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绵绵洗完澡之后,给苏瑾准备好换洗衣物之后,灰常自觉的到了套间的沙发上,准备就寝。

    君赫西跟苏瑾两个洗嘭嘭出来后,看到苏绵绵已经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快要睡着了的模样,父子两个相视一眼,一个是眉头微皱,一个是不明所以。

    君赫西将苏瑾给安顿在床上之后,走到套间的客厅里,站在沙发前端详着沙发里的苏绵绵。

    苏绵绵警觉到有人在看她,立刻戒备的睁开眼,目光直视着君赫西,一副随时准备反击他的刁难的模样。

    “咳!我睡沙发!”君赫西看着苏绵绵脸上浓重的毫不掩饰的戒备,拳头放在嘴边,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虾米?”苏绵绵不解的眨动了两下水眸,怀疑的问:“三少,我没听错吧?”

    这个家伙会这么好心?苏绵绵内心十二万分的怀疑!她对那天晚上在他卧室里的事儿可是记忆犹新!

    这个家伙又再打什么主意?

    只不过是眨眼之间,苏绵绵的小脑袋里面已经九曲十八弯。

    “你听错了!”君赫西冷了脸,转身就要往回走。

    死女人!矫情!难道还要爷我求着你去睡床?好心当成驴肝肺!没听清楚拉倒!小爷我好话不说第二遍!

    只是,君赫西刚转过身,一道娇小的身影如同一只小豹子似的窜到了君赫西的前面去。

    “难得三少你良心发现一会,我要是不给你面子,岂不是太不识好歹了?三少,那沙发挺舒服的,长夜漫漫,你尽情享受!”苏绵绵一边快速的爬到床上,一边用欠扁的足以气死人的调调调侃道。

    君赫西看了一眼床上搂着苏瑾给苏瑾用口水洗脸的女人,生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拉着薄毯,缩了缩身子,躺在了沙发上。

    只是刚一躺下,君赫西就后悔了,刚刚明明看到苏绵绵躺在上面空间富裕,为什么他一躺下就觉得这么束手束脚的呢?

    “妈咪,苏瑾洗过脸了!”苏瑾一面推着苏绵绵的身子,一面嘟着小脸自救。

    苏瑾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湿糯,心里哀叹,妈咪什么都好,就是太不注意卫生了!

    苏绵绵虽然被儿子给嫌弃了,不过想着君赫西睡在床上的憋屈劲儿,心情大好,什么都不去计较了,觉得儿子真是又贴心又可爱。

    不过,很快的,苏绵绵的想法就被苏瑾的一句话给颠覆了。

    “妈咪,我要跟爸爸睡在一起!”夜色寂静,苏瑾清脆的童音清晰异常。

    “为什么?苏瑾不喜欢跟妈咪一起了吗?”苏绵绵很受伤。刚刚的好心情如同晴空里突然飘来一大朵的乌云,全被遮挡住了。

    “爸爸睡在沙发上会很难过的!”苏瑾听出了苏绵绵心情不佳,喏喏的开口。

    躺在沙发上的君赫西,在黑暗里微微向上勾起了唇角,儿子真是他的贴心小棉袄,看来这些天,没白疼这小家伙!

    “难道苏瑾就忍心妈咪去睡沙发?妈咪也同样会不舒服的!”苏绵绵忍着心碎,在黑夜里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瑾的小脸开口,那声音里浸透着被抛弃的哀怨。

    “苏瑾当然不忍心,妈咪是女生,怎么可以去睡沙发?”苏绵绵的声音刚一落下,苏瑾就飞快的开口反驳。

    苏绵绵的神色放松了下来,刚刚卷皱起来的心瓣也舒展开来,只不过她依旧用刚刚那副可怜兮兮的调调,幽幽的指控道:“可是苏瑾刚刚说想要跟爸爸睡在一起,苏瑾不想跟妈咪睡在一起了,妈咪很伤心很伤心!”苏绵绵说完,还附带两声伪装的哽咽,来博取同情。

    “妈咪,不是你想的那样,苏瑾想要跟爸爸睡在一起,也想要跟妈咪睡在一起!”苏瑾拉着苏绵绵的手,一双晶亮的大眼看着苏绵绵的脸,说道:“这床很大啊,爸爸也可以一起睡得!”

