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笑,松开手后大步离开,留下王飞飞一个人。

    王飞飞愣怔当场,什么叫要洗手?她是垃圾吗?是比不过叶水墨的大垃圾吗?

    电话响,她深呼吸了几口才接起来,“伯母。”

    叶初晴声音紧张,“飞飞啊,水墨没事吧,这小淼忽然跑去我很担心啊,幸好有你跟着去我才放心一点,还是你靠谱一点。”

    王飞飞胸膛剧烈浮动,“伯母你知不知道叶淼他对叶水墨?他。”

    “恩?怎么了?”

    “没什么。”

    王飞飞匆匆挂下电话,颓然的坐在,捂着面庞说不出话来。

    叶家,叶初晴奇怪极了,“飞飞这个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说话要说不说的,这算是什么意思?”

    海卓轩把她的手拉过来搓了搓,“你啊好歹也关心关心自己,为什么最近手这么凉。”

    叶初晴坐近了点,“这不是因为下雨么,等雨停了自然就暖和起来了。”她叹气,“没想到啊,哥哥走了都已经半年多了,时间过得好快。”

    “是啊,人总是要往下走的,幸好他的心血没有白费,叶氏和国际购物中心被管理得很好,水墨也一直在进步。”

    叶初晴点头,感慨,“虽然说当初的假遗嘱事情是不得已而为之,但不得不说这真是唯一的好办法,不过我觉得小淼确实很好,如果能够两个人都在叶氏里就好了,他们现在兄妹关系那么好,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你觉得呢。”

    海卓轩叹气,“我总觉得,小淼不属于叶氏,不是我们不接纳他,而是他的灵魂,他整个人不属于叶氏。”

    拐角处,蒙太的身体狂烈的抖着,有兴奋,有被欺骗的愤怒,万般情绪全部都沉淀起来,她悄悄的探出头满怀恨意的盯着客厅里说话的两人,然后悄悄离开。

    叶氏,要变天了。

    h市,双方的员工在酒会都施展出浑身解数,打扮得漂漂亮啦的,这还源于谈合作的一次偶然意外。

    那次会议已经进入了胶着状态,双方都不肯让步,情况一度陷入了无法前进的困境。

    会议上,叶氏的一名女员工在发言,不过脸色红扑扑的,鲁能的另外一名男员工一直看着她,脸色温柔,女孩子不小心念错了一个数据,正紧张着,他赶紧开口帮忙圆了回来。

    还是叶水墨先发现的,“喂,你们两个不会是互相看对眼了在谈恋爱吧。”

    “没有\/没有。”两人同时回答,相互看了一眼后又赶紧低头。

    本来很紧张的气氛倒是被叶水墨这一句话弄得松懈不少,鲁能的老总发言了,“小田啊,你这大男人在这里,如果是就说是,难道你要让人家姑娘家说?”

    那男员工才开口,“她还不肯接受我,说是担心公司这边。”

    叶水墨从善如流,“哎呀,我们公司只要员工的脑力而已,不包办婚姻的。”

    这话一出,大家都笑,鲁能老板笑得脸红红的,“这样吧叶总,这年轻人看对眼了没办法,我们也别争了,一人退一步,也算是海阔天空了,给这两个小年轻一点祝福你说怎么样?”

    一人退一步?叶水墨看看叶博,对方不着痕迹的点头,她顺口再说,“那干脆酒会就来一个联谊吧,看是我们叶氏把你们鲁能的人带到东江市生活,还是你们鲁能的人把我们叶氏的人娶到h市啊。”

    这一来二去,酒会变联谊会就敲定了,事实上双方员工都很开心,其他员工都很羡慕。因为这次项目带来的都是精英,平常都忙着工作,除了一两个结婚早的,剩下的都托着,各个都过了适婚的年纪,说不想结婚是假的。

    酒会,因为是联谊性质的酒会,再加上一个多月的认识接触,没有了商业谈判上必须划分的界限,两公司的人都玩得挺好。

    鲁能的老总也过来晃了一下,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叶水墨觉得无聊,所以就呆了下来。’

    刚开始还有员工来搭讪和她说话,但也仅仅是说话而已,这里可没有人心高到想要和叶氏十几亿身家的叶氏总裁发生什么邂逅。

    她偷偷拿着一杯鸡尾酒跑到角落里,刚还有一个大花瓶当着,别人不会看到她,她也乐得自在。

    哥哥没有来呢,是和王飞飞在一起吗?那么两个人又在做什么呢?

    从中午她跑掉之后就没有再见到哥哥了,虽然是她自己跑掉的,但心里还不是滋味。

    “喂!叶水墨!之前是怎么说的?你不再喜欢他了,他要怎么样就随便好了,结婚也好,去哪里也好,你们只是兄妹而已,不要管得那么宽!”

