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凌峰面色骤变,上官轻挽和白骅尘的眸底亦划过一抹异色,是司徒兰宁!

    当司徒兰宁闯进偏殿,目光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上官轻挽手中的天珠上,眸光闪过一抹清楚可见的痛色,紧接着便落到白凌峰镌刻的俊颜上,唇齿艰难的迸出一声:“凌峰,枉我如此相信你,你接近我却果然是有目的的。”

    白凌峰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嗓音同时也变得奇冷无比:“既然被你发现了,本王也不用再遮遮掩掩。没错!本王前几日突然对你改变态度,正是为了得到这串天珠。”

    司徒兰宁小脸苍白得如同一张白纸,无一丝血色,望着白凌峰的眼神也一点点发生变化,眼前的这个男人,从毫无交集至变成她心爱的人,一切都显得是那么戏剧化,虽然她极其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事实,可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缓缓,她的目光再度从白凌峰的脸上移落到上官轻挽身上,唇角勾起一抹邪魅冷笑,至阴至柔的嗓音缓缓逸出:“本宫落到今日这般田地,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上官轻挽,你绞尽脑汁,费尽心机想要拿到天珠,现在天珠就在你手里,可是你真的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现在你有没有觉得……浑身凉嗖嗖的?”

    她之句话出,如同晴天一道霹雳,让上官轻挽骤然意识到了什么,刚才拿到天珠的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了一股凉意。

    而一旁的白骅尘,脸色也骤然变黑,刚才手拿天珠的那瞬,他同样也感觉到了一股凉意,原本以为这是珠身自身的特性,此刻在听到司徒兰宁的话后,似也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儿。

    “你到底在天珠在做了什么手脚?”白骅尘一个箭步上前,仅用拇指与食指便牢牢锆桎住了她的脖颈,同时凝了一旁的白凌峰一眼,冷冷出声:“三弟不会是合伙着她对本王下套吧?你应该明白,若是我和挽儿有个三长两短,父皇也绝不会轻饶了你们。”

    白凌峰皱了皱眉头,虽然他压根儿就没有和司徒兰宁串通好,可是天珠是他带来的,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白骅尘让出太子之位,眼下事情未按着预想的方向发展,也同样让他犯起了愁。

    “你这个贱人,从头到尾原来是连本王也一并算计了。”白凌峰自觉在此丢了面子,又羞又恼,上前扬起手臂便一巴掌甩出去,一声响亮的脆响,司徒兰宁的脸上五道指印就像烙上去的,分外清晰,泛着红紫色泽,可见男人这一巴掌的力道还真不小。

    “白凌峰,你……竟然打我?!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我肚子里还怀了你的孩子,可是你却丝毫不念及这份情义,不仅骗我天珠,还在人前羞辱我。”司徒兰宁眼底噙满了泪水,微颤的嗓音不难听出她内心的激动,想她堂堂南燕公主,父皇母后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没人敢动她一根手指头,眼下这口气着实是咽不下。

章节目录

幸孕嫡女:腹黑爹爹天才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素素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雪并收藏幸孕嫡女:腹黑爹爹天才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