不过,在他的利爪将一头巴洛的头颅捏碎之前,便已经有人影从高空中落下,当场便将另外一个巴洛的头直接砸入了脖子里。

    落下的人影在制造出一个用脚踩死巴洛炎魔的创举之后,便又一个翻身落地,正好落在了骑士长希诺和莉法的身后。这是一位披着重甲,一手持战斧,一手挥舞着流星锤的骑士,头已经花白了大半,不是龙骑士团中年纪(至少身体和外表年纪)最大的骑士长曼斯雷德老爵士,又还能是谁呢?

    “无论是什么样的战场,都要无比注意背后!”曼斯雷德老人一边对两位(目测)年纪可以当自己孙女的精灵龙骑士道,一边将手中的流星锤甩了出去,又见远处一头蛇魔的脑袋当场砸碎。

    “也注意好你的背后吧!后辈!”希诺冷笑了一声,手中的长刀向前一送,螺旋冲刺之下,就仿佛瞬间跨过了空间障壁,当场便将一头羊魔的脖子洞穿。三位龙骑士就这样组成了一个三角队形,剑气乱舞,形成了一道让所有的恶魔都难以逾越的屏障。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龙骑士和巨龙也都从深坑的边缘冲了下来,扑进了源源不断的恶魔大军之中,一时之间竟然将占据绝对数量优势的敌人反而压制回了深渊之门中。

    可是,在场的两位龙骑士都知道,他们已经动用了所有的战力,随时都会到达极限。而深渊之门的另外一边,却远远看不到恶魔大军的尽头。

    “……要撤退吗?”曼斯雷德老人低声对希诺道。

    “……并没有团长的命令。不过,每一位骑士长都有判断是否局势是否值得死战的资格。”龙骑士长沉吟道:“至少,像莉法这样的年轻人,是没有必要把性命送在这里的。”

    “骑士长,我的……”

    “闭嘴!莉法!”希诺直接打断了对方的抗议:“我现在还没有让你撤退呢,就算是要抗议,等到我们真的有机会逃命的时候再说吧!”

    是的,这个时候还想要撤退,对于龙骑士团的任何一名战士都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了。却只看见,那被污染的世界树枝丫,在灾厄之王的身后慢慢地悬浮起了巨大的树木虚影,几乎直接伸到了云海之外。仿佛那棵代表着世界核心,代表世间一切终极神秘的天地巨木,便再一次出现在了凡世之中。

    然而,却是一刻漆黑的,被污染了的世界树。

    以这一棵参通了天地的巨大树木虚影为支撑,漆黑污浊的雾气仿佛从天空每一处缝隙之中渗透了出来,然后迅凝固了下来,化作了仿佛能隔绝掉所有光线的屏障,向海面落下,就像是无形的巨人,将整座岛屿,和整个战场,都笼罩在了无法隔绝的幕布之中。

    拉姆希德说得对,他确实不想要放跑任何一个龙骑士。

    然而,整个时候,已经被这漆黑的幕布映照成一片浑浊的云海之外,纯白色的光芒却忽然闪烁。

章节目录

天国的水晶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流血的星辰a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血的星辰a并收藏天国的水晶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