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闻言顿时沉默,谁也没有再看谁一眼,分头沉默下车,

    ……

    元晰心口发闷的靠在椅子上,看着下面的人:“谨恂,认为派这两位担任钦差合适吗?”

    元谨恂恭手:“回皇上,相爷多次应对圣国重大天灾,对此有丰富的经验,更对一路行进个省份所有了解,儿臣相信相爷再次处理此事的能力。”

    元晰微不可查的颔首,在经过昨天回敬众臣后,依然没有大包大揽,没有急功近利,没有盲目彰显自己的优异,是个沉得住气的:“就按你和衡政商议的办,行了,你下去颁旨,留衡政跟陪朕下盘棋。”

    “是,皇上,儿臣告辞。”元谨恂眼皮都没眨一下,三步退去。

    元晰一时间更加头疼,被如此干脆的离开,弄的有些措手不及,元谨恂不是该磨蹭一会,等他训斥一番才不甘心的退下?

    ……

    夜衡政看眼桌上的棋盘,落子一如既往的沉稳,神色也往常无异。

    元晰望着棋盘上隐隐露出败势的己方毫不意外:“觉得永平王是个怎样的人?”

    夜衡政再次落下一子,侧在一旁的身子几乎未动,淡蓝金边的盛装,衬得他越加沉稳:“明睿。”

    元晰老脸一沉褶子皱在一起:“就这点?”然后落下一子等不到回答后,叹口气:“永寿王呢?”

    夜衡政依旧未动,落子从容:“聪慧。”

    元晰老脸又是一沉,沉的更加难看,夸奖的话听少了,龙颜不悦;贬低自家儿子的话像小孩子一样聪慧的话听了同样龙颜不悦,元晰忍着脾气,继续问:“永乐王呢?”

    夜衡政落子的手思索了一下,有力的手腕带着金边的袖口从容落下:“骄阳似火。”

    元晰闻言一怔,继而哈哈大笑,可不是吗,这就是他目前待选的三个孩子,不,本来有四个,也是最令他最看好的一个,虽然手段阴狠,但心思慎密沉稳,相比永寿王被臣子们当孩子骗。

    他更乐意看到臣子们面对永安王时,小心谨慎中带着惧怕的成分。

    可……元晰不甘心的落下黑子,他还是杀了他,一个阴狠有余对民更狠对官员维护的储君是灭国的征兆,所以他绝对不能容忍永安王把贡院当手里的棋子王。

    当永安王消失,永平王走入他的视线,不可否认他有种绝望地豁然重生的明朗和顿悟,这个孩子不言无语的存在二十多年,军功、政功被抢无数。

    但拜见他时那份心不在焉中的轻描淡写,让他也思索了很久他的用心。

    后来证明不单他要思考,整个朝中谁敢对他不敬,他虽没有军中高职,没有官场一品之位,但所有的功绩摆在哪里,一一翻出来足够令所有人震惊。

    反而这种沉默后的爆发,更令人无法琢磨此人竟然如同空气般存在了这么多年。

    但他又不软弱可欺,一个能领军攻下十二州退敌八千里的战王,一个能不动声色摧毁整个北海官场圈的小县令,谁敢说他心无城府。

    而元谨恂眼里的淡然不是走投无路后的放弃而是不在意时,谁敢对他试探,截至目前为止就是王家也不敢与永平王太多接触。

    大概除了不长脑子的林重阳,谁也不敢肆无忌惮的以永平王背后势力自比。

    元晰这样一想,表情骤然有些缓和还有些与有荣焉,大皇子对下面臣子的包容,对人的宽和与震慑都符合他心里的不二人选,又能让夜衡政给出如此高的评价更是与有荣焉。

    夜衡政突然收起白子。

    元晰脸上愉悦的表情一僵,心想,夜衡政还是一样不留情面啊:“行了,大过年陪朕下棋,也怪无趣的,退下吧。”

    夜衡政起身,身姿笔直:“微臣能陪皇上下棋,是臣子的荣幸,微臣告辞。”

    元晰挥挥手,看着夜衡政离开后,突然有些百感交集,曾经他也这样年轻,一盘棋的跪坐后也能脚步未顿,可现在他竟然动都不能动一下。

    元晰苦笑一下,也懒得动了,直接缓慢忧心的开口:“夜衡政跟大皇子关系似乎不太好?”从天门到这里怎么也有一炷香的时间,两人竟然没有任何交流?真是令人摸不到脉的‘年轻’‘无知’!

    他们不觉得该趁机探寻一下底线,了解一下脾气?增进一下‘感情’?

    应公公呵呵一笑:“回皇上,大皇子是知道夜相正直不用接触,也会很公正的说一些话。”比如刚才,不是也没有偏移的在说事实。

    元晰也只能这么想了,等他归天了,这圣国还不是他们的,随他们折腾去吧:“但愿他会知道夜衡政的价值……”又不会被反压制。

    臣子与君主永远是,你强我弱的关系,希望元谨恂不要令他失望,夜衡政这个人不是好驾驭的——

    ……

    迟了很久的夜衡政在距离永平王府还有一条街的官场大道上,堵住了颁完旨准备回府的元谨恂。

    夜衡政什么话都没说,阴沉着脸跳上去,一拳打在元谨恂脸上:什么叫昨晚在一起!你个混蛋!

