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身影一闪,就连夏佐也只捕捉到一抹虚影,埃罗的身影便骤然出现在身前,急速冲刺切割空气生出尖锐的厉啸,气环绕的剑锋刺得夏佐皮肤生疼。

    这显然是一种攻击型的斗技,斗气凝聚于一点的攻击力很不错,只可惜对于夏佐来说,速度实在是太慢了些,脚下怪异交错几步,凝实身影忽然模糊,犹如鬼魅般,与冲刺而来的埃罗对穿而过。

    “太弱了!”愤怒的埃罗迅捷转身,四面却同时响起夏佐嘲弄的声音。

    虽然同样处在中级战士的巅峰,但埃罗的实力比起沃尔登相差甚远,更何况现在能够轻易打败沃尔登的夏佐。

    破空声同时从四面传来,只是眨眼的功夫刚从冲刺惯性下站定的埃罗,只感觉眼睛里全是幻影闪动。

    “混蛋”埃罗愤怒的咆哮,找不到目标所在的他,双手握剑癫狂的向四周胡乱劈砍。

    “咔咔.咔.咔.”四声清脆的声响连城一段,在埃罗举剑的瞬间,四个夏佐同时从四个方向踢中他的胸甲。

    前后左右同时的重击,让埃罗在原地骤然站定。

    “不可能”身前四个夏佐虚晃着融为一体,埃罗喃喃的低头看着塌陷的胸甲,嘴里大咕的涌出混着黑色内脏碎片的乌黑血液。

    “咔咔”的脆响声扭曲变形的钢铁胸甲化作无数碎片散落一地,就连内部的蓝色低衬,也在埃罗微微晃动之后粉末飘散,同样粉碎的不止是衣服和胸甲。

    埃罗胸腔彻底塌陷,四面的重击震碎了他的骨头,内脏,原本强壮的胸腔,现在却如同少女的蛮腰一般纤细。

    全歼敌人,夏佐的脸上却没有丝毫高兴的神色,反而是看着地上的尸体,脸色阴沉的可怕。

    虽然想不通原因,但他的暴露已经成为事实,尤其是刚才这么大的动静,骤然安静的街道上一扇扇紧闭的门窗后,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恐惧的打量着自己,如此多看到自己长相的人,他不可能全部的一一灭口。

    虽然这些士兵不足以对他造成威胁,但如果有足有的数量支撑,或者多几个最后军官那样的掌握斗技的战士,那他可能就永远在回不了碎石荒原。

    “踏踏”治安兵整齐划一步伐在寂静的夜色中响起,夏佐眉头微皱,脚下一点身影闪电般消失在这条血腥味弥漫的街区,留下划破夜空的凄厉哨声和骤然沸腾的恐慌喧闹。

    “啧啧”尸体不远处的小巷,阴暗的角落一个模糊的人影摇着脑袋轻声咂舌,一只独眼在黑暗里闪着淡淡的光泽“好凶狠的手段,到底是哪个老混蛋,找到这么个有趣的小子!”

    看了看夏佐离开的方向,人影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刚才那小子就差点发现他了,现在是紧张时期,要是让对方发现了,岂不是不好玩了。

    仰头大口大口的灌着朗姆酒,喉结有规律的上下颤动,像是不用换气一样,竟然一口将足有人头大小的一瓶朗姆酒喝的干净。

    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随手丢了酒瓶,这才摇摇晃晃,嘴里哼唱着不知名的祭祀小调,消失在小巷的黑暗里。

    夏佐的房间里灯火通明,老格里芬惬意的半躺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享受着詹尼斯派人送来的,足足有一百一十五年的好酒。

    米拉静静的坐在他的对面,眉头微微皱起,不是焦急的看向房门的方向,两人旁边,布曼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急的团团转,微微有些血丝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房门,嘴里不断的念叨着“大人,怎么还不回来!怎么还不回来!格里芬先生,领主大人不会出事吧!”

    “小布曼,这已经是你第三十五次问这个问题了!”格里芬满脸不爽的往嘴里塞了一棵,只有贵族才能够享受的晶莹剔透的葡萄“除非去城卫军自首,否则那小家伙是绝对不会出事的,你不用担心,安静下来享受一下这难得的惬意时光,你家的小老爷,现在说不定正在温柔乡里缠绵呢!嘿嘿!”

