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是被冻醒的。当她睁开眼的时候, 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冰天雪地的环境中。她想要动一下, 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吊了起来, 双脚悬空——怪不得她一直觉得睡得很不舒服。

    她的前面也有数具和她一样被双手倒吊的女子,只是从她们青白发灰的脸色来看, 应该已经死去了。清欢数了数,竟足足有六十七具!密密麻麻,每具尸体都是赤|身|裸|体的,她们有的睁着眼睛, 有的还保留着死前恐惧痛苦的表情, 离清欢最近的那一个, 她的腿间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淌血。她的身下放着一个青铜大鼎,鼎身刻着稀奇古怪的花纹。

    清欢第一时间看了下自己,呼,还好,她是穿着衣服的。什么时候失踪的少女竟然已经达到这么多了?再加上之前发现的那十三具尸体,刚刚好八十!她突然有了一种很蛋疼的预感,这最后一具……该不会是自己吧?!

    该死,现在的她手无缚鸡之力, 别说是逃跑了, 就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啊!

    正在她努力挣扎想要试试看能不能落地的时候,一个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别挣扎了, 挣扎也是没有用的。”

    清欢心下一惊, 连忙扭头看去, 一个穿着大红长袍的妖艳男子慢吞吞地走了过来,一双狐狸眼格外显眼。他身上邪气极重,血腥味也很浓,尤其是眉眼,颜色深红发黑,显然已是入了魔道。

    清欢道:“你便是胡姐姐仅剩的亲人么?你疯了不成?这样修炼,你决不可能修成正果!”

    “闭嘴!”狐妖似是被戳到了痛处,猛地上前一大步,咬牙道:“你知道什么!吃那些露水野果倒是能成正果,可最后位列仙班的又有几人?我身负血海深仇,只要能报仇,你管我如何修炼!”

    “可这些女子都是无辜的……”清欢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她们全都是活生生的人命,你害了她们性命不说,甚至让她们死后都无法保持贞洁,若是胡姐姐知道,也定然不会原谅你的!”

    “我呸!你以为我是为胡媚娘报仇?呵,她也配!”狐妖旋身至位上落座,轻轻剔着指甲。“她被鬼迷了心窍,一心想要与那书生共结鸳盟,还将那书生带到我胡氏一族洞府。自己死了便算,我那其他的家人何其无辜?!若非她愚蠢自私,又哪里来今日的我?!”

    “那个蠢货……自己把内丹吐出救了那书生,连心都被人挖去了,她若是想死,只管去死,可这一家上下老老小小都是为她所累!”狐妖一掌拍在桌子上,桌子瞬间碎成齑米分。“我这么做有什么错!那臭和尚日日追杀于我,我若是不吃人心,法力如何精进?如今可真是天佑我也,卿昂然那伪君子竟回来了!哈哈哈哈,这次本座便要将臭和尚跟卿昂然尽数杀了,为我全家老小报仇雪恨!”

    他实在是太激动了,清欢努力挣扎也不得法。狐妖站起来,轻笑道:“小姑娘,你生得可真是美貌,气息也很纯净,你的心,味道应该很好吧。”

    清欢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的这里,按理说她跟皇上在一起,妖邪之物是不得近身的,没理由被抓到这来都不知道啊!

    狐妖走过来,他的指甲变得格外尖锐,从清欢脚踝一路朝上,看起来是想要破了她的处子身。“这处女血可以让本座修炼更快,本座实在是太渴望了。如今我马上就要吃满九九八十一颗人心,呵呵……”

    清欢猛地别过脸:“在我看来,你和那卿昂然也没什么不同。”

    “你说什么!”狐妖立刻怒了,“你竟拿本座跟那伪君子比!”

    清欢莫名觉得这狐妖情绪很不稳定,就好像是个导火线,一点就着。她不屈不挠地瞪着狐妖:“难道不是么?卿昂然为了荣华富贵欺骗胡媚娘,用男女情爱掩饰自己贪慕虚荣的本性。而你,则是以报仇之名,行虐杀之实!什么为家人报仇,这根本是你想要获取力量的借口!你想要变强,你厌恶那种饮露食果,餐风宿露的修行方式,报仇,不过是你滥杀无辜的借口!”

    “住口!住口住口住口!你知道什么!”狐妖似是被戳穿了什么一般在冰窟里来回走动,焦躁异常,最后他似乎也想不到要如何反驳清欢,便直接化指为爪,直直向清欢扑来:“黄口小儿!本座便先破了你的身,吃了你的心,再去寻仇!”