    可就算是这么想,心里就是堵得慌,她把鸡尾酒喝光,口腔甜甜酸酸的,觉得这酒会空气不好,就悄悄出了门,往房间走去。

    她今天穿着一字肩水袖上衣,露出精致的锁骨,下身是同色系的宽大裙摆,随着她的步伐微微晃动着。

    整层酒店都是他们员工的人在住,现在员工都在酒会现场,这一层就显得空空荡荡的,她缓缓走着,直到看见哥哥靠在自己房门的墙壁。

    “哥?王飞飞呢?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叶水墨不小心碰到哥哥的手背,“哇,你的手怎么那么凉?”

    “游泳。”

    “游泳?你别告诉我中午后你一直在游泳游到现在。”

    “恩。”

    “为什么,你这是要去参加奥运会么?”叶水墨喋喋不休,下巴忽然被掰过,冰凉得不行的手指力道很大。

    冰冷的唇就这么靠上了,她的眼睛蓦然增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因为太惊讶,她伸手想推开对方,双手反而被抓住。

    叶淼擒住她的双手压在墙壁上,亲吻得很放肆,头发还有些湿润,几缕湿发贴在额头。

    他低头将对方的反应尽收眼底,心脏跳动得很快,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

    在此刻,两人都失去了时间概念,直到他后退一步,已经被捂热的唇瓣也跟着离开。

    叶水墨低头,脑子无法思考,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连自己是谁都有点愣怔,脑子里只有吻!吻!吻!

    “这次项目表现得很好。”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头发又被人轻轻揉乱。

    她抬头看着远去的人,想追,脚却迈不动,全身软绵绵的,空气里似乎都带上了对方唇瓣的味道。

    冰冷,清新。

    不知道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她茫然的在总统套房走了两遍,时不时撞到椅子,桌角,墙壁,四肢有些地方都带上了淤青,她却什么感觉都没有。

    怎么会呢?她被吻了,哥哥主动吻她?

    鬼上身了吧?中乐透了?还是因为这个项目做得很好,所以得到一枚轻吻奖励。

    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单纯因为奖励而吻人嘛!

    她冲进浴室,专门盯着自己的嘴唇,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想起那个吻,由冰冷变得炙热。

    他吻得那么认真,两人的唇瓣是多么的契合。等反应过来,她赶紧放下摩挲嘴唇的手,七上八下的又回到沙发上坐着。

    坐着心在剧烈跳动,她又站起来来回走着,这才感觉好了一点,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没有人喝醉,不是意外,哥哥是真真切切的吻了她!

    不行!要问清楚!那个吻是什么意思!

    她如同飓风一下跑出房门,跑了一半才想起不知道哥哥住在哪间房间,又打电话问叶博。

    站在褐色房门前,她却怂了,举起的手摇摆不定,又有些害怕,对方会怎么说?

    假装忘记这件事,或者轻描淡写的告诉她只是兄妹间的吻,毕竟外国也有很多这种利益么?或者其他的她不想听见的答案。

    在门口徘徊了一阵,已经放到门把手上得手像触电一样松开,她转身跑掉。

    门内,已经放在门把上的手僵硬着,叶淼松开,有些翻找的走回沙发坐下,又觉得烦躁,站起来又往门口走。

    刚才那一吻,他确定了,是她没错。

    之所以吻完就离开,是因为不想看见她的拒绝,她的害怕。

    会害怕的吧,毕竟是自己一直很喜欢的哥哥,现在的她会觉得恶心吗?

    但是如果有一种可能呢?如果她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爱恋呢?刚才吻她的时候,那双眼眸里只有震惊和不知所措不是么。

    他抱着头低吼一声,决定再到游泳池里游上几圈。

    一整夜,叶氏员工玩得很开心,叶氏两位老板全部都没睡好。

    次日一早,根本没睡的叶水墨从床上弹跳而起,跑到阳台看着太阳从远处地平线慢慢升起,她决定今天一定要好好堵住哥哥,问问那个吻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不容易做好心理建设,她冲到叶淼住的房间,门打开着,酒店的服务生正在打扫。

    “这里的客人呢?”

    “退房了,今天5点就退房了,走得十分急呢。”

    “叶!淼!”叶水墨咬牙切齿直呼哥哥姓名,气呼呼的回到房间,对方居然给她跑了。

    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寺庙,等她回去,哼哼!

    去早饭的时候,没看到叶总助,她一问,员工都说叶总助今天一大早就先走了,说是先回公司一步。

    叶氏。

    办公室里,早上9点正好是上班的时候,外面风平浪静,总裁办公室里却波涛汹涌。

    叶家的人坐在一边,傲雪坐在另外一边,神色嚣张,“好大的胆子啊你们,这是藐视法律呢,居然伪造遗嘱,我看你们怎么收场。”

    丁依依看起来很冷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章节目录

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九月的桃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的桃子并收藏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