    “不行!”苏绵绵没想到苏瑾竟然是这个想法,立刻开口拒绝道,声音不可抑制的尖锐了几分。

    躺在套间沙发上的君赫西也因为苏瑾的话一愣,幽暗的眸色跟黑夜混为一体。

    “可是,别的小朋友,都是跟爸爸妈咪睡在一起的,苏瑾从来没有过!”苏瑾因为苏绵绵的态度,小身子瑟缩了一下,语气幽怨,失落,又带着些让人心疼的祈盼,疑似哽咽。

    “儿子,这个,不可以的!”苏绵绵没想到苏瑾会这样说,心里一时间酸涩难言,百味陈杂。

    她以为,这些年来自己足够爱他,可是现在看来,她给予儿子的母爱再多,也始终代替不了父爱,儿子的幼小心灵,对正常的一家人的生活,是那么的渴望!

    “为什么不可以?”苏瑾难得的执拗了起来,“我就是要爸爸妈咪陪我一起睡!我们是一家人,为什么不能睡在一起?苏瑾明明有爸爸,也有妈咪了!”

    “可是,妈咪和爸爸并没有结婚,只有结婚的人才可以睡在一起!”苏绵绵有些无力的解释着。

    “那妈咪跟爸爸马上结婚好不好?爸爸都说了要娶妈咪的!”苏瑾锲而不舍的要求道。

    “苏瑾,妈咪是不会跟爸爸结婚的!”苏绵绵耐心的跟苏瑾解释,“只有相互喜欢的两个人才可以结婚,爸爸和妈咪不是那样的,你懂吗?”

    “我不懂!妈咪骗人!你今天明明跟苏瑾说过你喜欢爸爸的,爸爸也喜欢你,你骗人!呜呜……你骗人!苏瑾不管!苏瑾就是要爸爸跟妈咪和苏瑾一起睡!苏瑾要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呜呜……”黑暗里响起苏瑾的哭闹声,带着生生控诉,重重的撞击着夜色掩盖下的一男一女。

    苏绵绵只觉得整个心都被苏瑾的哭声给绞碎了,她抱着苏瑾,面对儿子的控诉,不知道该怎么样解释,小孩子不理解大人的世界,但是也敏感的察觉到了父母的不和睦,本能的恐惧。

    就在苏绵绵束手无策的眼圈发红的时候,床的另一边陷了下去,苏绵绵身子一僵,还来不及出口呵斥,就听到君赫西温柔的像是能拧出水来的声音响了起来:“儿子,爸爸在!”

    苏瑾的哭声一顿,转过身看着君赫西,一双清亮的眸子里飞快的划过一丝计谋得逞的亮光。

    君赫西一看苏瑾的眼神,心里就知道自己上当了,心里叹息一声,却并不拆穿苏瑾的小伎俩,他不用想也知道,苏瑾刚刚会哭闹,是哪个无良的家伙的杰作,但是虽然如此,苏瑾刚刚的那一声声的控诉,仍旧是在他的心湖激起层层浪花,让他难以平静。

    “君赫西,你——”苏绵绵没有想到君赫西会爬上床来,一时间手脚僵硬的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

    “苏二绵,难道你忍心让儿子哭闹一夜?”君赫西清冷的声音含着质问。

    “当然不——君三儿,你别借题发挥!我告诉你——我……我……”苏绵绵有些气结的语无伦次。

    “苏二绵,你能别这么自我感觉良好么?放心,我的眼里只有儿子!”君赫西的声音又冷了一分。

    “丫的,不说实话会死?”苏绵绵被君赫西这样一说,自尊心受了打击,小声嘀咕着。

    切!瞧那家伙那副拽样?苏绵绵在心里腹诽着,说的好像她是瘟疫似的!她的行情还没糟糕成那样好不好?