    恰好此时,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劲儿,清欢的双手竟也变成了爪子!和狐妖的爪子自然不能比,但割开绳索还是做得到的。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她重重跌落地面,而狐妖的利爪刚好从她头上掠过,虎虎生风,她的长发甚至被割断了一绺。

    见清欢挣脱,狐妖一愣,再一低头,那绝美的少女头上竟冒出了一双雪白的猫耳,背后还有一条长长的白尾巴。“你是妖?”

    “我跟你可不一样,我没害过人。”清欢龇牙,很有气势的样子。

    不是人类,吃了她的心也没什么用,而且这猫妖身上气息纯净,竟是连内丹也无,对他的修炼而言根本就是个废物。狐妖啐了一口:“臭和尚,竟敢骗我!”

    臭和尚?“你是说无名法师?”

    “什么无名法师,不过是本座养的一条狗罢了。”狐妖冷笑。“这八十个女人,包括你,可都是他为本座盗来的。”

    清欢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那法师早就瞧出来我是妖……”

    狐妖听了也是一愣,突然似是明白了什么,低呼一声糟糕,想要往洞外奔逃,却突然跪了下去,双手死死地捂住胸口的位置,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牵制了一样。清欢先前一见便知此妖已非同一般,很难降服,这会儿能让狐妖这么痛苦的……她好像也懂了,闪电般回头。

    果然。

    似道非道,似僧非僧,脚踩芒鞋手捧金铍的无名法师正站在那里。

    女子从浴桶中站了起来,看样子是沐浴完毕了。她单脚跨出浴桶,向和安的喉结因为吞咽口水而在上下蠕动,他痴迷地盯着那具完美的娇躯看,无论是饱满的胸,还是纤细的看不出已有身孕的腰,还是修长的腿,都让他为之着迷。向和安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走过去,却听得佳人低呼一声,踩到了地上的水,眼看就要扑倒在地上!

    向和安的心都快跳出了嗓子眼儿!他暗道不好,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整个人径直扑了过去,给清欢当了个人肉垫子。好在她轻盈纤细,并不重,所以虽然压在向和安身上,却也不疼。电光火石间,向和安什么也不顾了,只想着清欢腹中的孩子可千万不要有事才好,这可是他第一个孩子!

    清欢自然是知道这个孩子对向和安而言多么重要,如果不是确认向和安能即使赶过来救她的话,她也不会选择这么危险的法子。当下露出天旋地转不知发生了何事的表情,呆呆地瞪着身下的男人,半晌,眼泪突然一颗一颗掉下来。

    向和安心疼了。他原本想要说她几句的,可是美人落泪,梨花带雨,他又如何舍得呢?于是轻轻摸了摸她仍然湿漉漉的背,柔声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快起来,小心一会儿着凉。”

    说着,已将清欢抱了起来。清欢乖巧地被他抱到床上,又被向和安拿来干净的布巾包住,整个人被包在里头的样子可爱极了,简直像是个小娃娃。

    向和安可从没这么伺候过人,从小到大,他都是被伺候的那个。然而如今怀里有了他孩子的女人却叫他甘愿为之付出一些,只要一想到数月后他的第一个孩子就会出世,向和安便觉得,别说是给清欢做肉垫擦身子了,就是为她折了命也心甘情愿啊!

    也不知怎地,自打得知她有了身孕后,向和安便觉得红鸾有点不一样了,可这不一样是不一样在哪里,他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归咎于怀孕的缘故。听说怀孕会令女子性情转变,此话应该不假。

    清欢自然不会恃宠而骄,她抬起眸子飞快地看了向和安一眼,随即又缩了回去,整个人如同一朵可怜的小白花,楚楚可怜,惹人怜惜。向和安被她这水汪汪湿漉漉的眼神看的浑身都酥了,到底是没忍住,低头去吻清欢的嘴。

    那小嘴儿格外的温热香甜,向和安险些想要溺死其中,不愿挣脱,可清欢却将他推开,柔声细气地道:“老爷,您身上都湿了,还是让婢妾伺候您沐浴净身吧。”

    向和安被她迷得有些晕头转向,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鬼使神差地就呢喃了一个好字。

章节目录

超级护花天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烈焰滔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烈焰滔滔并收藏超级护花天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