    想到那死老鬼把书店开的位置,格里芬不由得发出一阵阵怪腔的淫笑,希望那些**的野兽,不会把那细皮嫩肉的小家伙连骨头都吃掉。

    “该死的不会出什么事情吧!为什么还不回来!”布曼显然没有把沃尔登的劝阻听进去,依旧焦急的在原地来回徘徊。

    对于这个总爱自己吓自己的小伙计,格里芬不以为意的对同样沉着脸的米拉耸耸肩,在对方直勾勾的看着房门对自己的动作毫无反应之后,这才无趣的躺在沙发上,继续享受着难得的美酒。

    一股微风从窗户吹进,格里芬享受的表情骤然僵硬,鼻尖毅然传来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惬意的身体骤然坐起。

    随着微风犹如鬼魅般出现在屋里的夏佐将所有人吓了一跳。

    “大人您总算回来”“大人”被夏佐吓得脸色发白的布曼和惊喜起身的米拉同时欣喜的喊道,可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夏佐衣服山散落的片片血迹。

    “你杀人了?出了什么事情?”老格里芬严肃的皱着眉头问道,这股熟悉的味道他绝对不会记错,这是人血的味道。

    “我遭到了不知名的精锐部队的围捕!”夏佐一边说着刚才的事情,一边打量着三个人的反应。

    惊慌失措的布曼脸色吓得惨白,身体不由主的随着夏佐的话语起伏而颤动,虽然恐慌但显然跟这件事情没有关系。

    米拉眼神一直汇聚在夏佐身上,眼里不时的闪过坚定,作为她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依靠,米拉也同样不可能去暴露夏佐的身份。

    最后则是格里芬老头,脸色严肃,眼睛里不时透出思索的神色,正定自若的他显然在思索着解决的办法,而且暴露夏佐的身份,对他罪犯的身份来说同样没有好处,显然也不能是他。

    萨尔尼亚城里三个知道自己身份的人,显然都没有嫌疑,虽然不排除其中一个演技很好甚至骗过夏佐的可能,但夏佐更愿意相信他们都没有问题,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些军人又是怎么会发现自己的?

    “是城卫军,这下麻烦了?”听完夏佐的讲述,格里芬深深的皱起眉头,见其余三人都一脸茫然这才解释“城卫军是直属帝国驻扎在萨尔尼亚的军队,一个大队五百人的编制,大队长凯恩高级战士,部下十个五十人的中队,各自有一个中级巅峰的中队长带领,士兵必须是通晓斗气的战士,而且训练有素,算是萨尔尼亚成最精锐的一只部队,只是作为边防守军的他们很少出动,你怎么会惹上他们?”

    “我并没有惹上他们,是他们突然出现围捕,而且看样子是知道了我的身份!”老格里芬的介绍让夏佐也不由得皱起眉头。

    如同刚才那样的队伍不要说九支,就是两队以上对夏佐来说就很麻烦,刚才虽然看似电光火时间就解决了对方,但一来是夏佐趁其不备,而来狭窄的街道也不适合战阵发挥,要是对方一旦组成阵势,那麻烦的就是夏佐。

    最让夏佐担心的则是那个有着高级战士实力的大队长凯恩,与中级战士只需要拥有斗气就能都得到称号不同,高级战士的称号绝对是实力的证明,不但需要有浑厚的斗气积累,充足的战斗经验,更是需要同时打败五十个中级战士才能够获得这个称号。

    这种中级战士可不是刚修炼出斗气的菜鸟,而是至少在中级战士高阶的存在,也就是说一个高级战士,至少等同于五十个中级战士高阶的战斗力。

    而且从刚才中队长都拥有斗技来看,夏佐对凯恩不会斗技的事情完全不抱希望,一个拥有斗技的高级战士,夏佐无论在心底怎么盘算,都没有丝毫胜算。

    “你太冲动了!”老格里芬微微有些严厉的责怪道“以两国现在的关系和你领主的身份,即便落在城卫军的手里他们也不敢做什么,还会把你礼送出境,可现在倒好城卫军死了一个中队的人,加上一个小队长,这件事情对方绝对不会罢休!该死!你怎么会暴露的!”

    格里芬有些问难的低声呵斥,夜幕早已经降临,萨尔尼亚城的城门也早已关闭,除非他们长翅膀,否则不可能从城里飞出去,而等到明天一早,就算是蠢蛋也早已经设置路障严密盘查。

    而且现在还不知道怎么会暴露,他们可能连今晚都无法渡过,就被堵在这座旅店里。

    虽然事后夏佐也有过一丝丝的后悔,但也只是稍纵即逝,面对敌人无论是坎帕斯人还是赛亚人,都绝对不会选择束手就擒。

    “大大人我们怎么办?”被城卫军的实力吓得脸色惨白的布曼哆哆嗦嗦的问道。

    “采矿的设备和高炉的建材现在都在那里?”夏佐思索了片刻沉声问道,这些东西关乎领地建设,即便是要逃走,这些东西也不能丢。

    “都在城外!都在城外!”布曼庆幸的急急道“为了避免盘查,那些东西我们都没有拉进来!”

    ps:新书上传!兄弟姐妹们看完后,千万别忘记动动手指支持兄弟啊!推荐,收藏等各种支持,三月绝对不挑食!!!热吻拜谢!!么么哒~~~

    &nbsp

章节目录

暴力大猿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三月严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严寒并收藏暴力大猿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