    “看来你还很期待我对你感兴趣?要不我勉为其难的……”君赫西耳尖的听到苏绵绵的嘟囔,沉声开口。

    “别!可千万别!千万别委屈了您的尊驾!咱俩八字不合,还是保持距离的好!”苏绵绵气呼呼的打断君赫西的话,气的直翻白眼!

    “爸爸,妈咪,你们是不是在吵架?”苏瑾弱弱的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询问,打断了正斗嘴的两个人。

    “没有!”

    “没有!”

    这一次,两个人难得的有志一同,在孩子面前选择了粉饰太平。

    “那就好!苏瑾担心死了!”苏瑾如释重负的声音响了起来,但是在夜色掩盖下的小嘴却是一撅。

    明明就是在吵架,大人最爱骗小孩了!

    苏绵绵爱恋的摸了摸苏瑾的头,小家伙还真是敏感呢!

    “妈咪,让爸爸睡在苏瑾的身边好不好?”苏瑾生怕苏绵绵不同意,弱弱的问。

    苏绵绵无语望天,人都爬上来了,她还能说不同意么?

    “苏瑾喜欢就好。”努力的吸气呼气了三个回合,苏绵绵憋气的艰难的吐出六个字!

    “妈咪,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苏瑾最爱你了!”苏瑾得到了苏绵绵的首肯,小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撒娇道。

    “小马屁精!”苏绵绵没好气的说,嘴角却是忍不住向上弯了起来。

    为了儿子,就暂且忍一晚上吧!

    “爸爸——妈咪——”苏瑾兴奋的小脸通红,一手握着君赫西的大手,一手握着苏绵绵的小手,将爸爸妈咪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满足的感叹道:“苏瑾真幸福!这是苏瑾最快乐的一天了!”

    苏绵绵没想到苏瑾会做出这样的动作,在她的小手触摸到君赫西温热的大手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开苏瑾的小手,而且她感觉到对方也跟她一样,规矩的蜷起手指,但是听到苏瑾后面的话,苏绵绵终究不忍心破坏了苏瑾的好心情,只是将自己的手往后缩了缩,不过即便是这样,也不可避免的跟君赫西的手碰到。

    于是,两个大人的手,第一次因为他们心里共同爱着的小小人儿,用这种别扭的方式,做了一次亲密接触。

    而计谋得逞的苏瑾,在黑暗中一双眼睛如同闪耀的星星,全是兴奋的亮光。

    哼!小叔叔还说这任务有多么的艰巨多么的困难,说苏瑾肯定办不到,这根本轻而易举嘛!明天,一定要打电话告诉小叔叔,苏瑾是个聪明的小男子汉!

    第二天一早苏瑾就醒来了,发现君赫西跟苏绵绵睡在他的身边,他欢天喜地的亲了苏绵绵一下,然后又抱着君赫西亲了一口,开心的难以形容。

    君赫西看着儿子心满意足的小脸,摸了摸他的头后,就起床了。

    苏绵绵看着君赫西伸懒腰的时候,身体有些几不可查的僵硬,心里微微动容,其实昨天晚上等苏瑾睡熟了之后,君赫西又悄悄地溜下床去,继续去套间的客厅里睡沙发去了,不过是早上一早察觉到苏瑾快要醒来的时候,才回到床上的而已。

    苏瑾起床洗刷完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凌睿打电话汇报工作,苏绵绵看着苏瑾在套间的客厅里对着电话眉飞色舞的小样儿,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怎么觉得头儿一家,都是害人精呢?

