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猪这个事儿,刘富贵这里是经常杀。对于小乐乐来讲,基本上猪身上的各个部件,那都是想吃啥就吃啥。

    可是这次杀的猪不同,这次是杀的年猪。

    哪怕老刘同志现在的日子过得好得不得了,在这次的杀猪行动上,也是慎重对待。不仅仅要一次杀五头,还得走老令。

    啥老令呢?这个说道比较多。哪怕现在他所走的这个老令,也是简化版的,这也是三太爷张罗起来的。

    去年拜山,给了刘富贵好兆头。今年初一再拜山的时候,就是去还愿。跟山神爷爷,你不能太小气不是?所以今年就得好好张罗。

    别看一口气送去了五头猪待宰,其中的一头还是用红布蒙着头送过去的。这头猪已经两天没吃粮食了,光喝水,饿得吱吱叫。

    它的身份已经不一般了,就算是杀完了,也不能将它的头随意的扔大盆里带回来,同样需要用红布蒙着,只不过会多夹一条猪尾巴。

    这头猪的肉,是不能卖的,但是你可以送,而且你还是送得越远越好。老令儿的说法,送得越远,将来山神爷爷看的就越远。预示着,山也会变得更高嘛。

    其实要是按照老令来讲,这个猪肉也不是送人的,而是丢到山脚下、山腰上,让山上的野兽们分而食之。那样就太浪费了,不好。

    杀猪的师傅,你还得给赏钱。以前的时候十块八块的就够了,现在五十块你都拿不出手。一张大红票,外带上两盒玉溪,这是标配。

    要是平安在家,这些事儿交给他妥妥的。现在他在省城的超市很忙,那也没有关系。没了刘平安,还有李凤九。

    这些活交给他,那也是手拿把掐的,而且他也愿意干。

    “四头猪的肉呢,大家伙得意哪块儿一会就跟师傅说,直接砍下来啊。”刘富贵手里转着核桃,看着大家伙笑着说道。

    今天过来他们家老院子里的人可着实不少,都是村子里的人,知道他家的猪肉好吃啊。虽然说照比市场的那个饲料猪还是贵一些,但是你能买到这么好的猪肉,这个价那就是再便宜不过了。

    养猪场就在家不远处啊,刘富贵这边天天喂啥,好些人比刘富贵都清楚呢。那些乱七八糟添加剂啥的,一丁点儿都没有。这个猪肉你就吃去吧,都会在嗓子眼里打转儿。

    “大叔,这是全村都来了呗?院子里都装不下了。”陈二丫拿着一个香瓜边啃边问。

    “你也不嫌凉,一会儿在屋里呆着吧,还得放炮,震耳朵。”刘富贵看了她一眼,无奈的说道。

    “切,多大个事儿啊。我还得跟着放鞭呢。那四挂鞭,就我们四个管了。”陈二丫毫不在乎的说道。

    “不过,大叔啊,这么多人,四头猪够分么?一人砍一些这个肉不就没了么?排后边的不是不合适了?”

    “这里边多少有些说道吧,走的老规矩。”刘富贵笑着说道。

    “以前日子过得都穷,谁家没事能杀年猪玩?整个村子里,能有五家杀的就不错了。所以大家也就形成了规矩,不管你排多靠前,也不带一次性砍太多的。”

    “所以咱们这四头猪足够分了,现在都经常吃肉,谁家还会买太多啊。买了也吃不下,还不如将来现买呢。”

    “富贵,刚刚司机跟我联系了,拉海产的车已经拐下公路,正往村子里走呢。是到这边还是到场院上去?”韩东拿着电话走了过来。

    “开到场院上吧,这边砍完了肉,接下来就可以直接到那边去买海产了。”刘富贵想了一下说道。

    韩东点了点头,对着电话又讲了起来。刘富贵这边又找到了蒋志贵,将这个事情给说了一下。

    接下来还得让他安排人来通知,自己这边忙活不过来。其实也不是忙活不过来,就是他有些懒,喜欢看热闹玩。

    真个的说起来,今天蒋志贵的心情,要比刘富贵都要开心好多。日子过得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他就觉得自打刘富贵起来以后,这个日子真就开始过的好了。

    吃水上,不用愁了。要是没有一个扯头儿的人,恐怕这个水还得放几年才能接上。更不用说现在煮饭、做菜,还有山泉水呢。你城里人赚得再多,你想喝这个水,你得花钱买啊,咱们就不用。