    元谨恂立即回神,反手一拳挥过去,什么兄弟情谊!?都是猜想罢了!知道林逸衣是永平王妃后还来他这里让他放弃!这就是兄弟?!这就是这么多年的感情!

    随意、纪道分别握住马车的缰绳,平稳的脱离了本来的路线,继续向前。

    马车剧烈的碰撞这,不是夜衡政把元谨恂甩在车身上,就是元谨恂要把夜衡政从窗口扔出去!

    无论是谁心里都憋着一团无法宣泄的怒火。

    “你要是男人就放手!别忘了皇上今天对你的看中!是谁换来的!忘恩负义!”夜衡政一拳打在元谨恂肚子上。

    元谨恂瞬间挡住他的拳,目光愤怒,顿时原路反击:“夜衡政!抢别人的东西很过瘾是不是!”

    夜衡政侧身闪过,顺势踢向他的脚裸:“是你想法龌龊!”

    “本王逗本王的女人玩,你参与什么!”元谨恂快被气疯了,他才真是一口血堵在胸口,吐出来也没人心疼,干脆不吐的可怜虫,他的王妃!他的王妃懂不懂!和离不过陪着她闹着玩的把戏。

    如果他知道会是这样的效果,如果他知道?打死他都不这样‘玩’!

    夜衡政闻言要被气疯了,瞬间掐住他那傲慢、高贵、永远不会低下来的脑袋:“还‘玩’?你当她是什么?你身边养的一只猫吗!陪着她闹着玩!你真敢说!

    元谨恂!我怎么从没发现你这样有‘情调’!这样自以为事!认为这种事能随便跟她闹着玩!”

    元谨恂愤怒的扒开他的手,反手把他堵在窗口要把他扔出去,脸色比夜衡政还难看:“我为什么不能!他是我妻子!你永远别忘了她是我妻子!她所有的一切都属于我!如果不是你!我们会过的好好的!”

    “好你个鬼!就算没有我,她跟你车夫跑了!你更难堪!”

    元谨恂闻言!顿时愤怒的把夜衡政扔出车窗!“闭嘴!”

    “你不让我说就能改变事实!”夜衡政隔断套马锁,元谨恂瞬间从里面滚了出来!

    纪道、随影赶紧跑得远远的,幸好他们明智把马车赶荒郊野外来了。

    夜衡政真不把元谨恂这种‘对手’放在眼里,天生的帝王相他承认,但对女人,他有圣国男人都有的通病,而且演绎的更甚,林逸衣那种思想的人会喜欢她才有鬼:“怎么!不愿意面对现实!”

    夜衡政讽刺的看着从地上爬起来,顿时向他追来的人!

    夜衡政也不退缩,抄起手边的锁链向元谨恂甩去,前面因为要面见皇上,总要留下三分,这会还有什么好怕的。

    两人都是上过战场的人,谁也不是弱不禁风的文官,打起来甚至能听到骨头沉闷的回响。

    夜衡政尤其下手狠辣,有那句‘昨晚在一起’的前提,他恨得打醒元谨恂的脑子:“她要的是尊重!尊重你懂不懂!圈养了她这么多年!你就没有反思过!没有看到她的落寞!”

    元谨恂觉得异常可笑:“以女干夫的身份教训我!”他的苦涩谁看的到!没有一个人管她现在是王妃吗!

    夜衡政嗤之以鼻:“你除了那个身份有什么可炫耀的!值得你一再强调!”

    对!说的没错,他现在就剩这一个身份了,那又如何:“就这一个身份,足以让你们一辈子是女干夫淫妇!

    你如果够爱她,不觉得该早日离开,给她一个清白的身份!说白了,你也不过是在禁锢而已,不就是一份感情,我告诉你,在林夫人眼里她女婿永远是本王!

    在你奶奶眼里,她永远是永平王妃!你想干什么!拉她进入一个你认为对她好的世界,让所有人用绯议的眼光看她!落入更难看的境地!你就不龌龊不野心!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教训我!”

    元谨恂一圈打在夜衡政脸上。

    夜衡政同时给了元谨恂一拳,喘息的倒在地上:“那又怎样,她高兴就好,她会在乎那些眼光,大不了林重阳多个向她大姐的私生女!也比跟着你过的舒心!”

    “哈哈——荒谬!”

    “荒谬吗?至少我身边没有那么多让她憋屈的女人跟她分看一个男人,没有人会楚楚可怜的让她知道需要被她的男人宠幸!你呢?

    当你施舍的一切她都不要时,你想过她心里是否难受?她好无容易逃出有你的地方,你凭什么又挥挥手让她回去!