    有凌睿越国遥控,有苏瑾这个小人精儿从中穿针引线的耍宝调剂,君赫西跟苏绵绵难得的吃了一顿没有硝烟的早餐。

    只是早餐刚过,那股子愉快的气氛还在继续发酵呢,却被突然出现的安格斯给打散了。

    其实,安格斯的出现,也算不上突然,毕竟,昨天晚上的时候苏绵绵是答应了安格斯今天要一起去逛街的。

    “妈咪!”苏瑾对安格斯有着本能的排斥,老远的见到安格斯向这边走来,就下意识的揪紧了苏绵绵的衣角。

    “苏,我将车子停在外面了,我们出发吧?”安格斯彬彬有礼的朝着苏绵绵微笑,那抹弧度完美的无可挑剔。

    “安格斯,我……”苏绵绵昨天晚上已经答应苏瑾今天不会跟安格斯一起出去购物,但是由于没有安格斯的电话,她昨天也没有办法通知安格斯,原本想着早饭过后就跟安格斯说这件事的,却没想到,安格斯已经准备好了,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拒绝。

    “苏,是不是没有拿东西?没关系,我在下面等你!”安格斯看了一眼面带尴尬的苏绵绵,发现她两手空空,了悟般的说。

    “不是的,安格斯我……”苏绵绵抱歉的开口,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声询问给打断了:“安格斯,这位就是你说的东方娃娃?”

    苏绵绵看向声音来源处,眼底飞快的划过一簇流光,她微笑着朝安格斯开口道:“这位是……”

    “比尔!我的朋友,今天和我们同行,外面还有好多人,大家一起热闹点。”安格斯说着,又一指旅馆外面。

    苏绵绵顺着安格斯的手指看过去,果然,外面停着几辆拉风的跑车,穿着时尚花哨的男男女女朝着旅馆内的人招手。

    “嗨!东方娃娃!”那个叫比尔的男人朝着苏绵绵打招呼,笑容阳光,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苏绵绵微微一笑,然后对着安格斯说:“等我一下,我回房间去拿我的包包和手机。”

    “妈咪!”苏绵绵的话刚一落下,苏瑾就不依的叫嚷了起来:“妈咪,你答应过我的!”

    “乖,你今天跟爸爸一起,妈咪给你买很多好玩的玩具回来,好不好?”苏绵绵蹲下身子,安抚的摸了摸苏瑾的头。

    “苏绵绵!”君赫西听到苏绵绵竟然不顾苏瑾的反对,要跟安格斯他们出去,对孩子如此的不守信用,冷声警示。

    “苏,看来你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我们去车上等你!”安格斯看着面色阴沉的君赫西,耸了耸肩,对着苏绵绵绅士的开口,然后跟比尔两个一起出了旅馆。

    “妈咪,苏瑾不喜欢那个蓝眼睛的叔叔!”安格斯一走,苏瑾就扬起小脸看着苏绵绵,一脸祈求道:“妈咪,你不要跟蓝眼睛的叔叔去约会好不好?爸爸也可以带我们去买东西的!昨天爸爸说今天要带我们去玩的!”

    “苏瑾乖,妈咪跟安格斯叔叔早就约好了的,做人不能言而无信,对不对?”苏绵绵伸出双手想要去抱起苏瑾,却不料君赫西抢先一步,将苏瑾给抱着躲开。

    “苏绵绵,儿子有我照顾着,放心,不会打扰你攀龙附凤!哦!我还忘记告诉你了,安格斯是y国皇室,没想到你野心不小,肖想的是王妃的宝座!但愿你别为今天的事情后悔!”君赫西带着鄙视的目光冷刷刷的落在苏绵绵的身上,说完之后,抱着苏瑾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题外话------

    谢谢五星!谢谢票票!谢谢花花!么么哒!

    绵绵和赫西的剧情展开了,安格斯是很关键的一个人,大家要耐心哦,其实我在前几张已经埋下几个伏笔了,大家不要不相信绵绵哦,二绵绝壁不是三心二意的女纸!

章节目录

再嫁豪门之溺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浅睡的妖(诱欢,误惹纨绔痞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睡的妖(诱欢,误惹纨绔痞子)并收藏再嫁豪门之溺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