    收入上,各家各户的也都提高了一些。虽然说要是用很多来形容的话,那个有些夸张,但是一般多,还是可以的。

    地租给了刘富贵,人就空了出来。现在刘富贵长工就雇了这么多人,等将来忙起来的时候,肯定还会找短工。只要你不偷奸耍滑的干活儿,刘富贵这里肯定全都用得上。

    咋也比到各个村儿转悠去找活儿干强啊,也比跑别的城市打工强。到了外边,吃喝住,你都是钱,这就是在家门口呢。

    再说现在,往常你要是想买点海产,你都得往县里跑。赶上人多的时候,你买几斤带鱼都得排半天队。

    现在是啥?刘富贵的朋友直接将装海产的车给开过来。不管是鱼虾蟹,还是一些别的,你要啥都给你带过来,绝对让你过一个肥年。

    不用去再羡慕城里人啥的,咱们买这个既便宜又新鲜。你城里人去市场上买那个,都未必有咱们这个好。

    他这里也是找人帮忙扩散,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不过在知道车真过来了,那个心情也是很飞扬。

    “呀,大叔,拉猪的车回来了,我去放炮。”

    刘富贵边上的陈二丫往前边看了一眼,然后就是一蹦三丈高。

    对于放鞭这个活,她真的是惦记得不行。刘富贵想嘱咐她两句,别把自己给蹦着啥的,这都来不及。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大家伙也让开了路,让李凤九的这辆拉猪车驶进院子里。

    三太爷直接就来到了车边,李凤九打开箱货的门,从里边将用红布蒙着的猪头给抱了出来。别看三太爷年岁大了,也有把子力气,稳稳当当的就将猪头给接住。

    “请走喽……”

    三太爷迈步之前喊了一嗓子。

    这是要孝敬给山神爷爷的猪头么,那你就得单独放着。反正这是在东北,就算是暖冬,这个时节也都是零下。户外的天然大冰箱,不用担心会放坏。

    也不用担心会被老鼠给咬去,咬去了更好呢,那是山神爷爷想着这个事儿,提前派小兵过来看看。

    等三太爷放完了猪头,刘富贵也从口袋里掏出来俩红包,给三太爷和李凤九一人塞了一个。

    这也是规矩,参与了这个事情的人,都得有红赏。只不过这个赏,就是看主家。

    现在三太爷和李凤九拿着这个红包,就有些发愁了。哪怕还没看里边有多少钱呢,反正挺厚,绝对不是一两百块就是了。

    “富贵啊,这是不是太多了?不过可不跟你客气了,装下了。”李凤九想了一会儿,将红包扬了扬,笑着装进了口袋里。

    “跟我客气啥,咱们不是得图个吉利、图个喜庆、图个开心么?”刘富贵笑着说道。

    “猪也拉回来了,赶紧砍肉吧。没法招待大家伙一起吃这个杀猪菜了,人太多,大家伙担待一些。”

    “哈哈,小富贵啊,有这个肉就成了。你赶紧招呼你的这些朋友们去吧,不用管我们。”蒋志贵哈哈大笑的说道。

    “得嘞,师傅开工吧。”刘富贵对着请回来的砍肉师傅喊了一句,从口袋里又掏出来两盒烟,放到了案子旁。

    这边开始砍肉了,刘富贵赶忙到车上找猪下货啥的。赵锦荣他们晚上就得走,今天这顿杀猪菜,得吃开心了才成啊。

    “大叔、大叔,刚刚我还是有些没想明白。那比如六个人喜欢吃猪心,现在只能卖四颗,那剩下的俩人咋整?”刘富贵正忙活呢,陈二丫领着自己的小分队又凑了过来。

    “这个啊,就是看人性了。能不能让,没法让的话,就讲究个先来后到。”刘富贵笑着说道。

    “不过别看是内脏,也都是随着砍的猪走。只有第一头猪砍完了,能卖的都卖了,才会砍下一头猪。”

    “这头猪剩下的没啥你喜欢的,跟别人打个商量或是直接到后边接着排队都成。都是乡里乡亲的,谁也不差那一口吃的是不?都能穿换得开。”

    陈二丫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她刚刚考虑了许多,总觉得肯定得有好多人买不到称心肉,却忘了还有人情这回事。

    别看仅仅是一个小事情,这也让她纠结了好半天呢。

    该说不说,今天李家沟的村民是真的挺开心的。别看也是花钱买东西,但是你省了好多的心啊。

    蒋志贵能够看到李家沟有了一些变化,他们自然也有切身的感受。以前有的那一些小龌龊就不用提了,你看看人家刘富贵现在都是咋办事的就行了。

    人家是真的大气,都知道刘富贵家这个猪肉正常是啥价格。现在眼看着要过年了,那个青菜是啥价格。讲真的说,那个青菜比普通的猪肉还贵呢。

    刘富贵不差事,该送青菜送青菜,该便宜卖猪肉、卖海鲜,这也都是便宜卖。每个村里,都得有个能人才行,李家沟有了刘富贵,大家伙也能获得很多的实惠啊。

章节目录

山村庄园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宝鉴_打眼_宝鉴最新章节列表_宝鉴txt_棉花糖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若忘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忘书并收藏山村庄园主最新章节