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等,便等到午时还不见青衣来到。

    上官云狄有些心急,有些生自己的气,他这一大早起来,莫非是为了等她么?她凭什么啊?觉得自己的行径很荒谬,甚至想拂袖而去,可双腿像是灌了铅似的,伫立在原地也不愿意动弹。

    终于,看到自己的侍卫阿九从府外急忙跑进来,他霍然起身,问道:“是来了么?”

    阿九脸色苍白,回道:“王爷,皇后娘娘的凤銮在东街遭遇刺客袭击,凤銮中了数十支箭,属下等不敢上前探望,怕瓜田李下说不清,所以并不知道娘娘是否已经……”

    上官云狄不可置信地看着阿九,“什么?”

    龙青庭眼里快速闪过一抹痛快的神色,只是这抹神色转眼即逝,并无人能够捕捉到,她急急冲向阿九,颤抖着声音道:“你们怎不上前营救?怎不上前看看她是否安好?这些刺客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行刺她啊?”

    上官云狄脸色苍白,眸光却异常锐利,“可查清楚刺客是什么人了?”震惊过后,他开始深思,皇后乃是出宫来王府的,对方一定是清楚了她的行踪,否则不会在东街埋伏。所幸不是在王府出事,否则,他河定王府便脱不了干系。

    “没有查清楚,祝黎已经带着侍卫擒获了为首的人,进了天牢,只怕刺客的身份便会水落石出!”

    龙青庭神色一紧,刺客落网了?会不会供出她来?但是随即又放下心来,因为,刺客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即便真熬不住酷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掩面痛哭起来,“王爷,这可怎么办?妾身虽然以前和妹妹有些不合,可到底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王爷您快带人去救她啊!”

    上官云狄神色一凝,打断骨头连着筋?青衣分明不是龙家的女儿,而她们自小不和,她之前更对青衣狠下杀手,如今这般悲伤,还真叫人生出几分疑虑来。

    他正欲吩咐阿九出去召集人马,却看到门房飞快地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喊道:“皇后娘娘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龙青庭眸子陡然闪过一丝愕然,什么?她没死?

    上官云狄的把这一抹神情悉数收在眼底,嘴角挽起一抹冷残的笑意,真是太好了,他的王妃,真有出息,竟然敢行刺当今皇后!只是她也太不自量力了,她跟龙青衣斗,无疑是以卵击石。

    龙青庭扬起阴沉的眸子盯着那顶不起眼的轿子被抬了进来,龙青衣掀开帘子下轿,一身秋香色的绸缎束腰宫裙裹住纤秾合度的身段,外披一件薄如蝉翼的苏州轻纱薄裳,临风而行,竟有几分飘飘欲仙的感觉。

    她唇瓣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她是早知道有人刺杀她,所以才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吧?

    龙青庭心中暗自猜测。她果然低估了这个贱女人,这一次下了重本刺杀不成,只怕真要在府中动手了。

    龙青庭所料没错,青衣让一名武功高强的侍卫坐在凤銮上扮作她,然后敲锣打鼓地闹市通行,引来刺客的视线。而她自己则从侧门出宫,身边只带了古儿和可人,谁也没有料到堂堂宋国的皇后,竟然会坐在这么普通的一顶的轿子上,并且身边没有带任何侍卫,任谁一看,都只以为是哪位小家碧玉出行,一般的富户都没有这般的低调,就更别说官宦人家或者皇公大臣家眷,一国之母就更不可能了,任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可能。

    上官云狄上前拱手:“皇嫂!”

    青衣静静地瞧了上官云狄一眼,“王爷似乎对本宫的到来有些意外!”开始,她怀疑过是上官云狄联通苏若要刺杀她,但是现在方才乍见她的时候,他眼里只有意外和轻松,并无半点阴谋落败的懊恼,反倒是他身边那位王妃娘娘则是一脸的怨毒,她便知道,自己怀疑的对象错了。

    上官云狄没有掩饰,道:“臣弟听说皇嫂的凤銮遭遇刺客,正要出兵前去营救!”

    青衣眉毛轻挑,如星子般的眸子闪过一丝淡漠的冷意,她不相信上官云狄真会营救她,就算真不是他命人行刺自己,但是,她真有危险的情况下,他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是好的了,营救?怕也只是场面话罢了!

    她嘴角轻轻一扬,勾勒出一朵明艳的笑容,“是么?如此本宫倒要跟王爷说一句谢谢了!”说罢,淡然越过他径直往里走。

    上官云狄一怔,她不相信?莫非,她怀疑是自己命人刺杀她的?眸子倏然一冷,在龙青庭脸上淡漠地扫过,然后跟着青衣进去了。

    龙青庭见青衣本有意不行礼的,以为青衣会刁难她,已经备好了话来应付,谁知道青衣竟像没看见她一般,就这样越过她走了进去,恨得她咬碎了银牙,心内冷毒地道:我总不信你一直都这么好运!

    就在青衣刚来不久,宫中的马车也到了,运送着后妃们的赏赐,浩浩荡荡地进入王府。

    上官云狄瞧着摆了满满一桌的名贵盒子和一些婴儿首饰衣物,眸子里有复杂的神色闪过。他如今已经是个不待见的王爷,但是,却因为这个孩儿而叫后宫关注,他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气。

    青衣来到青阳房间的时候,侍女正在伺候青阳喝着炖品,见青衣来到,急忙便要起身行礼,青衣道:“坐着,不必拘礼了!”她凝视着青阳,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憔悴,素净的脸上没有一丝脂粉痕迹,如此素面朝天,反而叫她多了几分纯洁的味道。

    奶娘把孩儿抱进来,向青衣行礼,“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青衣微微颌首,“免礼!”她伸手抱过孩儿,那稚嫩的婴儿有柔软的身体,仿佛一团柔软的棉絮,叫青衣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孩儿眉眼间有几分像上官云狄,她想起自己失去的孩子,心中一阵悲怆,如果不是龙青庭,她的孩子如今也出生了。恨意突然窜上心头,她要用强大的心力才能压住,龙青庭,你说我如何能原谅你?我不急着收拾你,我要看着你受尽折磨而死!

    “他对你可好?”青衣压住心头纷繁的情绪,把孩子交给奶娘,眸子锁紧青阳问道。

    青阳嘴角含了一缕幸福而温和的笑意,眉眼里也有一丝羞赧,“这炖品,便是他亲自命人给我炖的!”

    青衣嗯了一声,只是心底微微叹息,这青阳也太好糊弄了吧?她怀胎十月为他生下孩儿,而他不过是随口命人炖了点汤,她便当做是天大的恩典,只是她也没说什么,只浅浅地道了一句:“好好休息,月子不能大意,否则以后容易落下病根!”她倒是有些意外,以龙青庭狠毒的性子,怎会容许青阳生下孩儿?要说什么姐妹情深,青衣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的,在龙青庭心中,亲情从来都是可以随时出卖的。即便是姜氏死的时候,也没见她有几分悲伤。

    “孩子起名没有?”青衣问道。

章节目录

帝宠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六月离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月离歌并收藏帝宠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