    她是人,是的妻子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照顾她,有没有想过让她过的开心点,不是物质的满足,不是正妻的地位,是一份用心,你对她的用心!

    但凡你对她有一分好,有一分作为是用心做的而不是身份!她会跟了我?

    元谨恂!你输了!一个过世的王妃而已,你成全的起,你的骄傲不会减少一分,你为威严一样无人挑衅,回到那个你该在的位置,你现在不过是不甘心她跑了而已。”

    元谨恂闻言可笑的望着苍蓝的天,呼吸急喘,这是什么世道,对方跑来说服他这个正夫放手:“她是我的女人,昨晚……”

    夜衡政可笑的一笑:“用不用我告诉你,她主动的时候多顺从!所以你说那些没有意——”

    元谨恂瞬间爬起来一拳打在他脸上:“你敢碰你嫂子!你有没有道德!你把握当什么!”

    夜衡政首次没有还手,任元谨恂愤怒的发泄着,直到鼻腔口腔里钻满鲜血。

    元谨恂望着这张脸,突然再也无法挥下去,心里的那个小丑胆怯的缩在角落里,不敢出来,哈哈哈!他又输了吗!看看,多伟大的牺牲,连打架的时候也不忘展现他爱林逸衣的做出的让步?

    元谨恂一瞬间精神险些崩溃,一个理直气壮的说爱这你妻子的男人,一个当着你的面上演付出一切的男人!比挖他的心,还让他难受!

    元谨恂突然仰起头,奋力嘶吼,知道一口血喷出,倒在地上。

    纪道见状,顿时飞奔而来,脸色焦急:“王爷!王爷!”

    夜衡政也瞬间起身,掐他人中,确定他又恢复了气息后,快速与随影扶他上马,脸上情绪复杂:“快!最近的山庄!纪道!去找大夫!要快!快!”

    ……

    夜衡政脸上的伤痕已经过了简单处理,青肿的痕迹触目惊心。

    郑大夫为永平王把完脉,开了药,脸色凝重的出了卧房。

    夜衡政立即跟上:“大夫,王爷怎么样?”

    纪道含着泪也跟了出来:“相爷是自己人。”

    夜衡政闻言,手指发颤的拿出了腰间的令牌。

    郑大人见状惊讶的望着夜衡政,心里咯噔一下,任谁知道朝中一品相爷是永平王的人,都不会有多镇定,这意味着一场江山、一份征战、一片天下。

    顿时吓的跪了下来,不是对夜衡政是对着卧房的方向,声音不禁也抖了三分:“回……回相爷的话,王……王爷……”郑大夫不禁擦擦汗,心里忍不住想,他会是皇上吗?会是皇上吗?

    想想自己的手搭过无数次王爷的脉搏,心跳怎么也无法宁静:“王爷已经不是第一次昏倒,这样频繁的气急攻心,对王爷的身体没有好处,加上王爷本身思虑过重,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另王爷留下病根,以后……以后……”

    纪道急了:“有什么你说啊!”

    郑大夫突然道你:“王妃便是前车之鉴!”

    纪道踉跄的后退一步。

    夜衡政瞬间面无血色。

    永平王妃曾卧床六年,虽然元谨恂不至于气量狭小到那种地步,但十个人都明白,也不会是好病。

    纪道垂下头,对夜衡政一丝埋怨也没有,甚至一个目光都没有过去,直接转身回去照顾王爷。

    郑大夫胆小的跪着,不知道这位夜相大人突然怎么了,生命活力顿时降到最低点,但随后一想,相爷对王爷真是忠心啊?朝廷中的是是非非,果然不是他们这些平民一眼能看透的,谁能料到朝廷上大权在握全完不用站队的堂堂夜相大人,竟然和王爷是君王臣子的关系。

    随影小心的欲上前扶一下主子。

    夜衡政脸色惨白的挥挥,为自己刚才的自满和对元谨恂感情的轻视打击很大,他一直以为……一直以为……

    “下去……”

    郑大夫、随影互看一眼,小心的退去。

    郑大夫不担心王爷的人会杀人灭口,他是王府的府医,跟在王爷身边十几年,说是王爷在圣都一手扶持的药堂也不为过。

    夜衡政狼狈的坐在椅子上,一时间对自己各种复杂,一个是他兄弟,一个是他的爱人,他……

    与此同时。

    太古寺后山外,木归兮紧盯着上了马车的林逸衣,唯恐她中途反悔再下来。

    林逸衣怎么可能反悔,离开这里是最好的结果,让彼此都静静,让夜衡政不为难,让她也凉凉这具身体。

    木归兮见她突然打开车帘望着山顶的寺庙,突然紧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话!”

    ------题外话------

    求票二更啦!4812(有就投,没有就算了,没有也一样二更滴)

    还是一样,无所别字版本要等一个小时后修改

章节目录

厨妃之王爷请纳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鹦鹉晒月并收藏厨妃之王爷请纳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